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王的下堂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等一下,顾大雄,不要忘了付酒钱。”乔媺晶指着账单。

  顾大雄咬牙切齿的抓起账单离开。

  “王八蛋,你真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这么好欺负吗?太小看女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轻哼了一声,她像是来这里喝下午茶似的拿起前面的调酒浅啄,反正钱都付了,当然不能浪费这杯调酒。

  “我想应该是眼花了,那个女人只是长得很像乔媺晶。”娄晙显然也受到不小的惊吓。

  “不是,她确实是乔媺晶。”霍天擎已经从先前几番波动的情绪中冷静下来。

  “我记得她很害羞,总是静静的不爱说话,这会不会差太多了?”

  “人在受到某种打击之后,性格会大变。”这是唯一的解释。

  娄晙戏谑的斜睨着他。“我记得提出离婚的人是她。”

  他回瞪一眼,这是他人生最大、而且是唯一的败笔,这家伙干么老爱提起?

  视若无睹他难看的脸色,娄晙继续笑着调侃。“说到你们离婚,你受到的打击应该远远超过她吧!”

  “我很喜欢单身。”

  “那就不要急着强迫自己满足霍家那些女人的要求。”娄晙回头看着吧台上的相片,实在不同意好友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当成“交易”来处理。

  “现在也急不得了。”霍天擎若有所思的望着乔媺晶。

  “你在想什么?”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请你暂时回避一下。”他轻推了一下好友的高脚椅,让好友面向吧台,接着他站起身向她走过去。既然遇到了,怎么可以不打一声招呼呢?

  这时,乔媺晶也拿起皮包站起身,当她转身准备走向酒吧的出口时,她看见他,脑子顿时一片空白。离婚的夫妻重逢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问题在于——这会儿想再戴上面具好像有点困难……等一下,她干么戴上面具?她已经没有在他面前装模作样的必要了。

  唇角轻快上扬,她大方的走到他面前。“好久不见了。”

  “是啊,快四年了,看你的气色很好,应该过得不错吧!”今天的她一袭波希米亚雪纺碎花长洋装,全身洋溢着自由奔放的气息,完全找不到他记忆中那始终一身雪白拘谨的模样。

  “我还过得去,你呢?还是没日没夜的从早忙到晚吗?”

  没错,他总是没日没夜的从早忙到晚,可是以前不曾听她提过,他还以为她对他的忙碌完全没有感觉。

  “我还有事,不打扰你了。”她向他微微点个头,转身走出酒吧。

  “她不但变了,而且彻头彻尾的变了一个人!”娄晙抚着下巴再次转身背对吧台。“如果不是因为打击太大,性格一百八十度大改变,那就是我们从头到尾都搞错了。你认为她属于哪一种?”

  “这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你们之间没有关系了,确实不重要,可是一旦有什么事情把你们牵扯在一起,情况可就不一样喽!”娄晙突然有一种预感,这对早就分道扬镳的夫妻有好戏可瞧了!

  是啊,可是此时此刻,他关心的不是她的转变,而是他先前听到的争吵……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而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取出钥匙打开铜制大门,霍天擎走进将近四年不曾踏入的华厦,触目所及依旧是熟悉的白色,只是一尘不染,没有往常的温暖。

  这是离婚之前居住的地方,离婚时,他将这里留给乔媺晶,可是她拒绝了。他想,提出离婚的人是她,胆怯的她自然不好意思索讨赡养费,不过夫妻一场,他总觉得自己有义务照顾她,于是告诉她,他会保留钥匙等她收下这间华厦。

  在她收下这间华厦之前,看管这里的责任当然还是由他一肩扛起,因此他请了专人照顾打扫,务必让这里时时刻刻保持最佳屋况,等待她接收。

  刚离婚时,他每个礼拜就会抽时间过来转转,可是待在这里,总会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失落感,几个礼拜之后,他不来了,就是后来莫霁云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他也不曾踏进这里一步。

  说起来很可笑,他想过无数次,当她改变心意决定收下这间华厦时,他是不是也应该趁机给她一笔钱?据霍家女人向他透露的讯息,他们离婚之后,乔家就跟她断绝关系,因此她独自在外面租房子,由此可知,她的经济状况肯定不好,他这个前夫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谁料,他们竟然以另一种方式重逢,发生得如此突然,还留下了一连串的疑问。

  当初,他怎么会眼光独到的在乔家众千金之中选中她这位假千金?

  霍家和乔家是世交,两家奶奶早就有意联姻,可是霍家只有他一个男丁,乔家却有很多千金,他又是唯我独尊的人,只好藉乔奶奶的生日宴让两家孙儿女联谊。

  因为奶奶私下跟他协商,希望可以藉这次的联谊敲定他未来的另一半。他总觉得找结婚对象很麻烦,而且联姻在霍家这种家族实属正常,他同意了,反正选择权在他手上,这是他唯一的坚持。

  乔家众千金之中,唯有她引起他的注意,倒不是她有一张晶莹剔透的脸蛋,而是她跟乔家其它女人不一样,她极力的隐藏自己,恨不得可以变成隐形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