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你的自制力好像也不太好哦!”他低笑道。

  “……你这个坏蛋!”她没有办法否认,他绝对有摧毁她理智的魔力。

  “你知道吗?你深陷情欲的样子真的好美好美!”

  “你别想用DVD或手机拍下来每天观赏,我会把你宰了。”

  “我看你本人就好了,干么那么麻烦?”

  从露台一路转战床上,他时而猛烈,时而缠绵,时而从前方进击,时而从后方逼进,细细品味她如丝般柔滑的每一寸,留下他的痕迹,直到天色露白。

  “我们去洗个澡,再出去散步。”他将她抱起来走向浴室。

  “……你真的很懂得折磨我。”她几乎闭上眼睛,已经处在半睡眠状态了。

  他们来到这里之后,他总是固执的在这个时候把她挖起来,然后两人手牵着手出去散步,一起迎接早晨的太阳。

  “用过早餐之后,你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他喜欢每天早起迎接太阳,也许是这种形式让他有一种“重生”的感觉,多么希望自己可以重新出生,即使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也无所谓。

  她没有再抗议了。这几天她可以说事事由着他,因为她喜欢他脸上出现许许多多的笑容,这表示他在这里的时光满载着快乐和欢笑。

  现在的他终于不再刻板的像个木头人,他开始懂得聆听四周的声音,尤其听到小孩子和父母之间的对话,他总是莞尔一笑,不过,她期许这样的改变可以长长久久,而不是单单待在这里的时候。

  躺在铺上毯子的草地上,欣赏蓝天白云,浮云不时变换造型,只要发挥一下想象力,白云可以是一朵花,或者是一个甜甜圈,或者是一只小兔子,或者是某人的笑容……尘嚣的喧扰远在天边,这种幸福的日子就是永无止尽的过下去也不厌倦,可是,他们终究是无法脱离现实的凡人,不可能一直逃避下去。

  坐起身,单贝贝看着放松心情闭上眼睛的李阎浪,实在很不想破坏他的悠闲,可是,总要提醒这个男人时间有限。

  “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台北了?”李阎浪好像睡着了,完全不理她,她只好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胸膛,再问一遍,“你说句话,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台北了?”

  他睁眼一瞪,又闭上眼睛。“你好狠心,怎么忍心破坏我的好心情?”

  “你总不能一直放着工作不管吧。”

  “我没有放着工作不管,我每天都透过网络遥控。”虽然不敢说一天工作有八个小时,但是当她睡得又香又甜的时候,他可是非常勤奋的工作。

  “虽然有网络,但无法开视讯会议,你根本没办法完全遥控工作。”

  “我父亲答应给我一个礼拜的休假。”

  不知道应该感到可悲,还是感到安慰。

  那天一早他去找父亲,开口就是要一个礼拜的假期,父亲好像不关心他发生什么事情,立刻点头答应,可是看着他的眼神,却又透出一种喜悦,彷佛在告诉他,他终于懂得放慢脚步享受生活了。

  他是不是想太多了?他不是对“父亲”不再有期待吗?可是那一刻,他希望自己看到的不是出于幻觉。

  现在她明白,难怪他可以这么潇洒的放下一切来到这里。

  冷哼了一声,她没好气的说:“那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有你这么幸运,我的五天‘事假’是强行要来的,所以最慢,后天一定要回餐厅上班,要不然被扣上‘旷职’的罪名,爷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修理我了。”

  再一次睁开眼睛,他坐起身。“我不是说过了,你爷爷的问题交给我处理。”

  “那也要等你出面处理,在这之前,我至少得先明哲保身。”

  “你再打电话给辛馆长,说你被困在山上没办法赶回去,再请个两天假。”

  真是的,睁眼说瞎话也要说得象样一点,看看这几天的天气,风光明媚,连一滴雨水都没有,他们凭什么被困在山上?

  盘腿坐直身体,她双手在胸前交叉,口气好像在跟小孩子训话。“李阎浪,你在逃避。”

  他双手往后撑在地上,仰头先看看蓝天白云,再望向远方的羊儿。

  “这里的生活像在作梦一样,从来没有想过我也会有脱下鞋子躺在草地上的一天。”

  “只要你愿意,不管在什么地方,你都可以脱下鞋子躺在草地上。”

  “好吧,我承认,我不想这么快结束假期。”如果他告诉她,他们的绯闻现在传得沸沸扬扬,回到台北,他们会有一段时间摆脱不了狗仔的纠缠,说不定她比他更想留在这里。

  “我不管,我最慢明天晚上必须回到台北。”

  他歪着头看着她。“你确定回到台北可以恢复平日的生活?”

  “这是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花小姬’上了杂志,现在想必有人对‘花小姬’很感兴趣,‘御家食堂’被盯上的机率接近百分之九十九。”

  “你白操心了,据说真的花小姬最近受到我小哥青睐,成为他的徒弟,担任他的助手,而就我来南投之前所得到的消息,我小哥现在正在撰写台湾美食地图的书,不在台北,而花小姬当然也不在台北,这会儿恐怕连我们自家人都很难找到他们,那些狗仔更不可能找得到花小姬。”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