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穿着衣服很难继续进行下一步。”他说得一板一眼。

  全身一僵,她的视线缓缓的往自己的身上移动。“我的衣服……啊……”

  他终于压抑不住的低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她娇嗔的瞪着他,马上忘了害羞这回事。

  “我的女巫真是太可爱了!”他随即低头堵住她的嘴,接下来不需要言语,直接用行动让她完完全全属于他。

  早上醒来,看到躺在身边的李阎浪,昨夜的激情缠绵瞬间涌上心头,单贝贝娇羞的缩进被子里面,可是下一刻,脑海的画面不经意往前多跳了几个小时,火热的身体转眼变成冰冷,她坐了起来,伸手用力一推,李阎浪立刻砰一声滚落在地。昨天中午的事情还没有给个交代,就把她拖上床吃了,真是可恶透了!

  “我亲爱的女巫,一大清早就对我动手动脚,这会不会太刺激了?”被她推下床,他倒没生气,反而对她扬起慵懒的笑容,双手交叉枕着下巴靠在床沿,身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再配上暧昧的言语,此时看起来无比颓废。

  “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离我远一点,要不然我会一脚踩扁你!”不过,瞧她那副纤细柔弱的样子,这种话听起来一点气势都没有。

  唇角上扬,他懒洋洋的问:“我昨天晚上没有满足你吗?”

  娇颜瞬间染红,她又羞又恼,“你不要模糊焦点!”

  “难道不是因为昨晚你没有得到满足,今天一早才会对我动手动脚?”他眨着眼睛,看起来无辜的像个小男孩。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忘了,我只记得昨天中午的事情。”

  “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已经忘了?”他的声音变得很轻很柔,却让人感受到一种阴森森的寒气。

  “……你不要转移话题,现在我满脑子都是昨天中午的事情。”真是奇怪,明明有错的人是他,为什么她会那么气虚呢?

  “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忘了吗?”他现在有如一只准备扑咬猎物的黑豹,除非太白目了,没有人会挑在这个时候招惹他,可是某个人偏偏不肯示弱。

  “……忘了忘了,我只记得中午的事情。”可是下一刻,她却反应灵敏的跳起来跑下床,以跑百米的速度快速冲进浴室,然后关上门。

  她的举动把他逗笑了,他优雅的站起身,捡起散落在地的衣服穿上,慢条斯理的踱到浴室前面,他不难想象她正贴在门上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你知道现在的情势对你比较不利吗?你在里面待不了多久,我在外面却可以待上一整天。”

  “你慢慢等,我要先泡个热水澡……对了,我最好提醒你一下,别忘了公司有一大堆事情等着你处理,财团的接班人就是这么麻烦,根本没有私人的时间,想偷懒一天也不行。”哗啦一声,她得意的放热水准备泡澡。

  “那我一定要试试看偷懒一天的滋味。”他回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无线电话联络小孟,请小孟送梳洗用品和换洗的衣物给他。

  啦啦啦啦啦……哼着歌,在玫瑰香气的包围下,她刷牙洗脸,再泡个热水澡,一个小时后,自信满满的穿上浴袍,可是门一开,却看到李阎浪对她笑,她赶紧又把浴室的门关上。

  “你怎么还在这里?”这下她的麻烦大了。

  “我刚刚不是说要偷懒一天吗?”

  “……你真的可以把工作抛到脑后吗?”

  “我会在这里等你出来。”

  她忍不住低声咒骂几句,开始绕着浴室转圈子,可是一直走下来也很累人,最后转身背靠着门,脑子不时间着自己——这会儿怎么办?

  李阎浪知道她快失去耐性了,他靠着门边的墙壁坐了下来,温柔的向她解释。

  “昨天,我只是跟母亲一起共进午餐,为了不让你有压力,我刻意不告诉你,没想到我到了餐厅,却发现还有其它的闲杂人,我受到的惊吓不下于你。”

  半晌,浴室的门开了,她走出来在他旁边坐下。“看这样子,想必你母亲很喜欢这位严家千金,她都落跑了,还希望你娶她。”

  “我母亲很难找到像她这么听话,而且门当户对的媳妇。”

  “所以,就算我不是花小姬,而是‘御家食堂’的千金小姐,她也不会接受,是吗?”她说得很不经意,眼角却偷偷留意李阎浪的反应。

  顿了一下,他转头瞪着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原名单贝贝,单家唯一的女娃儿,却也是最没有出息的那一个,因此被迫改名‘花小姬’流放到‘御家食堂’天母馆接受管教……你不要瞪我了,我又不是故意骗你。”她懊恼的转头回瞪他,觉得自己真的有够委屈。“如果让人家知道我的身分,我这段日子等于在做白工,我只好保持沉默。”

  “你还真是理直气壮。”

  “难道你以为我没有想过,当你发现自己认识的人并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一位,你会有什么反应?”咬了咬下唇,她很担心的问:“我是单贝贝,还是花小姬,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叹了声气,他一把将她捉过来,两人面对面,她跨坐在他身上。“我真的是疯了,我怎么会对一个女人这么疯狂呢?我根本不在乎你是谁,不管是单贝贝,还是花小姬,我要定你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