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蜜莉 > 婚后再教育 >


  “童沐婕!”童威气急败坏地大吼,一副“捉奸在床”的姿态。

  童沐婕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睁开惺忪的睡眼,映入眼帘的第一幕即是韩慎祈好看的俊脸。

  她错愕地瞠大眼睛,下意识地扯住被毯往后退,不小心又撞到床柜,抚着闷痛的后脑,哀叫着。“哦!好痛……”

  同一时间,韩慎祈也惊醒,揉揉爱困的双眼,发现门口站了一位警官,一股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该不会他不小心“睡”到人妻,被人家“老公”逮个正着吧?但眼前这满头灰发的男人也太老了吧?

  “韩慎祈,你怎么在这里?”沐婕低头检查身上的衣物,拉拉凌乱的衣衫,努力想从眼前混乱的景象拼凑出事情的全貌。

  她只记得昨晚自己在派对上连喝了四杯深水炸弹,至于之后如何回家,还有韩慎祈怎么躺在她的床上、老爸怎么会闯入她的房间,她完全一头雾水……

  童威看到两人亲昵地同床共枕,脸孔胀成猪肝色,气愤地冲上前,将韩慎祈压制在身下,用手臂锁住他的下颚,激动地吼道:“说!你对沐婕做了什么?”

  韩慎祈在他身下痛苦地挣扎着,手掌拍着床垫,艰涩地说:“我……呃……呃我……”

  童威犹如摔角魔人附身,翻身再使出蝎式固定术,将韩慎祈压制在地上,愤怒地扣住他的双腿往后扳,暴吼道:“说!你到底对沐婕做了什么?”

  “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啊……”韩慎祈痛苦地澄清,俊脸因为疼痛而胀红。“昨晚她在派对上喝醉了,我好心送她回来……”

  童威换个姿势,用手臂使劲地夹住他的阿基利斯键,痛得他俊脸发青,眼角差点迸出男儿泪。“喝醉了就能爬上她的床吗?”

  “你、你到底是谁?”韩慎祈吃痛地问道,担心自己再被这个警官搞下去,有可能从超级名模变成“跛脚男模”。

  “我是她爸。”童威起身,决定使出最终的必杀技……

  “爸,你冷静一点!”沐婕连忙拉住暴冲的父亲,深怕他再这么“愤怒”下去,她的床垫会被这两个男人给毁了。

  韩慎祈狼狈地爬下床,喘息地说:“童伯伯,你不要误会,我本来只想送沐婕回来就走,但昨晚下大雨,我又喝了点酒,所以躺在地板上休息一下……”

  “躺在地板休息一下?”童威缓缓地眯起黑眸,扳着指节,朝他逼近。

  “可能是我太累了,睡得迷迷糊糊的,觉得地板太硬才会爬上沐婕的床,但我保证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紧张地澄清。

  沐婕拉整好身上的衬衫和短裙,确定两人只是单纯躺在床上睡觉而已,并没有任何逾矩的事情发生,怯怯地瞟了父亲一眼,柔声地说:“爸,你不要生气啦,我跟他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韩慎祈在一旁猛点头。

  “哼!”童威气瞪了韩慎祈一眼,气呼呼地走出卧房。

  沐婕跟着出去,走到厨房,倒了两杯热茶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将父亲拉到沙发上坐下。“爸,你不要生气啦,我以后绝对不敢在外面喝那么醉了。”

  “我为我个人行为的失误,再次向你们道歉,真的很对不起。”韩慎祈对上童威犀利的眼色,深怕再被抓回床上做“激烈运动”,立即放低姿态道歉。

  “一句对不起就想撇清责任吗?”童威炯亮的眼睛闪过一抹凛光,厉声斥责。

  “责任?”韩慎祈谨慎地瞅着童威,思忖两人对于“责任”的定义有相同的见解吗?

  “爸,你在胡扯些什么,我跟他不是这种关系。”沐婕极力撇清,眼角余光瞄了一下韩慎祈,她承认对他印象还不错,但可还没有进展到要讨论这种事的阶段。

  “伯父,你误会了——”韩慎祈试着想解释清楚,却被童威揪住衣襟。

  “臭小子,难不成你认为我女儿配不上你?”童威狠瞪着他。

  “我承认沐婕长得很漂亮,人又聪明,我很欣赏她,但我们真的不是那种关系。”韩慎祈老实招供。

  “爸,”沐婕连忙打圆场,拉开童威的手。“这件事我也有错,我不该在派对上喝那么多酒,你就别为难他了。”

  “一个女孩子家,跟人在夜店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又让男人背了回来,要是传出去,要我这个第二分局局长的脸往哪里放?”童威低斥道。

  “对不起。”沐婕羞窘地垂下脸。

  “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这是为人师表该有的行为吗?”童威决定好好惩罚女儿失误的行为,拿起手铐扣住她的右手腕。

  “爸,你这是在做什么?”沐婕惊呼道,老爸怎么把她当成犯人了,还用手铐铐住她?

  “还有你!”童威眼神很“杀”地瞪着韩慎祈,也一把铐住他的左手腕,严厉地说:“等你决定要对我女儿负责后,再来见我。”

  “伯父——”

  “爸——”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