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的下堂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想起昨夜发生的点点滴滴,乔媺晶真是难为情死了,恨不得自己突然撞伤脑袋瓜,得了失忆症。为什么连装模作样抗拒一下的力量都没有呢?如果现在硬要推说她是被迫的,这说得过去吗?

  她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霍天擎,是故作姿态表示昨晚不过是男欢女爱,没什么大不了?还是,干脆假装昨晚只是一场春梦,并不存在?

  那他呢?他又是以何种态度看待此事?昨夜是因为灯光美气氛佳,一时失去控制呢,还是他决定拉着她一起摔下钢索,万劫不复?

  她快烦死了!

  大清早醒来,她蹑手蹑脚的进入浴室梳洗过后便溜出房就间,从民宿的花园转过来转过去,慢慢的晃到昨夜造访的便利商店,喝了一杯咖啡,稳定纷乱的思绪,再从便利商店散步回民宿的花园,像只无头苍蝇般继续绕着花园打转。

  虽然此时不再像一早睁开眼睛看到霍天擎当下那么慌乱,可是她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待会儿见到霍天擎,她还是不清楚自己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他。

  她从来没有这么懦弱没出息的感觉,如果不是肚子饿了,早餐券在房间,她可能会继续拖拖拉拉,直到霍天擎用手机联络她。

  从花园回到客房外面,她的速度比爬山还缓慢,原本期待自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去,可是没有钥匙,这种机会等于零。

  算了,即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去,难道就可以不用面对他吗?

  是啊,人有时候真的很阿Q,想那么多干什么?如果他认为昨晚一点意义也没有,难道她会死赖着要他负责吗?当然不会。

  如果他打算为她引爆家庭革命,她是不是准备随他共赴战场?

  她不知道。霍家的女人真的不容易应付,聪明的女人不会让自己困在那堆粉红风暴之中。

  总而言之,决定权握在他手上,要先看他如何反应,她才有如何回应的问题,所以,何必在这里庸人自扰呢?

  深呼吸,她举起手准备敲门,在这同时,房门从里面打开来,下一刻,她被一把拉进去,接着房门一关,她被蛮横的力道压在门上,接着惊呼出声的小嘴瞬间被狠狠堵上。她没有抗拒,因为他的力量比她还大,挣扎是白费力气,也因为是他,她不觉得害怕。

  许久,两个人都快窒息了,他才终于放开她。

  两人呼吸急促的喘着气,他直勾勾的瞅着她,好像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下腹。

  “你干么吓人?”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发出声音的,只知道没办法放任他继续盯着她不放,因为他的目光好像两道火把,看得她的肌肤快被烫伤了。

  暴风雨过去,他的心情恢复平静了,可是他的口气像是凶神恶煞。“以后不准再从我身边逃开了!”

  “什么?”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要随时知道你的下落,像今天这种突然消失不见的情况不可以再发生了,听清楚了吗?”

  这男人也太夸张了吧!“我没有消失不见。”

  “那你认为你这种行为称之为什么?”

  “我…”想想,她好像找不到其他更贴切的形容词。

  “当我醒来见不到你的人,你知道我有多紧张吗?”

  乔媺晶心一震,知道自己完蛋了,就算她原本心里有点犹豫不决,如今也彻底投降了。“我只是出去呼吸清晨的空气,你干么这么紧张?”

  “我也不喜欢自己这么紧张,我从来不会神经兮兮,可是……你是我的人,守护你是我的责任。”他的手轻柔的抚着她的脸,怎么会如此在乎她呢?连他都觉得自己好像笨蛋一样。

  “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人了?”咦,她的口气怎么听起来好像在撒娇?

  他一脸阴森森的挑着眉。“你以为吃干抹净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吗?”

  “吃干抹净……你干么说得这么难听。”她现在看起来肯定像是扑了一层厚厚的腮红。这个男人真会欺负人,昨晚那种事明明是女人吃亏,干么说得好像她是那个想玩一夜情的花花公子?

  “你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这么一回事,如果这是我的误解,我愿意献上我的歉意,很高兴你没有赖帐的意思。”

  她翻了一个白眼,他有献上歉意的意思吗?怎么她听起来好像是在说“最好是我误解,否则你死定了”!

  “我不会那么没出息的赖人家的帐。”

  他满意的点点头。“你打个电话到公司请假,我们要在这里多待一天。”

  “多待一天……不可以,今天一定要回台北。”

  “如果你想跟我讨价还价,我会把一天延长为两天,如果再继续讨价还价,那就再多延一天,直到你妥协为止,你要不要打电话请假?”

  “你这个人真的很……”

  “你是想说我很霸道吗?”他嘻皮笑脸的对着她耸耸肩。“这本来就是我的特质之一,每个人都知道。”

  没错,一个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哪会不霸道呢?只是过去在他面前,她始终是个唯唯诺诺的妻子,他就是想展现霸道的一面也找不到机会吧。

  “你很得意嘛!”她懊恼的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我对自己一向很得意,好啦,我们不要再转移话题,你的结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