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我对你母亲久仰大名,早有耳闻她有多厉害,不过,我这个人最不擅长的就是落跑,如果她以为可以轻易吓跑我,恐怕没那么容易。”

  “你发誓,无论如何绝不放手。”

  “虽然我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可是你也不需要对我这么没信心,我到现在还没有吓到躲在房里不敢出来见人。”她懊恼的一瞪。

  “你曾经躲在浴室不敢出来见我。”

  “……”这会儿她八成变成一颗红柿子,他干么提这件让人难为情的事情?

  他不是存心给她难堪,而是要她提高警觉,他母亲可不是那么好应付。

  “你要记住,我不能失去你。”他的口气带着一股哀求。

  她的心震住了,这个不懂甜言蜜语的男人怎么可以说出如此动人的话?

  “你可以向我承诺吗?”

  “我答应,绝对不会松开我的手,你不惜带我‘私奔’,我当然不能辜负你的期待。”她调皮的对他挤眉弄眼,却坚定的伸手覆在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上,虽然她不清楚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她可以感觉到他内心的不平静。

  这一刻,扰嚷了一夜的不安终于不见,他平静下来了。

  虽然他们两个相识的时间不算长,可是他明白她,她不是他父亲,她绝不会狠心的不要他,她会为了他跟那个眼中只有现实利益的母亲对抗,他再也不会陷入那一夜的绝望当中……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忘不了那一夜的伤痛,母亲叫他跪在父亲面前,阻止父亲离开他们的家,他跪下来,殷殷期待的看着父亲,可是父亲看也不看一眼,拖着行李从他面前走出去,投入另外一个家庭。

  “你父亲不要你了,从今天开始你要当自己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

  当时母亲残酷的言词至今还深深烙印在他的心上,虽然父子经常可以见面,甚至后来两个人还一起工作,但“父亲”之于他从那一刻就名存实亡了,他对“父亲”不再有任何期待,因为不想让自己受到更多伤害。

  进入深夜,山上明显的感受到秋天的威力,山风猎猎,诉说萧索和寒意,教人的肌肤不禁起了疙瘩,可是却让单贝贝觉得不再那么烦躁。

  看着手机,她犹豫不决是否应该开机,打个电话向母亲报平安。

  虽然那天早上她打电话向辛馆长请了五天假,并传简讯让母亲知道她的下落,可是看到八卦杂志的报导,又频频联络不上她,家人难免会担心。

  即使不接手机,她还是可以开机,可是李阎浪记得帮她准备所有的生活用品,却不知道准备手机电池的充电器或是备用电池,为了节省电源,她也只好暂时关机。

  “睡不着吗?”李阎浪从后面抱住她。

  她把手机放进睡袍的口袋,回头看着他。“你怎么起来了?”

  “你不在身边。”他将她转身面向自己。

  “你又不是小孩子,我离开还不到三分钟。”她发现这三天他比小孩子还会耍赖,看不见她,他就会急着哇哇大叫,就像找不到母亲的孩子,真的很好笑!

  “你一起床我就知道了,可是为了给你一点点私人空间,我没有马上起床一探究竟,万一你在蹲厕所,你会不好意思。”

  “如果担心我在蹲厕所,那至少要给我十分钟。”

  “可是,你又不是在蹲厕所。”换言之,他一直竖着耳朵注意她的动静。

  “……我突然觉得一点隐私权都没有。”

  “我本来就是个很浅眠的人,四周一有动静,就会惊醒过来。”

  “我以为自己的睡眠质量已经够差了,你比我还糟糕!”其实她也发现了,不管她何时醒过来,他几乎处在清醒状态,反倒是她,这几天睡眠品质好得不象话,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这里竟然没有认床的问题。

  “如果你待在我身边,我就会睡得特别沉。”

  “原来我是你的安眠药。”

  “不是,那是因为你把我的精力都榨干了。”

  轰!如果不是凉飕飕的风儿具有降低温度的效果,这会儿她已经烧起来了。

  他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拜托,她还怀疑他是超人,怎么精力永远用不完呢?

  一个晚上总要需索好几次,害她的声音都沙哑了,有时候甚至像哑巴一样说不出话来,民宿的老板娘看到她总是笑得很害羞很暧昧,显然知道他们每天晚上都在忙什么,真的好想挖个坟墓跳进去埋了,丢死人了!

  “天啊!你的身体好热!”他的手不安分的溜进她的睡袍里面。

  “我又不是死人,身体当然是热的……李阎浪,你控制一下精虫的速度,我现在还全身酸痛。”不过,她却没有推开他的手,显然她的身体和嘴巴不同调。

  “如果你不要这么诱人,我的精虫也不会那么冲动。”这应该是甜言蜜语,可是出自他的嘴巴倒像在抱怨。

  “你自己的自制力不够好,不要把责任推到我头上……”她连忙咬住下唇,阻止自己在他长指的撩拨下阵亡,可是一道接着一道浪潮从下腹蔓延至全身上下,连每个毛细孔都在尖叫颤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