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叮一声,电梯在二十楼停住,他举步走出电梯,她还是像个尾随在后的小跟班。这层楼只有一个门户,单贝贝正准备张开嘴巴继续发动攻势,那扇大门突然打开来,一个年约五六十的老管家走出来,恭敬的向他们一鞠躬。“这位是从小负责照顾我生活起居的孟伯,刚刚开车那位是他儿子小孟,他们一家五口也跟我‘同居’在同一个屋檐下。”他只是没有明说,他们住楼下,而这层楼和楼上的空中花园是他独享的生活空间。

  “……孟伯您好!”她娇柔的一笑,左脚却差一点失控的踩在李阎浪的右脚,这个男人干么不先说一声,害她像个笨蛋一样一直抓着“同居”的问题不放。

  “欢迎,请进。”孟伯接过李阎浪的公文包,便侧过身子让他们进入屋内。

  脱下鞋子,换上孟伯早就备妥的室内拖鞋,她低声询问身旁的男人,“你真的要我在这里住一个月吗?”

  “我刚刚已经把情况说得很清楚了。”

  “你总要让我回家拿衣服吧。”

  “不需要,孟伯帮你准备了。”李阎浪走到最靠近客厅的房间前面,打开房门请她入内。“这是你住的客房。”

  走进房内,她被满满一床的衣物吓了一跳。“这是什么?”

  “为了预防你不肯乖乖配合,我事先请孟伯帮你准备一些换洗的衣物,待会儿你先试穿一下,我凭目测提供的尺寸有可能失误。”

  目测……一阵轻颤滑过四肢百骸,想到他的目光在她全身上下打量,她就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好像变成透明人,再也隐藏不住了。

  “如果尺寸不对,明天可以请孟伯帮你送回百货公司更换。”

  “……我想休息了。”这会儿她心头乱糟糟的,只想独处。

  “晚安。”李阎浪退出房间,同时将房门带上。

  冲过去把房门锁上,她赶忙着脱衣试衣,当新衣服完美的贴着娇躯,她禁不住发出呻吟,下一刻,她又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连忙从床上翻出内衣,找到标签上的尺寸,轰一声,她当场变成了红关公。

  “你的身材没有诱人犯罪的本钱。”

  她终于懂了,他根本是把她的身材“摸”得一清二楚!

  看他的样子,好像连正眼都不愿意施舍给女人,怎么会知道……双手蒙着脸,脑袋瓜懊恼的对着墙壁叩叩叩的敲着,她没神经吗?人家都看透了,她竟然毫无所觉……好丢脸,为什么她没有多长一点料呢?瘦弱的程度只比四季豆好一咪咪,难怪他会笑话她……不对,她干么在意他?就算她是没看头的干扁四季豆,那也是她的事!没错,她没料,难道他就有料吗?像他那种人,就算有点肌肉,也是白斩鸡一只……有机会她一定要仔细瞧瞧他是不是白斩鸡?到时候就轮到她狠狠取笑他。

  房门悄悄的被拉开,单贝贝偷偷摸摸把头探出来,设在每个转角处的艺术夜灯都打亮了,屋内的视线很明朗,她不用担心不小心撞到什么东西,制造出乒乒丘、乓吓死人的声响,被人家当成小偷逮个正着。

  大大方方的走出来,关好房门,她举起手挥了挥道别,轻快的朝大门移动。

  她有一种几近“洁癖”的坏习惯,如果不是自己的床,那天晚上她会辗转难眠到天亮,为了保住“御家食堂”的碗盘,她还是回自己的小窝睡觉比较恰当。

  “这么晚要去哪里?”李阎浪的声音带着平日没有的慵懒。

  单贝贝被吓得一串咒骂差一点破口而出,这个男人怎么还在游荡呢?

  堆满笑容,她故作轻松的转身面对他,只见他靠在厨房出入口的墙边,手上握着一杯红酒,此时他换上白色T恤及牛仔裤,少了一份目中无人的骄傲,多了一份潇洒的率性,害她差一点失神。

  “……我睡不着,下去散步。”

  “带着背包散步?”他眼中闪过一抹戏谑。

  “……肚子饿的时候可以去便利商店买东西啊。”原来这是便利商店最大的好处!拿来当借口。

  “你不需要这么麻烦,楼上可以散步,家里的食物五花八门,贮藏柜有各种泡面,电饭锅有热稀饭,冰箱有各式小菜卤味,或者你想要喝咖啡配蛋糕,这里也可以提供。”

  她差点忘了,有个管家照料生活起居,他家的食物当然不会让客人饿着肚子,可是散步……“楼上可以散步?”

  “你跟我上来。”他转身走向通往后阳台的方向,她满怀疑惑的跟了过去,还没踏出后阳台,便看到非常漂亮的旋转木梯,木梯有往上也有往下。

  他们拾梯而上,她对他的说法抱持怀疑,却又很好奇楼上是什么地方。

  踏上顶楼,第一眼以为那是普通的和室,可是下一刻,她又改变想法了,这里应该称为健身房,各式各样的健身器材靠着两侧的墙壁摆放,然后再下一刻,她又改变想法了,这里是午后品茗的观景房。那是一座玻璃打造的空中花园,花木扶疏、绿意盎然、花红柳绿……她想到的形容词都用上了,也无法形容这里的美丽。

  “这里比起大楼的花园更适合散步吧?”

  “这里还不错啦。”她故意说得很漫不经心,眼睛却忙碌得捕捉美景,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懂得享受。

  “那里设有望远镜,你可以观测天上的星星。”他指着设在角落的望远镜。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