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蜜莉 > 婚后再教育 >


  韩慎祈瞅看着她美丽的侧脸,打趣道:“如果集满十个‘对不起’不能换一个香吻的话,那就不要一直挂在嘴边。”

  她愣了一下,抬头迎上他好看的俊脸,看见他邃亮的眼眸闪烁着笑意,才知道他在开玩笑。

  “能和这么美丽的女人铐在一起,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他幽默地想化解她自责的情绪。

  她尴尬地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天知道这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而是飞来的横祸,因为她现在超想上厕所的。

  “怎么了?跟我铐在一起有这么痛苦吗?”韩慎祈发现她的眉头皱得可以打出一个死结。

  “我、我想上厕所。”她垂着脸,羞窘地说。

  “那就走啊!”韩慎祈直率地站起身。

  “喂!”她忍不住娇嗔道:“我们还铐着手铐,怎么上?”

  他回头,看到她像小女生股红了脸,不禁觉得她可爱极了。

  “我保证转过身去不会偷看。”他很君子地说。

  “确定?”她半信半疑地瞅看着他。

  “我发誓,如果我韩慎祈偷看了童沐婕的裸体,我就娶她回家,以示负责。”他忍不住闹她。

  她娇瞪了他一眼,起身与他走向浴室。

  他体贴地移动挂着浴帘的横杆,巧妙地遮住马桶。

  “小姐,上吧,我保证绝对不会偷看。”他站在浴帘外,再三保证。

  隔着浴帘,她怯怯地褪下贴身小裤裤,坐在马桶上,暗自庆幸自己只是尿急,如果现在是要跟“黄金先生”培养感情的话,她还真想干脆撞豆腐自杀算了。

  他站在浴帘外,故意吹起口哨,伴着哗啦的“泄洪”声,化解了她的尴尬。

  几分钟,她穿要裙子,按下马桶,撩开浴帘走了出来。

  “好了。”她站在洗手台前洗手。

  “换我要上。”

  “你?”她错愕地瞠大水眸。

  “小姐,我又不是蜡像,当然也要吃饭上厕所。”他好笑地觑看着她,发现她跟自己想象中那种严肃、死气沉沉的刻板书呆子完全不同,表情丰富得很可爱。

  她无奈地和他换了位置,隔着薄薄的一层浴帘,她依稀可以看到他动手解开皮带,拉开裤头……

  她赶紧移开脸,紧张地说:“喂,你不会让我的手碰到奇怪的地方吧?”

  “奇怪的地方?”他领悟过来,轻笑道:“小姐,你可是跆拳道高手,我再怎么想不开,也不想成为‘台湾第一个太监’。”

  她尴尬地抡起拳头,就怕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他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上厕所,水流与口哨声交错,形成浴室唯一的声音,数分钟后,按下抽水马桶,从容地整理裤子。

  他撩开浴帘,苦笑地说:“唉,看来我们得尽快习惯对方的存在才行。”

  “要刷牙吗?”她主动递了一支新的牙刷给他。

  “谢谢。”他接过牙刷,挤了点牙膏,开始刷牙。

  浴室原本的空间就不大,因为他的存在更显得窄小,他与她一起站在洗手台前刷牙,光洁的镜面映出两人满嘴泡沫的模样。

  沐婕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影像,两人这样的姿势有说不出的亲昵感,根本不像昨晚才认识的朋友,反而像一对新婚的小夫妻。

  韩慎祈看似落拓不羁,但有些小动作出奇的贴心,轻易地化解了令人羞窘的局面。

  这令她观察到,虽然韩慎祈和韩慎爵是双胞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气质完全不同,就连个性也相差十万几千里。

  韩慎爵沉稳内敛,做事情一丝不苛,私底下的举止也很拘谨;而韩慎祈则有一种张狂的野蛮气质,好看的薄唇总噙着笑容,看起来就是有点坏坏的。

  两人的目光在镜中交会,彷佛有一股电流在四周流窜,迸发出暧昧的火花。

  她忽然感觉到脸颊一片灼烫,连忙低下头,掬起清水洗脸,随手抽出架上的毛巾拭干水渍,转身就要走出浴室,却忘了手腕上的手铐,顿时脚步踉跄地往后仰,幸好韩慎祈眼捷手快捞住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