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蜜莉 > 婚后再教育 >


  童威完全不给两人辩解的机会,像阵暴风似地刮出公寓,留下一脸愕然的两人。

  清晨,阳光穿过玻璃帷幕映在小巧雅致的客厅里,米白色的双人沙发上一男一女并肩而坐,亲昵的背影彷佛是对热恋的小情侣,但脸上的表情难看得就像刚被诈骗集团骗了三百万。

  童沐婕低头看着铐住右手腕的手铐,低声地说:“对不起,我爸实在太鲁莽了。”

  “令尊手臂的力道也太强了吧?”韩慎祈抚着闷痛的下颚,调侃道:“他不去拍蛮牛广告实在太可惜了。”

  “你的下巴还好吗?”沐婕自责地说,端视着他俊挺的五官。

  “是有一点痛,但应该不碍事。”他低下头,揉揉略微红肿的小腿肚。“说真的,你爸是天天吃铁牛运功散补身哦,力气大到吓死人。”

  她尴尬地垂下头,声音低低地说:“我爸是警察,最喜欢的休闲活动就是摔角。”

  “摔角?”怪不得有那么多奇怪的必杀绝技。“就是结合正义与暴力于一身就对了。”

  “大概吧!”她无奈地干笑道。

  “现在我们最大的难题就是这个玩意儿该怎么办才好,难不成要一直铐着它吗?”他举起左手腕上的手铐。

  “我打电话给我爸,叫他回来把手铐解开。”她急着站起身要去拿皮包里的手机,不料动作太大扯痛了手腕,吃痛地叫了一声。

  “还好吗?”他体贴地揉揉她的手腕。

  “没事,你等我一下,我拨电话给我爸。”她掏出手机拨给童威,但电话却转切进语音信箱里。

  “怎么样?”他瞅看着她泄气的表情,追问道。

  她垂下肩膀,无奈地说:“我爸大概气疯了,手机关机。”

  “那怎么办?难不成我们要一整天都铐在一起?”

  “我打电话给钧哥好了,他是我爸局里的分队长,或许他可以说服我爸把钥匙交出来。”她灵机一动,由通讯簿里找出骆超钧的号码,按下拨号键。

  手机接通后,她迫不及待地开口。“钧哥吗?我是沐婕……我爸人回到警局了吗……什么?他今天要去警政署开会……什么时候会回来……”

  此时,房间里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

  韩慎祈拍拍她的肩膀,示意要进房间接听手机。

  她朝他点点头,两人并肩走进卧室里,韩慎祈捡起地毯上的外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我找我爸做什么哦?就是……出了一点状况……”沐婕低声地说。

  韩愤祈也连忙按下接听键。“……丽雅……我这边出了一点状况……拍照通告?不行,我出了一点麻烦……等会儿再打给你……”

  “钧哥,那你有办法拿到我爸身上手铐的钥匙吗……我被我爸用手铐铐住了,有什么办法可以打开吗……什么,你没有钥匙?你现在要出任务……好……那我们再连络,再见。”她挂断手机。

  “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办法拿到钥匙?”韩慎祈追问。

  她垮下肩膀,失望地说:“我爸人去警政署开会了,钧哥要去出任务,要等他们收队后才有办法帮我们打开手铐。”

  韩慎祈灵机一动,问道:“你有小发夹吗?”

  “小发夹?”她好奇地盯着他。

  “警匪片里,人犯不是用一支发夹就可以解开手铐吗?也许我们也可以试试。”

  “好,我去拿发夫。”她起身到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几种粗细不同的发夹递给他。

  “我试看看。”韩慎祈拿着发夹插入锁孔里,钻了老半天,还是没辙。“我们实在太天真了,要是这么好开,那警局里就没犯人了。”

  她抬起眉睫,用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他。

  “算了,这件事我也有错,要是我送你回家后马上就离开,也不会惹出这么多麻烦——”

  话还没有说完,韩慎祈的电话又响了,她顺手将手机递给他。

  “丽雅……不行,我出了点状况,今天的采访通告全都不能出席……把通告撤掉吧……什么?我没有惹上什么麻烦……什么理由随便你掰啊,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我要你这个经纪人干么……”韩慎祈没好气地挂断电话。

  “造成你的困扰,真的很对不起。”她柔声地为父亲鲁莽的行为道歉。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