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我看你直一的病得很严重。”看着他的笑容,她可以松口气了。

  “我确实病得很严重。”他贪婪的看着她,就怕她突然消失不见,他从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会让人食不下咽,成天提不起劲,甚至病倒了然后确定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教他难以理解的病!名字叫“相思病”

  “……既然病得很严重,为什么不肯乖乖吃饭、乖乖吃药?”她感觉到他的眼神变了,虽然没有侵略性,却缠绵得教她全身软绵绵的快要瘫了,还害她差一点挤不出话来。

  “我没胃口,我不喜欢药的味道。”

  “这是小孩子不吃饭、不吃药的借口。”

  “这不是借口。”他不服气的撇嘴。

  “大人都知道没胃口也要吃饭,否则没体力,你又不吃药,怎么对抗病毒?”

  老实说,她喜欢他像个小孩子一样闹别扭,这让他变得比较柔软、比较可爱,不过,她可不能放任他耍性子。“你别再闹了,我去看看孟伯帮你煮的稀饭好了吗?”

  当她正要站起身,他突然从背后抱住她,她顿时僵住了。

  “你是真的,真是太好了!”

  “你以为我是某个人假扮而成的吗?”

  “如果是梦,我希望永远不要醒过来。”

  “我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躯,不是梦里的影像,不相信,你摸摸看。”她转身面对他,以便他的手可以触摸她温热的脸庞,可是,他对这样的碰触还不满足,他渴望品尝她柔美的朱唇。念头一转,他已经贴上她的唇,轻柔的吸吮,诱惑她开启唇瓣,他的舌接着蛮横的入侵,狂野的纠缠,那美妙的滋味让他犹如失控的野马,想拉也拉不住。

  她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期待,很快的,她就情不自禁闭上眼睛,迷失在他热烈的唇舌当中,这是怎么一回事,此时并不重要。

  许久,他们喘着气的分了开来,两人眼中闪烁着动人的光彩。

  “我可以确定了,真的不是在作梦。”

  “……你觉得一个人生病太寂寞了,想拖我下水是吗?”她力持镇定,可是面若桃李,双唇更是被狠狠蹂躏过的又红又肿,看起来娇媚动人。

  “我只是想吻你。”并非生病的脑子完全不受控制,而是他不想再跟自己争战了,他第一次想放纵自己,单纯凭着感情行事。

  “……你果然病得不轻,连脑子都烧坏了。”她的心跳得好快好快,今天的他教她招架不住,一下子像个小孩子,一下子又变成充满威胁性的男人,她都被他搞胡涂了!

  “我还真希望自己的脑子烧坏了,事情就可以单纯多了。”他喃喃自语的爱抚她的脸,瞬间,彷佛有一道电流从他的指尖钻入她的体内,在每个毛细孔颤动,她就像被丢进烤箱似的,热烘烘的好像快要爆炸开来。脑海有个声音发出警告,再不逃,她平静的世界将陷入狂风暴雨当中。

  这时,敞开的房门传来轻轻敲门声,孟伯实在不想当个不识相的电灯泡,可是稀饭已经热两次了,再继续加热,稀饭都要变成浆糊了。“稀饭煮好了,少爷最好趁热吃。”

  单贝贝又羞又慌的跳了起来,很庆幸自己可以跳出眼前令人窒息的氛围,咚咚咚的跑到房门口,接过餐车。“孟伯,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我一定会盯着你家少爷把所有的东西吃光光。”

  “辛苦小姐了,另外,我把少爷的药和热开水放在下面一层,请小姐务必盯着少爷吃药。”孟伯指着餐车的第二层,接着鞠躬转身离开。

  她把餐车推到床边,板起面孔下达命令。“现在乖乖吃饭,不得有异议。”

  “我吃。”这会儿他不但配合度一百分,而且一扫病人的倦态,活力四射的打开覆上银制盖子的清粥小菜,大口大口的享用了起来,还不时转头看着坐在一旁的花小姬,确定她真的存在。

  这一夜,李阎浪睡得又香又甜,一觉醒来,身体上的不适好像全不见了。今天心情特别好,他不像平日上战场似的立刻起床梳洗,而是赖在床上听着鸟语,闻着露台传来的花香。他一直不喜欢家中的氛围,尤其母亲偏爱处处张扬的奢华风,感觉像是住在一座黄金打造的城堡,因此他早早离开家门自立门户,就是想拥有惬意舒适的生活空间,可是长期养成的战斗性格,教他早忘了如何放松心情,所以即使居家环境优美,却不曾真正融入其中。

  此时此刻他突然明白好友为何总是语重心长的说,他这样的人很可悲,即使拥有赚取金山银山的本事,却不明白人生的美好在于品味生命中的每个细节。

  是啊,如果只是卖命的往前奔跑,必然错失经过的每一处美景。

  他懒洋洋的睁开眼睛,下一刻,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弹跳了起来,跌跌撞撞的翻身下床,冲过去拉开房门,此时孟伯正好来到房门外。

  “少爷醒了,少爷觉得如何?”

  “她呢?”

  “小姐吗?”孟伯突然瞥到他脚上未穿室内拖鞋。“昨晚她在这里对吗?”李阎浪焦急的推开孟伯,急急忙忙的到处找人。“她答应我,她会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我醒来。”他记得很清楚,昨晚担心她会跑掉,

  他不愿意闭上眼睛睡觉,后来她向他承诺,她不会跑掉,至少在他醒过来之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