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这不是任性,这是艺术家的坚持!”爷爷总是说,她应该庆幸自己生在单家,否则她的倔强会让她饿死,可是爷爷似乎忘了,她的倔强是单家的基因,否则她外表明明生得那么柔弱,怎么骨子里比男人还强悍呢?这还不是单家的血液在作怪。

  “不管任性还是坚持,最后都难逃饿死的命运。”

  “我不会饿死,因为我早就放弃当街头画家了。”整理好东西,她背起画袋,那副柔弱的身子看起来好像快被画袋压垮似的,他连忙跟上去,伸手想将画袋从她背上取下来,可是她别扭的硬跟他作对,拉拉扯扯了一会儿,他也只能放弃。

  “你有艺术家的坚持,我也有我的骄傲,你不愿意收费,那至少让我请你吃顿饭,除非你想留下那张画像供自己欣赏。”

  “……我肚子饿了。”她挺起胸膛大步的走向停放车子的地方,她当然不能留下来自己欣赏,他说不定会误以为她爱慕他。

  看着她倔强的背影,他唇角轻扬,眼中含着一抹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柔情,快步的跟过去。

  扔下手上的报表,李阎浪再一次打开办公桌的抽屉,取出那张画像,有个问题一直在他脑海盘旋,这是她凭着想象画出来的画像,还是她当时看见的他?

  仔细回想,她刚开始拿起画笔的时候,频频皱眉,还不时对他唠叨,显然画得不太顺利,后来她突然变得很专注,没多久就画出这张画像,可见,当时她必定捕捉到某个很有感觉的画面,触动了她手上的画笔,换言之,这张画像并非她平空想象画出来的。

  是啊,若是出于平空想象,她没办法画得如此生动,可是,这个笑得满面春风的男人是他吗?

  第一眼,他不认为这个男人是自己,可是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巴,每一处都像他,唯独笑容不属于他每天在镜中看到的李阎浪。

  他不愿意承认,但是却很清楚的看见一件事情!在不知不觉当中,她让他重拾早就遗忘的笑容。

  回想他遇见她之后,他的话变多了,甚至会跟她耍嘴皮子,他还会生气,会皱眉,现在他也会笑了……这是一大警讯,他似乎太容易被她影响,而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不行,除了早餐之约,从现在开始他最好跟她保持距离。

  这时内线电话响起,他按下通话键,助理的声音传了进来。

  “执行长,何隽晏先生有急事见你。”

  “你请他进来。”切断通话键,他将手上的画像收回抽屉。过了一会儿,办公室的门上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接着好友何隽晏走进来。“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你这个时候百分之九十九还没有离开办公室,所以特地送一份东西过来给你。”何隽晏将牛皮纸袋丢在茶几上面,自动自发的在沙发坐下。

  不用问也知道牛皮纸袋装的是杂志,何隽晏来自于一家子都是记者的家庭,他是李阎浪从小四一直到国中、高中长达十年的同班同学。虽然两人后来分别走入不同的领域,一个读财经,一个读大众传播,可是,他们还是在大学校园相遇,出国留学也不例外,正因为如此,他和李阎浪这种不容易熟络的人才有办法结为死党。

  “我的新闻上了八卦杂志吗?”李阎浪起身离开办公桌,不疾不徐的取出牛皮纸袋里的杂志,同时在对面的沙发坐下。

  “咦?你早就预料到了?”

  迅速翻阅了一遍,他冷笑的把杂志扔回茶几上。“这样大的新闻再怎么低调,还是会经由人的嘴巴传出去。”虽然母亲是一个非常张扬的人,可是面对他的婚事,她特别低调谨慎,可谓保密到家,受邀的宾客都是几天前才收到请柬,大概是为了防止父亲另外一边的家庭搞破坏吧。“你太不够意思了,就算订婚不宴客,也应该告知一声,哪有让好朋友透过这种方式得知你有结婚的对象?”何隽晏忍不住抱怨,如果不是早一步看到明天要上市的杂志,说不定连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还在状况外。

  “我自己连订婚的日期都是几天前才知道,怎么会记得通知你?还有,这个女人已经不是我结婚的对象了。”

  “我对这位严家千金有点印象,感觉上很柔顺,不像是那种会上演落跑戏码的女人,你对人家做了什么?”

  “订婚的前几天我还特别抽出时间陪她喝下午茶,当时我也看不出来她有落跑的迹象。”他不可能回头,当然也不在意她为何上演逃婚记。

  何隽晏伤脑筋的摇了摇头。“你根本没有把人家放在眼里,难怪连自己如何被甩了都不清楚。”

  “我的态度始终如一,如果她认为我不够重视她,大可提早喊‘卡’。”他承认自己没把她放在眼里,对他来说,女人本来就是男人的附属品,若非传宗接代的责任驱使,他宁可不要招惹“结婚”这档事,“结婚”不过是将单纯的生活变复杂。

  “我猜她连正眼都不敢看你,又怎么敢说取消订婚?”

  “也许吧。”她在他面前总是羞答答的低着头,所以连坐在对面的未婚夫跟别的女人玩那种谁先转移视线的游戏,她都没有察觉……想起此事,他就觉得可笑,当时他怎么会那么孩子气的跟花小姬玩那种游戏?

  女人之于他,就算有过十面之缘,也不见得记在脑海,可是,他就是记得她,或许她是一个矛盾到令人难忘的女人吧。

  在那种情况下相遇,还默默进行一场意志力的“比赛”,当时他八成中邪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