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蜜莉 > 婚后再教育 >
二十八


  “废话,好歹我也当了两年的狗仔队。”小叶一脸得意,继续追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跟这家伙要钱?”

  “要找一个最好的时机才行。”她抚着下颚,盘算着韩慎祈会出多少价码来保住他的婚姻。

  根据她在马丽雅身边兜兜绕绕套出来的讯息,这家伙新婚不久,会这么急着结婚,很在可能是女方有了身孕。

  急着上车补票,那她可要多按捺一些时候,等那女人的肚子愈大,照片就愈值钱。

  “也不能等太久,上星期NBA那场球又输了二十几万,我怕刀疤强不让我们拖账。”

  “我知道啦!”她瞟了瘫在床上的韩慎祈一眼,问道:“这药效会持续多久?”

  “大概四个小时吧!喂,你确定这个计划真的能成功?”

  “放心,等会儿他酒醒了之后,看到我穿着浴袍,绝对会以为我们真的有怎么样。等过了一、两个月之后,你以狗仔队的身分拿出我和他在酒吧见面,又一起进房间的照片,他一看到,肯定会心虚地买下照片。”

  小叶搂住她,热情地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赞赏道:“我有我这个女朋友实在太赞了,这么妙的计划也想得出来。”

  “要亲脖子啦,要多吸几个吻痕,这样才逼真。”程凯欣说。

  小叶配合地将脸埋进她的颈窝,用嘴巴猛吸了几口,留下一圈圈吻痕。

  “对了,这段期间绝对不能让人家知道我们交往的事,要不然会露馅。”程凯欣细心地叮咛。

  小叶点点头,拿起啤酒和她互敬,庆祝两人的发财计划成功,接下来只等选好时机准备收钱了。

  凌晨一点钟,漆黑的天空下起了雨,韩慎祈坐在休旅车内,懊恼地将头抵在方向盘上,身上的白衬衫有些绉褶,思绪乱成一团。

  他的记忆停留在包厢内和程凯欣喝酒,至于两人怎么进入饭店的房间,又发生了哪些事,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从来没有在外面喝得这么醉过,更逞论醉到不醒人事,揉揉抽痛的太阳穴,方才令人懊悔的景象纷至沓来地从及海中滑过——

  宿醉醒来后,他发现自己几近赤裸地躺在大床上,而程凯欣则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喝啤酒。

  “你终于醒了……”她的指缝间夹着一根香烟,轻吐了一个烟圈。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拉起被毯盖住赤裸的下半身,看见自己的衬衫和长裤散落在地板上。

  “刚才你喝得好醉,我送你上来休息。”她故意让浴袍滑下肩膀,露出半边浑圆的胸部,雪白的肌肤上印有一圈圈吻痕。

  “我们有没有……”他欲言又止,对于眼前混乱的景象一点记忆都没有。

  他不是没和女人上过床,但醒来感觉这么羞耻、难堪,还是头一遭。

  “有没有上床吗?”她姿态娇娆地走到床沿,机灵地接口,食指暧昧地滑过他结实的手臂。“这种事你说有就有,说没有我也不会怎么样,反正出来玩,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

  程凯欣弹弹烟蒂,故作大方地说:“放心,我不会缠着你,今晚就当作大家喝醉了。”

  该死的!

  听着她莫名其妙的话,他却一句话也回不出来,只能狼狈起身,迅速套上长裤和衬衫,胡乱扣上钮扣,仓皇逃离饭店……

  韩慎祈抬起头,看见整栋大楼几乎都已经熄灯,只有自家窗台上的灯是亮着的。沐婕该不会没有睡,还在等他回家吧?

  而他竟犯了婚姻里最致命的错误,辜负了她对他的信任,强烈的罪恶感在心头泛滥开来。

  他推开车门,拎起公文包,顶着蒙蒙细雨踩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掏出钥匙开门,脱下鞋,走进客厅里,只看见她蜷着身体,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轻轻地抽走她手里的杂志,伸手抚摸着她像孩子般无辜的睡脸,正犹豫着该不该向她坦白自已的过错时,冰冷的手指已唤醒了她。

  童沐婕睁开惺松的睡眼,坐直身体,轻声地说:“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过饭没?”

  “嗯。”他垂下眼,愧疚得没有勇气看她。

  她看了墙上的时钟一眼,赫然发现已经一点多了。“你不是说晚点就回来,怎么搞到凌晨?”

  “就……喝了一点酒。”面对她的体贴,他更加的歉疚。

  “喝酒应酬是常有的事情,但要记得喝了酒就不要开车。”她叮咛着,抬睫凝视他,发现今晚他的表情有些阴郁,是应酬太累了?还是工作不顺心?

  他向来开朗,很少露出像现在这样心事重重的神情,让她有些担心。

  她拨拨他前额沾着雨水的发丝,放柔了语气。“我去帮你放洗澡水,把衬衫换下来,免得感冒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她对他愈是温柔,他的罪恶感就愈重。

  “还是我去帮你下碗面呢?”

  他的眼眸有着抑郁的暗影,忧伤地怔望着她。

  “沐婕,我……”他犹豫着该不该坦白,但害怕说出实情后,他会失去她,会毁了两人亲手打造的甜蜜的家。

  “怎么了?”

  他犹豫的表情让她有些不安,伸手抚着他的颊侧,却在他衬衫的衣领发现一抹红渍。

  蓦地,她沉下俏脸,扯住他的领口瞧得更加仔细。

  “这是女人的口红印?”她眯起眼,质问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