梦远书城 > 橙星 > 爱宝娘子 >
三十三


  这个问题让艾宝一愣,他们的关系是……是什么呢?

  既非亲人,也不能算是朋友,充其量不过是一起寻宝的伙伴,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为什么她的心底会排斥这个答案?

  不不,他们应该是更深一层的关系,可是那是什么呢?我们是……是……艾宝白着脸,回答不出来。

  看样子咱们的云云情路坎坷哪!可别说我这个做嫂子的不帮你了。

  如果艾姑娘答不出来,我可就没办法告诉你堂主在哪了,白虎堂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非堂主亲人不得踏进主居探望堂主。请原谅她善意的谎言吧!

  可是我根本不可能是他的亲人啊!艾宝慌了,这样不是见不到云大哥了吗?

  所以我才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呀!这亲人中当然也包含了堂主夫人哪!

  堂主夫人?!

  没想到如月姊会对她这么说,艾宝除了脸上秀出红云外,更感到局促不安。

  因为她和云大哥根本不是那种关系呀?那她岂不是见不到云大哥了!

  你难道不喜欢堂主?水如月才不信呢!

  我……不知道。

  你不会一靠近他就脸红心跳?不会见不着他就心慌?不会一想到他有可能受伤而担心害怕?不会希望他永远宠你疼你?你难道不会想一辈子待在他的身边吗?

  水如月一连问了一串问题,就是想逼出她的心意。

  哇塞!如月姊你好厉害唷!

  她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令水如月只能雾煞煞地回看她。

  这些症状已经困扰我很久了,甚至只要一想到和云大哥分开,我的胸口还会像窒息般难过得透不过气来,如月姊你可以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

  面对艾宝一脸再认真不过的表情,水如月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稀有动物的存在,看来小翔的报告完全无误,她在感情上是个白痴。

  出了这门绕过外头的庭院,你往左边拐,过了长廊,走到底倒数第三间,堂主就在那间房里。

  艾宝很意外水如月怎么突然告诉她这些。

  恭喜你,你有资格做咱们的堂主夫人了。见她还是不懂,水如月起身拍了拍她的额头。傻丫头,你得的病就是犯相思,你爱上了云啸魂。两情相悦,看来傲鹰堡又有喜事一件了。

  我爱上云大哥?!艾宝一怔。兜了这么一圈,原来这就是爱!原来自己早已爱上他而不自知。

  他爱她,她也爱他!她有机会做堂主夫人、做他的妻?!呵呵,一朵幸福的笑容绽放在她的脸上。

  你还愣在这干么?不赶快去看看你的云大哥,告诉他你的心意,终于盼到了你的爱,说不定他一听见马上就清醒过来了。

  艾宝想到云啸魂在山洞里说爱她的神情,是那么不敢奢求她的回应,顿时让她心头一紧。不疑有他,艾宝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没留意细想水如月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事。

  呼!一抹释怀的笑容悄悄爬上了水如月的脸上。

  终于对得起自己小小的良心了,她算是做了件好事,以弥补自己的玩笑害得云云受重伤。

  咦?突然,桌面上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吸引了水如月的注意。

  一双如弹珠般骨碌碌的黑眼珠,正眨也不眨地望着她。这是……

  不用等艾宝到来,此刻的云啸魂已清醒。啧啧!咱们的白虎堂堂主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他是自觉没脸见人,才羞愧得装昏不敢醒来。傅子翔嘲讽道。傅兄,他是受了重伤才──绿衣想要为云啸魂解释。

  就是身手笨才会受了重伤,我真怀疑他头脑里到底装了什么?也不掂掂自己伤得有多重,还在那边要英雄,最后还不是要人扛着他回来。

  翔,魂才刚醒,你就少说点。对于云啸魂能把自己弄伤成这样,出声的女子也很无奈。

  你们好吵!云啸魂用沙哑的嗓音表示抗议。

  他认出了说话的三个人,灵儿、翔和那个曾有一面之缘的绿衣。拜托!他才刚张眼,胸口还疼得很,这些人就不能安静点吗?

  对了,他是怎么回来的?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宝儿呢?

  见他梭巡的目光像是在寻找什么人,佟灵儿先是上前为他诊脉,确定他真的没事后,才开口替他解了困惑。

  谁教你伤及了筋脉肺腑不自知,还提息运气,才会一时气畅不顺攻堵心房昏了过去,是翔和绿公子将你带回来的,至于与你随行的那位姑娘,已被安置在客房里了。

  我昏迷了多久?云啸魂讶异地问道。傅子翔跳了上前,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用手比了个二字。

  两个时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