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点了点头,她觉得好像被一颗大石头砸到。“他竟然喜欢吃巧克力饼干!”

  “少爷还喜欢喝牛奶,不爱咖啡?!”

  “骄傲的王者喜欢喝牛奶!”她觉得自己的脸抽筋了。

  孟伯见了忍不住哈哈大笑。“对,少爷就是这个习惯改不掉。”

  “他是不是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长大?”她开玩笑的道。

  笑声止住,孟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可是他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不过她已经从孟伯的反应得知答案了。

  这并不奇怪,小时候希望自己赶快长大,可是长大之后,却又希望永远不要长大,因为随着年岁的增长,不得不认清楚这个世界最可贵的,是无法用任何东西换取的时间。

  再刚强的人也有软弱的时候,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当然也会有童心的一面,可是不管多么希望自己不要长大,属于纯真的那部分还是会随着时间慢慢消磨殆尽,这就是现实的残酷,少有人会对那份纯真执着。

  他为何如此执着?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么骄傲的男人不愿意长大?

  甩了甩头,她若无其事的笑道:“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永远当个小孩子。”

  接下来她不再多话,等到用过早餐之后,忍不住好玩的加入制作饼干的行列,可是她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天分,最后只能沦落在饼干上面耍点小花样,越玩越有趣,干脆请孟伯帮她弄了一块超大型的饼干,饼干成了画纸,她就可以的在上面涂鸭。

  画什么呢?

  浮现脑海的第一个画面竟然是李阎浪那张脸,可是那张死板板的脸太无趣了,根本没什么好画……对了,她可以帮他进行改造啊!

  掩着嘴窃笑,她想象着李阎浪眉开眼笑的样子,那不是比较讨人喜欢吗?

  “小姐在画谁?”孟伯好奇的靠过来。

  “李阎浪。”

  研究了一会儿,孟伯实在看不出来哪里像少爷,不过令他好奇的是!“小姐为什么给少爷画上这样的表情?”

  “孟伯觉得如何?”她反过来一问。

  “这个嘛……少爷!”孟伯抚着下巴正在思考的时候,不经意瞥见靠在饭厅入口的李阎浪,说真格的,他吓了一大跳,少爷这个时候怎么会跑回来?

  单贝贝惊吓的抬头一望,这个男人不是早早就出门上班了吗?

  “这里真热闹。”李阎浪迈开脚步走过去,目标当然是花小姬正用奶油作画的那块大饼干。他已经进门三分钟了,听到自己成了她的“模特儿”,难免会好奇她把他画成什么模样。

  “你怎么回来了?”她直觉的遮住饼干,阻挡他的视线,他无所谓的转身背靠着料理台,双手在胸前交叉。

  “我不能回来吗?”他用下巴指着被她挡住的饼干。“你喜欢画画?”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当街头画家。”

  “没想到你这么浪漫。”

  “梦想之所以称为梦想,就是因为太浪漫、太不切实际了啊。”

  “你不曾想过付诸行动?”

  “我当然尝试过,可是……坐错车子。”她最不愿意想起的就是这件事情。

  原本满怀热情的想去闹区大展身手,却因坐错车到了一个荒凉的地方,因为迷路,她只能打电话回家求救,最后被司机接回家,结果可想而知!惨遭爷爷臭骂一顿,接着又被三位哥哥大大嘲笑一番,她浪漫纯真的梦想就这样被他们无情的踩在脚底下,至今,她偶尔还会梦到这段心碎的过往。

  停了三秒钟,他的声音好像在压抑什么似的道:“你不会坐出租车吗?”

  “街头画家就是要坐公交车。”她斜瞪着他,她知道他很想放声大笑。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种规矩?”他太佩服自己的自制力,实在很想大笑,她还真教他“刮目相看”!

  “这是一种感觉!感觉!”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跟一只鸭子说话。

  他状似理解的点点头,突然倾身靠过去,看着她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忘了遮掩的饼干,脸上的表情好像踩到狗屎一样。“……这是我吗?”

  “……这是艺术。”奶油毕竟不是画笔,她画出来的作品严格说起来有那么点四不像,不过,她倒是很满意,至少可以看出来是一张笑脸。

  她不承认是他,他当然不会傻傻的对号入座,可是他总可以说一句话!“我看你真的需要去街头磨练一下。”

  他大概疯了,他怎么会带她来渔人码头体会当街头画家的滋味?

  不对,他不是“大概”疯了,他“确定”疯了,因为,他竟然自告奋勇当她的第一个顾客,像个木头人一样坐在她前面一公尺的地方。不对,他的脑子很正常,这是心计,这么做是为了让她在李家家族的家宴上好好配合演出,所谓有所得,必有所失,他想赢取她的合作,也只好屈就自己在这里当“模特儿”。

  “你的表情不要这么僵硬。”虽然画笔在她手上,她要把他画成什么模样都没有问题,可是,他至少要让她看一眼“笑容”,她画出来的画像才会像他。

  “我可以坐在这里已经是不可能的任务了。”言下之意,她别再挑剔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