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有什么差别吗?因为接人,所以等人,说起来还不是同一件事情……算了,这不是重点,“李先生在等哪一位?”

  “我母亲。”

  等母亲这个男人还真会耍冷,餐厅的同事中除了巫婆,大概没有人生得起他……巫婆的儿子?

  她悄悄的打量他,撇开那一身令人难以认同的骄气,他有一张五官深邃却俊秀斯文的面孔,有那么一点混血儿的味道,属于那种贵气逼人的美男子,不管怎么看,实在跟巫婆一点也不像……他大概像爸爸。

  “你第一次来我们餐厅?”

  “我喜欢西餐。”

  她也偏爱西餐,不管西餐还是中餐,目的都是填饱肚子,可是西餐看起来优雅又高贵,而她最无法忍受中餐的主因就是,原本漂亮的一盘菜色被筷子搅得乱七八糟……她好像扯太远了,总而言之,他也不需要说得这么坦白,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子很失礼吗?

  失礼……这种高傲的男人的字典里面恐怕没有“礼貌”这两个字吧。

  “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品尝‘御家食堂’的上海菜,真的顶级美味,保证你吃过一次就会变成这里的常客。”既然是自家餐厅,昧着良心也要强力推销。

  “我很快就会有机会品尝了,但愿真的如你说的那么美味……”

  “你在那里做什么?”

  一道尖锐的女声传了出来,他们两人同时转头一瞧,接着他丢下她走了过去。

  “母亲结束了吗?”他显然不愿意让人家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事情。

  “事情都处理好了,那个女人是谁?”李夫人那双锐利的凤眼打量的落在单贝贝身上。

  “餐厅的员工。”

  “你的身分不适合跟那种人打交道。”李夫人迅速收回视线,显然认为单贝贝不值得她浪费心思研究。

  “她只是请我帮一点小忙。”

  “我警告过你,不要插手跟你没有利益关系的事情,尤其遇到那种身分不明的女人,谁知道她安了什么鬼心眼,不小心会惹上麻烦。”

  “我知道,以后会注意。”

  “我们走了。”李夫人高傲的转过身,咔咔咔的踩着高跟鞋折进餐厅,李阎浪悄然无声的紧跟在后。

  两眼瞪得大大的,单贝贝再也顾不得优雅的跳脚踱脚踢脚,这是她第一次超想踹人,怎么会有这么欠扁的人呢?她全身上下哪一点看起来像是那种会制造麻烦的人了?在她看来,那种鼻孔朝天的贵夫人更擅长搞出鸡飞狗跳的麻烦!

  今天她真是开了眼界,“母亲”教人超不爽,“儿子”也不遑多让……她请他帮点忙……屁啦!明明他自己走过来帮忙,干么说得好像她故意找名目跟他搭讪?开玩笑,她可是很有行情的,若非爷爷管太紧了,怎么可能身边没有护花使者呢?

  她早该猜到他不是巫婆的儿子,虽然巫婆的嗓门很大,教人吃不消,可是从里到外都是服务业的专业人士,不但修养好,不会对下面的人乱发脾气,遇到不讲理的客人,总是站在前面当炮灰,再三鞠躬送走客人之后,她再专业的给员工机会教育训练。

  改天若是教她再度遇上那个男人,她一定要好好教育他,男人应该有担当,怎么可以把责任推给一个弱女子呢?

  这时,一辆黑色奥迪轿车缓缓驶出餐厅停车场,见到坐在后座右方的李夫人,她愤愤的再一次跳脚踱脚踢脚,没办法对着本人挥拳,也只能用这种孩子气的方式发泄火气。

  下一秒车子左转,她原本还用力踹个不停的脚顿时僵住了,驾驶座的李阎浪好像回头看了她一眼,他是不是看见她幼稚的举动?

  不过,那又如何?她没当面拆他的台,给他难堪,他就应该偷笑了!

  虽然乔亦敏已经事先电话告知过了,但看到烫金的喜帖,单贝贝还是有点落寞,以后再也没办法一通电话就把两位好友集合起来了。

  人生不就是这个样子吗?聚散离合……虽然她们的情况不能称之聚散离合,但总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慨,岁月在走,世事在变,周遭的景物当然不会一成不变。

  看着对面忙着吃蛋糕的女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令人羡慕,不是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为什么她最近见到准备步上红毯的新人都笑得好灿烂?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没精神?”乔亦敏在连续吃了三块蛋糕之后,终于心满意足的放下叉子,喝着香甜的柚子茶。

  这个女人今天会不会吃太多了?单贝贝不自觉的瞄向好友的小腹。“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还要死背各种菜色的特色和味道,以便应付巫婆抽考,又不见得每个礼拜都有休假,怎么可能有精神?”

  “单爷爷还真是狠心!”

  “如果他让我变成单家的耻辱,他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不能怪爷爷,他已经试过各种培育她的方法,去年还送她到国外受训,可是,也许是朽木不可雕也,也许是碍于她的身分,负责教导的人不敢过于严厉,她非常不受教,最后爷爷只好召开家族会议,使出最残酷的手段。

  “有些事情勉强不来,你的专长根本是在绘画。”

  “就是嘛,如果他愿意放弃那种不必要的偏执,说不定我可以成为享誉国际的画家。”她的眼睛又按捺不住的瞧了好友的肚子一眼,这个女人是不是变胖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