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我请假的纪录已经很可观了,如果再为了这种小事请假,辛馆长大概会叫我滚蛋。”爷爷就是担心她用“请假”来打混,事先特别叮咛,如果请假时日太多,他有权再延长受训的期限,所以碰到特殊理由不得不请假时,她一定要事先向得到爷爷的同意。

  “平日请假倒是无所谓,周休假日,尤其是喜庆的大日子就不太方便。”

  “我想我应该撑得住。”

  “我们女人真的好可怜,生理痛请病假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公司却觉得我们是找借口请假。”

  “这种事本来就很难认定,有人不会有生理痛的困扰,有人的好朋友不是每个人都会来访,口说无凭,公司难免有意见。”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发出来电震动,餐厅规定上班时间不可以接手机,可是为了避免紧急状况,她还是习惯将手机带在身边,现在快下班了,偷偷接听一下应该没关系。“小均,我出去接一下手机。”

  偷偷摸摸从门廊溜到外面,她连忙取出手机查看来电者的身分,这个电话号码她从来没见过,打错了吗?

  她按下通话键接听。“你好,我是单……花小姬。”她差一点说溜了嘴。

  “小姐您好,我是孟伯。”

  “……孟伯有事?”她吓了一跳,差一点反应不过来。

  “少爷生病了。”

  “……这么高大的男人也会生病。”她很想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心却乱成一团了,怎么几天不见就生病了呢?

  “少爷向来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每天从早忙到晚,一着凉,就病倒了。原本不想惊动小姐,我知道突然打电话给您太失礼了,可是少爷不肯乖乖休息,也不肯乖乖吃药,可以请小姐过来一趟吗?”

  “这……我过去有用吗?”她不懂孟伯为何求助于她,不过她很有自知之明,她对那个男人只怕一点影响力也没有。

  “少爷一定会听小姐的话,我请小孟过去接小姐。”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好了。”理智告诉她,她不应该送上门“自取其辱”,可是又放心不下他,不去瞧瞧,总觉得不安。

  “小孟会过去接小姐,谢谢小姐,我们晚一点见了。”

  结束通话,单贝贝放下手机的同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真好笑,又不是约会,她竟然慌乱的直发抖!以为从此不见的人,又可以见上一面了,这难免教她心慌意乱,两人见了面,她应该说什么呢?你块头这么大怎么会生病吗?

  天啊!她是笨蛋吗?机器人都会短路秀逗,哪有人不会生病?如果她真的说出这么可笑的开场白,那个男人很可能把她当成白痴吧。

  甩了甩头,她在胡思乱想什么,请她过去的人是孟伯,他根本不知道,说不定见到她,他还会见鬼似的大叫,“你跑来我家干么?”

  如果他表现出一丝丝不愿意见到她的样子,她会立刻甩头走人,以后再也不会踏进那里一步,就算他哀求她,或是用绑的,她也不去……

  敲了敲脑袋瓜,暂停,别再想了,否则她的脑子会爆炸……可是想到即将见到他,她的心跳就乱七八糟的失去控制,大脑更没办法停止想东想西……

  “花小姬,你跑去哪里了?赶快进来,巫婆来了!”小均的呼唤声传了过来,

  这下子她真的没有胡思乱想的时间了。

  “我来了!”她连忙将手机塞回口袋,快步走回室内。

  “小姐,这么晚还请你过来,真是抱歉,实在是少爷一直不愿意配合,像个小孩子,我担心继续下去,他的病情会加重。”

  花小姬一进门,孟伯频频鞠躬致歉。

  “没关系,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虽然退烧了,可是胃口很不好,今天一天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请孟伯帮他准备稀饭和几道小菜,我会说服他吃一点,我先进去看他。”虽然她不曾踏进李阎浪的房间一步,可是在这里住了一个月,她当然知道他的房间在什么地方。

  他的房间很大,可是简单利落,除了各式各样的琉璃,没有其它摆设。

  书房和卧室连在一起,两者之问以一座米白色L型沙发区隔开来,外面有个铺上木板的露台,露台四周种满了花草植物,还摆了一张舒适的贵妃椅和圆型小茶几,天气凉爽的时候躺在那里看书应该很不错。

  虽然床上的男人看起来糟透了,孟伯倒是不忘保持空气流通,除了床边的落地窗紧紧关上,并拉上布帘外,其它的落地窗都适度的拉开。

  坐在床沿,单贝贝心想是不是应该把他唤醒,可是看他睡得很沉,又不忍心惊动他。这时,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睛,看见进入眼中的影像,他眨了一下眼睛,没错,他确实看到日思夜想的人儿,可是,他还是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我是不是热昏头,产生幻觉?”

  闻言,她调皮的轻捏了一下他的脸颊。“会痛吗?”

  “不会,你再捏一次,用力一点。”他的欣喜已经毫无保留的表现在脸上,虽然像作梦一样,但他知道是她。为什么她在这里,这不重要,他见到她了。

  “留下瘀痕可别怪我哦!”这一次她真的很用力给他捏下去,保证他会痛得完全清醒过来,可是他没有喊痛,却笑得嘴巴都咧开来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