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儿子,你进来。”李父刻意加重语气,暗示他别再闹了。

  半晌,李阎浪终于松开手,迈开脚步走向包厢。

  这场混乱最后是如何收拾?她不清楚,因为包厢里面究竟发生什么事情,餐厅的员工没有一个人知道,不过气氛肯定很凝重,大家竖着耳朵在外面偷听,却一个字也没听见,最后严家付了酒席钱后,两家人匆匆离去,而接下来她被所有的同事团团包围。

  每个人都很好奇她如何认识这位大财团的接班人,他们何时开始偷偷交往,她会不会嫁给他,她知道他有个狠角色的母亲吗……

  她的脑袋瓜被大伙儿轰炸的快爆炸,若非馆长一声令下,叫大伙儿拆除掉喜庆的布置,她可能会失控的抓狂。

  她想尖叫,想不顾形象的大声尖叫,她比大伙儿更想弄清楚自己何以如此“幸运”,被这位富贵逼人的大少爷选中,取代那位逃跑的新娘子。

  没错,当场可以配合他演戏以便转移注意力的人只有她,因为他们非常有“缘分”的有过两面之缘,可是他干么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呢?他自己被新娘子抛弃,那是他的事,为什么要拖她下水?她现在的日子已经不好过了,再扯上他,她岂不是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这真是一场恶梦,乱七八糟!

  她很庆幸餐厅的营业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借着忙碌,这个机会她可以让脑袋暂时放空,招呼客人、点餐、向客人介绍餐厅的招牌菜、端盘子、收拾桌子……忙得团团转之后,她再慢慢想清楚如何面对这件事情。

  那天,真的只是一场恶梦!这一个多礼拜,她继续扮演“花小姬”的角色,继续按照既定的行事历在周末休假一天参加好友的婚礼,一切遵行正常轨道运行,什么都没有改变。

  是的,什么都没有改变,忙碌了一天,餐厅打烊之后,整理那些又臭又重的垃圾,完成最后的门户检查,再搭乘公交车返回自己温暖舒适的小窝,刷牙洗脸泡个热水澡,接着倒在床上狠狠睡上一觉……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走出餐厅时,她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直线,想到这种日子还要九个多月,她就充满了无力感!

  当初召开家族会议,决定如何“处置”她时,她也不是傻傻的任他们宰割,既然抗议无效,她必须接受流放,过着隐姓埋名的日子,那她至少可以要求他们订出一个期限,法官定罪之前,也会给犯人辩护的机会,这才公平,经过讨价还价,最后敲定一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当结束的那一刻,蓦然回首,总是觉得岁月匆匆,半点不留情,可是当下那一刻,尤其在苦难之中,却又会觉得分分秒秒何以如此漫长,至少,她现在就有一种苦难无止尽的厌觉……

  “你下班了?”李阎浪背靠着餐厅的围墙,双手状似悠闲的插在口袋,可是依然不减那副高人好几等的骄傲。

  倏然瞪大眼睛,单贝贝惊吓的往后一弹,这是幻影吗?

  “我还以为你不怕我。”当时他会违背自己的原则走过去帮她,正是因为她表现出那股不愿意输给他的傲气,她不但不怕他,甚至恨不得把他踩在脚底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她这样的女人,看起来纤细柔弱,像是不禁风儿吹拂的蒲公英,可是却有着天堂鸟的高傲和强悍。

  她发现这个男人总是有办法激起她的“战斗力”。“我以为惹出那样的麻烦之后,你对我会觉得很过意不去,从此不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我不记得惹出什么麻烦,倒是记得我的新娘子换人了。”

  “你在开玩笑吧。”她表面故作轻松,可是声音差一点颤抖的挤不出来。

  他无视于她的慌乱,像在自言自语的径道:“既然你是我的结婚对象,我们有必要熟悉对方,一个月应该够吧。”

  “……你别闹了。”她宁可相信他是随便说说,可是眼皮却胆战心惊的跳个不停,害她忍不住伸手按压眼皮。

  “我记得那天有很多证人,单是‘御家食堂’的员工就有十几个。”

  “我没答应!”这根本是威胁,她好不容易靠装傻敷衍让同事不再追着这件事情打转,如果他再把这件事情闹开来,这一次绝对别妄想安然而退。

  “我唯一的记忆是你并没有拒绝,今天当然也没资格反悔,除非我同意。”

  怔怔的瞪着他,她企图从他脸上寻找一丝玩笑的性质,可是那张脸实在呆板的无药可救,脑子转了半天还是那四个字——目中无人,最后她也只能不可思议的呢喃,“这太疯狂了,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这确实很疯狂,当他决定把新娘子换成她,他就一直问自己:为什么?

  他不可能娶一个给他难堪的女人,这不仅关系到尊严问题,更重要的是,他无法容忍“意外”,他要娶的是“妻子”,而不是给他添乱子添麻烦的“意外”。对他而言,“妻子”的角色除了传宗接代养儿育女,最要紧的是安分持家,一个不懂得安分的女人,怎么有办法持家呢?

  可是,新娘子人选再找就有了,何必急于一时?当时他冲动的抓住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这个女人绝对不适合当他的新娘子,她不但没有互蒙其利的家世背景,更不是一个逆来顺受任他操控的洋娃娃。虽然他们真正互动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可是她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倔强,就足以教他断言她是个难缠的女人,这种女人从第一眼就应该列入“拒绝往来户”,他没有跟她保持距离,还越纠缠越深,这是不智之举。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