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蜜莉 > 婚后再教育 >
三十二


  “他跟那个女人事后还有连络吗?”孙沁恩关心地追问后续发展。

  “应该没有吧……”她顿了一下,又继续说:“我没有仔细追问,我们暂时分开了。”

  “你不想要这段感情了吗?”

  “我不知道,我的感觉好乱,还以为分开一下会对彼此都好,但事实我们两个人都过得不好,我很想他,但见了他,却觉得好难过……”童沐婕沮丧地垮下肩膀,水亮的眼睛浮上一层泪光,声音有些哽咽。“每次面对他就像有一根刺梗在我的喉咙,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孙沁恩体贴地递了一张面纸给她,静静地聆听她诉苦。

  “慎祈说他不想失去我,还承诺不会犯同样的错,可是我觉得很难堪,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也许一开始我们就不该结婚,那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了……”一种爱到近乎心痛的感情揪住她,让她痛苦得几乎无法喘息。

  他们就像走在浓郁宽广的森林里迷了路,惶惑不安地找不到出口,不晓得未来该怎么继续。

  “那你想怎么办?离婚吗?”

  “我不知道。”她难受地摇摇头。

  “你爱韩慎祈吗?”

  “如果我不爱他,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她苦涩地扯动唇角。

  孙沁恩试着以局外人的身分,客观地给予建议。“如果你还爱他,他也想回到你的身边,何不试着给你们的爱情一次机会,学习原谅他所犯的错?”

  她拿起面纸,拭着眼角的泪水,静静地聆听孙沁恩的建议。

  “在你选择和韩慎祈结婚的时候,应该就多少明白他的个性,你要学习去接受他的一切,包括性格上的优缺点、过去纷乱的感情生活,如果你不试着原谅他的过错,后果就是完全失去他。”孙沁恩说。

  “可是,这一切让我好难堪。”她神情难掩剧烈的痛苦。

  “每个人都会犯错,他愿意向你坦白,表示他真的在乎你。如果他不爱你,不在乎你的感受,他可以选择欺瞒,反正男人真的要骗一个女人时,多的是理由和借口。”

  “我好怕,怕自己再受到伤害……”她的声音透出沉静的哀伤。

  “爱他,就要对他有信心。”孙沁恩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有感而发地说:“婚姻的道路上会遇到许多考验,现在只是开始而已。如果原谅和包容你都做不到的话,那往后你会很辛苦的。”

  “我怕回到他的身边之后,我会像有些女人一样,当他不在我的视线里就开始疑神疑鬼,歇斯底里地追查他的行踪,我不要让自己爱得那么狼狈。”

  “如果你还要韩慎祈,不妨试着接受他的说法,相信他真的喝太醉,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这样要原谅他会比较容易。”孙沁恩说。

  “我会好好想一想……”她吸吸殷红的鼻子,点点头。

  孙沁恩拍拍她的肩膀,浅笑道:“你要对你们的婚姻,对你自己多点信心,相信你值得被爱,相信一时的激情与诱惑没有办法摧毁你们的爱。”

  “沁恩,谢谢你,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如果你真的选择放弃,就不要后悔,毕竟要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男人并不容易。”孙沁恩漾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自嘲地说:“不要像我,太过任性,失去了最爱的人才一直后悔。”

  “沁恩……”沐婕在她美丽的眸底看见了痛楚,感觉对她充满歉意。她一径地泣诉自己心里的委屈与痛苦,却忘了沁恩还处于失恋期。

  孙沁恩拿起酒瓶,替两人倒了点红酒。

  “沁恩,学长还是不记得你吗?”沐婕问得小心翼翼。

  “大概跟我在一起的记忆太过痛苦了,所以选择全都忘光光。”孙沁恩仰头喝着红酒,继续说:“他什么都记得,连他的青梅竹马都记得,唯独对我这个初恋女友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车祸的伤势不是全好了吗?怎么会把你忘记?”她喃喃地低语。

  “忘了也好,反正他下个月就要跟其它女人订婚了,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关系。”孙沁恩仰头喝光红酒。

  “你不想挽回学长吗?”

  “怎么挽回?他连我都不记得,就当我们之间没有缘份吧!”孙沁恩努力转移两人不愉快的情绪。“算了,别聊这些令人沮丧的事,今天我们好好大吃大喝一顿,然后再疯狂瞎拼,把不愉快的事全都忘掉。”

  “然后下个月收到账单时,再后悔莫及吗?”沐婕调侃她。

  “哈!”孙沁恩笑道:“沐婕,你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太了解我的个性了。”

  “是你的个性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变。”她失笑地摇摇头。

  两个为爱受伤的女人,决定放彼此一天假,暂时抛开复杂难解的爱情问题,尽情地大吃大喝。

  用完餐后,她们又坐车到北投泡温泉、唱KTV,玩到筋疲力尽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

  自从童沐婕提议要冷静一下,搬离两人的家,回到婚前居住的小公寓之后,韩慎祈就像发了疯般,埋首在工作之中。

  他天天早出晚归,一天工作超过十五个小时是家常便饭,有时候甚至以事务所为家,情愿睡在沙发上,也不愿意回去面对一个人的寂寞。

  此刻,向来没有烟瘾的他,忍不住点起了一根烟,站在办公室的窗边凝睇着夜晚的都市,灯光蔓延成一片火海。

  “什么冷静期,根本就是一方等候另一方宣布这段爱情结束。”韩慎祈没好气地自言自语。

  将近一个月的冷静期,对他而言根本是变相牢房,痛苦且难熬。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