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新娘换人做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单贝贝,今年二十五岁……不对,她目前改名“花小姬”——真是“俗”到教人没有勇气说出口的名字……这不是重点,真正的花小姬现年二十七岁,那她为什么要改名“花小姬”呢?

  这必须从她惨遭流放到“御家食堂”天母馆开始说起——

  她出生美食世家“御家食堂”,排行老幺,是家人最宝贝的女娃儿。

  因为是最宝贝,爹地原想取名“宝贝”,可是想到有了年纪之后,上医院看病时,护士小姐高喊“宝贝”,却出现一个老女人,那真的很难为情,最后在妈咪的坚持下,“宝贝”变成了“贝贝”,她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单家一家都是美食家,唯有她像是从外层空间掉入地球的异形生物,对食物的认知只有冷热之分,没有美味与否,当然,超级难吃、恶心到令人想吐的食物,她还是有所感觉,而无敌好吃、单是闻味道就想扑过去的食物,她也有感觉,不过至今遇到这两极化的食物,她左手手指数不完。

  总而言之,她是单家的“耻辱”,是不宜向外人道起的“奇葩”。

  她是不是在医院的时候,被某位坏心肠的护士阿姨调了包?

  这是单家人人都曾经有过的念头,可是她和妈咪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站在一群单家人当中,也不会有人怀疑她是外面混进来的,她确确实实是单家骨肉。

  如果抱错孩子,她缺少品尝食物的味蕾,那也就算了,偏偏流着单家的血,怎么可以对食物的认知只停留在填饱肚子呢?

  单家上上下下一致认同她需要严厉教育,勤可以补拙,即使不能成为美食家,也不能辱没单家的招牌。

  她提出异议,笨牛牵到北京也不会变成机灵的猴子,一个对食物缺乏热情的人又怎么可能变成美食家?不当美食家,她还是可以在这个世界存活下来,为什么非要她培养对食物的敏锐度呢?

  但抗议无效,她一个弱女子难敌单家十几口的威权,不得不接受流放再教育,从端盘子开始认识“御家食堂”的美食……老实说,她不懂上海菜有何美味之处,倒是热呼呼会烫舌的泡面更令她喜爱。

  不过凭心而论,这里的环境倒是很优,建筑近似园林设计,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古色古香的味道为这繁华的都市增添一抹文化的气息,可惜占地面积不够大,没办法来个柳暗花明又一村,教置身其中的客人啧啧称奇,否则就更完美了……

  “花小姬!”媲美铁拳的大掌对准单贝贝的后背拍了过去。

  这位年过半百的辛馆长以严肃闻名,拥有一张教人看了就会立正站好的方正脸孔,“御家食堂”其它馆长在她面前也都会变成小学生。

  又来了,这位巫婆难道学不会“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差点没被拍飞的单贝贝放下手上的抹布,优雅的转过身。“请问馆长有事吗?”轻盈的声调配上柔弱的外表,没有人可以对她板起面孔,可是总有人例外,辛馆长就是一例。

  “上班不要打混!”

  “我不敢打混。”“有幸”在巫婆底下工作的人,哪个敢不把皮绷紧一点?

  “我都快喊破喉咙了。”

  “对不起,我不小心闪了神。”这是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她的耳膜都快被她可怕的大嗓门震破了,这巫婆怎么会喊破喉咙呢?

  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辛馆长唇边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今天开始要抽考‘御家食堂’各种菜色的特色和味道,你没忘记吧!”

  “……今天吗?”她怎么记得来这里接受魔鬼训练只有两个月?

  “我给你的工作守则上面详记,进入第三个月开始熟记菜单的特色和味道。”

  “不是满三个月,再接受一周的味道训练后,才抽考吗?”她的记忆力没有一流,也有二流,明明详细拜读的“御家食堂”工作守则是这么记载啊!

  “那不是你的工作守则。”

  “……工作守则还有分我的和别人的吗?”

  “我可是破例录用你,你的标准当然跟别人不一样,好吧,我再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开始,我会抽考‘御家食堂’各种菜色的特色和味道。”

  单贝贝很想翻白眼,多出二十四小时可以扭转局势吗?

  “明天下班之后来办公室找我。”

  辛馆长刚刚大步的踩着高跟鞋离开餐厅,竖着耳朵在后头偷听的同事小均立刻靠过来。

  “为什么巫婆特别喜欢刁难你?”小均跟单贝贝的年纪最接近,两个人很自然凑在一块,单贝贝对其它同事的了解都是经过她那张爱八卦的嘴巴。

  “……大概我长得一副很讨人厌的样子吧!”真是郁闷,如果她可以坦白说出自己的身分,她来这里就是专门给那位巫婆折磨调教,她的心情至少好一点。

  “你在说笑吗?”小均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不然呢?”说自己讨人厌,确实有那么点睁眼说瞎话,她最厉害的“武器”莫过于柔弱的外表,不管走到哪里,她都是惹人怜爱的角色,男女通吃,老少咸宜,除非了解她的真面目,清楚她强悍的本性。

  “我看她是嫉妒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