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蜜莉 > 婚后再教育 >
三十


  “我真的没有办法再跟你生活在同一个屋子里……”蓦地,一阵隐痛浮上她的心头。

  她顿了顿,继续说:“我想,我们还是先分开一阵子比较好。”

  韩慎祈沉默了,她的话,像一根根钢针刺痛了他的心,残忍的对两人的爱情宣判了死刑,可悲的是他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我已经把先前住的公寓打扫好了,今天下午我就会搬过去。”她揪着心,酸涩地说。

  一瞬间,韩慎祈仿佛从天堂坠落至地狱,他的爱情、他的婚姻……全都破灭了……

  清晨,韩慎祈独自在偌大的双人床上醒来,翻身坐在床沿一会儿,才走进浴室梳洗,洗手台上还摆着两个漱口杯和两支牙刷,但另一个主人却已经不在了。

  洗完脸后,他打开衣柜,取出衬衫和领带,看着空了一半的衣柜,仿佛连他的心都被掏空了。

  事实上,不只衣柜是空的,连冰箱也是空的,整间房子空荡荡的,失去了往日温馨甜蜜的气息。

  他站在冰箱前,取出一块冷冻披萨丢进微波炉内,倚靠在桌沿,看着她惯坐的位子,很难想象她才离开一个星期而已,感觉好像有一世纪那么长。

  这几天,他借着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过分清晰的痛楚,但只要一静下来,他就忍不住想着她,想她吃饭没?

  想她过得好吗?

  想她还是在生他的气吗?

  蓦地,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将他紊乱的思绪拉回现实。

  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接起电话。

  “啊ken,有事吗……好,我马上到……大概再三十分吧……到时候见。”

  挂断手机后,他拎着公文包出门,开车到自强酒厂和助理会合,一起进行勘场、测量温湿度、拍照等工作。

  “老大,你看这几张照片的角度对吗?”阿ken将数位相机递给韩慎祈。

  他按下播放键查看成果,随后点点头示意阿ken可以再进行其它工作。

  夏天毒辣的阳光灼烧着大伙儿的皮肤,将他们的脸晒出一层汗来,五个助理拿着测量器,听从韩慎祈的指挥,开始进行测量的工作。

  废弃的酒厂内,空旷的厂房堆满了黄色啤酒和玻璃瓶,斑驳的墙面还留着一些不明人士的涂鸭。

  几个助理趁着他不注意时,低声抱怨最近工作太操了。

  “阿ken,最近韩先生是怎样?”实习生小李低声地说。

  “怎么了?”阿ken脱下鸭舌帽,拭着额头的汗水。

  “我们快被操挂了。”另一名女助理小优唉唉叫着,还以为能跟这么赏心悦目的建筑师一起工作是件福利,谁知道根本是噩梦。

  “你们都没有我操,我昨晚搞建筑模型搞到十二点,洗完澡,睡不到八个小时,又被叫去营造厂送图,现在气温三十几度又要堪场。”助理小汪顶着一双猫熊眼,一副没睡饱的样子。

  “阿ken,在韩先生手下工作都这么歹命吗?”小李偷偷瞄向在啤酒机房进行拍照的韩慎祈。

  “我觉得自己被总机小姐给骗了,她还跟我说和韩先生共事最不操,而且只要加班,他老婆都会送消夜来,见鬼了,我天天加班,每晚只能啃面包和泡面。”小李继续碎碎念。

  阿ken瞟了韩慎祈一眼,原来不是他多心,大家都感觉到了老大的转变。

  以前大家也常加班赶图,但只要超过十点钟,童老师一定会到事务所来命令大家下班,绝对不会有熬夜超过凌晨的状况。

  但这半个月来,大家根本就是生活在地狱里,天天爆肝熬夜不说,要是一起在赶工,老大不去吃饭,也没有人敢离开座位。

  像老大那样不要命的加班工作,分明就是失恋者才会有的行为,难道老大是跟老婆吵架了?

  “阿ken,十二点半了,我们能先去吃饭,等会儿再回来吗?我早餐都没吃就跑来了耶!”小优抚着干扁的肚皮。

  “那我去问一下韩先生。”阿ken戴上鸭舌帽,顶着大太阳走到机房旁,看到韩慎祈对着一面涂鸭的墙发愣。

  墙面上画了一个男生,还有一个穿着白色跆拳道服的少女,少女抬起腿,飞踢男孩的脸。

  白色的跆拳道服上,还写着一个“童”字。

  韩慎祈的黑眸闪过一丝痛楚,心揪痛着,觉得对不起沐婕,也有一点嫌恶起自己。

  墙上的涂鸭画让他联想起过去甜蜜的回忆,两人一起骑着单车沿着两排苍绿的栾树,来到酒厂内。

  他们还像小孩子般顽皮地在闲置的酒厂内玩起了捉迷藏,过去甜蜜的回忆如今却成为内心最尖锐的痛楚……

  “老大!”阿ken深呼吸一口气,见到他怔忡的表情,猜到老大的改变一定和童老师有关。

  “怎么了?”他回过神,瞅了阿ken一眼。

  “十二点多了,要不要休息一下,让几个实习先生吃饭?”

  他看了手表一眼,点点头。“好吧,你们先去吃饭。”

  阿ken正要离开,但灵机一动,又转了回来。

  “老大,我记得这里离C大好像很近,要不要顺便约童老师出来吃饭?”阿ken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表情,状似不经意地提醒。“还是你买个便当去探童老师的班?以前都是童老师来探你的班,偶尔也该换我们

  男人表现一下……”

  韩慎祈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看不出情绪,好一会儿后才开口。

  “你带实习生去吃饭,中午这餐算我请客。”他由皮夹里掏出两张大钞,递给阿ken。

  “谢谢,那我先带他们去吃饭。”阿ken笑咧着嘴收下钞票,和实习生们一起离开酒厂。

  韩慎祈若有所思地看着墙上的图。方才阿ken的话点醒了他,沐婕宁愿像只鸵鸟似的躲着他,也不愿意见他,他不能再被动地在原地等下去,一定要做些什么来打破僵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