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少爷别急,小姐还在这里,她在楼上画画……少爷先在这里等我一下。”孟伯连忙跑回房内取来他的室内拖鞋,可是拖鞋取来了,李阎浪已经乒乒乓乓的跑上楼了。

  李阎浪上了楼,看到花小姬躺在和室的地板上睡着了,旁边摆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涂鸦本,涂鸦本上面画满了各种花卉,各个争相绽放最美丽的姿态。

  确定她真的在这里,他又安心的回到楼下,梳洗过后,用了早餐,在孟伯的苦苦哀求下吃了药,他再一次上楼,花小姬还继续缠着周公下棋。

  他在旁边坐下,凝视她熟睡的容颜,感觉这些日子的焦躁不安都不见了。

  没错,她不是他人生计划的一部分,可是,为什么他的人生只能设定在某个框框里面?也许她是个麻烦,也许她是个错误,可是,他想不顾一切为她跳出框框。

  他的手指轻轻抚过白细柔嫩的娇颜,她不是那种令人惊艳的大美女,却像一幅仕女画,教人越看越着迷……大概有人会说,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夏天的风越近中午越闷热,沉睡的人儿似乎感受到那股逼人的暑气,翻过来又翻过去,最后终于不甘心的睁开眼睛。

  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半晌,单贝贝总算反应过来的坐起身,狼狈的抓了抓头发,难为情的道:“你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不早了,这会儿快中午了。”

  “这么晚了,我应该回去了。”她慌张的站起身,看到丢在一旁的涂鸦本,连忙弯腰拾起,可是刚刚站直身子,她又被他一把拉下来,跌坐在地板上。

  “你准备把我这个病人丢下来不管吗?”

  “这个……我看你精神和气色都好很多了。”倒是她,她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在喊救命,不知道是工作太累了,还是被他传染了?

  “可是,我觉得全身还是很不舒服。”他的眼神和口气完全像个撒娇的孩子,教她差点就招架不住。

  “……你只要三餐正常,按时吃药,明天你就会生龙活虎了。”

  闭上嘴巴,他眼中尽是控诉的啾着她,害她觉得自己超没良心,太过计较了。不对,他们两个连朋友都不是,为什么她必须待在这里当他的看护?她难得休假,最需要的是回家睡上一觉,再去SPA舒压一下。清了清嗓子,她试着对他的控诉无动于衷,可是现在才发现,他的“演技”不输给她,教她不自觉的矮上半截。“……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下一刻,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很专注很认真,因为戚冒而略显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浓郁的情感。“我可以随口找到十种以上的理由教自己放开你,可是我努力试过了,还是放不开。”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可是,她的眼睛心虚的飘来飘去,不敢直视他。

  “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我不可能再陪你演戏了,你应该郑重看待自己的感情,好好找个想厮守一辈子的对象认真交往。”一次就让她几乎栽进去了,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有机会全身而退吗?

  “我不是要你演戏,我要追你,以结婚为前提。”

  她的心脏差一点蹦出胸口,她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听错了,怎么可能?

  “我要追你。”

  她应该一笑置之,这位骄傲的王者恐怕连如何追求女人都不清楚,还一副做了什么重大决策的样子,真是好笑;或者,她应该很爽快的响应他。“好啊,你就放马来追吧。”可是,她却像个傻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双手捧住她的脸颊,他靠过去吻住她的嘴,这是一个宣誓的吻,有着他不曾有过的热情,有着他最真实的渴望。

  当他放开她,她已经像个喝醉酒的人,两眼闪着如梦似幻的光彩,双颊红通通的娇媚动人,感觉自己快变成一摊烂泥了。

  他满意的抚着她的脸,做出宣告。“我会用行动向你表明我的决心。”

  “我要追你。”

  “我会用行动向你表明我的决心。”

  虽然他的话不断浮上心头,可是她心存怀疑,骄傲的王者哪懂得追女人?撇开他那位势利眼的母亲不说,他本身就是一个做任何事都以利益为优先考虑的商人,即使一时兴起追她的念头,其中必定也有某种盘算,不是出于真心。没错,他不是真心,不久之前还迫不及待地送走她,这会儿怎么会改变心意?总不会因为生病烧坏脑子,心性完全改变吧。可是,即使只有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性,如果他是真心的呢?

  他想追求的对象是“花小姬”,又不是“单贝贝”,她有资格接受吗?

  尽管她不是故意隐姓埋名,也不是恶意欺骗,他不至于为了这件事情怪罪于她,可是他没有真正认识她,这是事实,在她还没有完成自己的责任之前跟他牵扯不清,这似乎不妥。

  她确实想过,干脆找个人嫁了,可是结了婚真的可以摆脱家族赋予的期望吗?

  她还是别抱着这种期待比较识相,单家对家族名誉有一种病态的坚持,要不然,怎么忍心让单家最宝贝的女娃儿来餐厅端盘子?

  甩了甩头,别想了,他绝对不是出于真心,可是……她又没有办法不去猜想、期待,他真的会采取行动吗?老实说,她还真好奇他这么刻板的人会如何耍浪漫。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