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橙星 > 爱宝娘子 >


  殊不知艾夫人要的正是这种结果。

  女儿啊,为娘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自己在外头可要小心点!

  你这趟出去又送了几卷藏宝图给人家?坐在椅子上纳凉的佟灵儿和傅子翔,以看着好戏的神情,询问才刚回来,脸上摆明着我受够了的男子。

  三卷。风离魄语气中的不耐在在显示了他此时的怒意。

  他真的要抓狂了,为什么他得为了那可恨的大嫂跑遍大江南北,像个白痴一样到处散发那玩意儿,就只差没将他给累死……他不干了!

  一口气喝完茶水,风离魄用力将喝完的茶杯往茶几上敲下去,明眼的人都看得出他的气焰,佟灵儿和傅子翔尽管憋了一嘴的笑意,也只能往肚里吞,他们可没那个胆子敢在旺火堆里添油。

  不过就是有不怕死的人出现了。

  干儿子,你可终于回来了,累不累?要不要喝口水?快告诉我你这次的战果──闯进大厅来的女子话还没说完,就被随后追过来的高大男人小心翼翼的搂入怀中。

  小心点,别蹦蹦跳跳的,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男人皱眉叮嘱道。

  有孕在身是吧!女子翻了翻白眼,这句话他每天都要对她说上一遍,听都听烦了。不过是走几步路,没什么事的啦!她都曾带球翻墙不也没事,更何况现在只是小跑几步。不过这种话她可不敢大声说。

  这名说话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又敬又畏又怕的大嫂──水如月;而其身后正搂着她,嘴里不断嚷嚷着孕妇须知的大男人,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堡主──雷行傲。

  不过那显然已经是过去式了。

  自从他们的大嫂来到这里后,原本行事严厉、说话不假辞色的大哥,一旦面对大嫂,俨然成为道道地地的守妻奴,少了平日的威风,成了一代有名的疼妻好丈夫。

  轻轻吁了口气,佟灵儿从座椅上起身,移步到正在斗嘴的小俩口面前。大嫂,你多少也顾着自己一点,大哥是在关心你,万一你受了伤,大哥可是会担心死的。

  他俩吵不累,看的人都嫌累了。

  就是嘛!傅子翔频频点头称道,顺手摇了几回白扇又继续说:小嫂子还是以身体为重,要是不小心伤了一分一毫,恐怕不是我们这一干人等能赔得起的,孩子都快出世了,小嫂子更该要有做娘的样子,免得日后小孩好的不学学──

  小翔,你皮在痒了是不?水如月硬是截断他的话。这家伙倒是敢教训起她来,还暗喻她行为不正?

  我说过不要叫我小翔!傅子翔口气不佳地抗议。好好一个名字教她唤得折煞了男子气概。

  呜~~傲,他凶我。水如月把头埋入相公怀里,活像受尽委屈的指控道。

  正所谓兄弟放两旁,爱妻摆中间,尽管明知月儿是故意的,雷行傲还是替妻子说话。

  翔,她是你嫂子,口气不要太重,别吓坏了她和宝宝。雷行傲说着说着,大掌还已覆在水如月隆起的腹部上,爱怜的抚摸着。

  宾果!她又赢了一次!不,应该说她水如月从未输过才是。水如月在心底洋洋得意。

  哎呀!光顾着玩,差点忘了正事……

  水如月急忙探出小脸来。我说干儿子啊……咦?风离魄人咧?好小子,事情没办完竟敢偷跑!

  她一提,大伙这才注意到不久前还冒着怒火在这儿发飙的风离魄,早已一声不响地离开,竟然没有人察觉。

  嗯……我想魄可能是一路上太累了,所以先回房休息去了。佟灵儿赶紧帮他说话,尤其是看到大嫂那不怀好意的目光。

  是啊!魄今天可是遵照小嫂子的吩咐又送了三卷藏宝图出去,还真辛苦他了。傅子翔连忙帮腔。他可不想再见到亲爱的手足被小嫂子给恶整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