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妻子变女佣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九


  黎子跃形容这里是木造度假小屋,实在是太含蓄了,蓝顶白墙,这里像是充满了希腊风情的民宿。车子停入车库之后,他们必须爬上一层楼高的台阶才可以到达两层楼的木屋,台阶两旁全部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

  不过,这里还真是如假包换的度假小屋,室内坪数不到二十坪!一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是房间;而户外的空间是室内的两倍!包括前后院和游泳池。

  一楼的客厅和厨房没有水泥墙划清界线,而是隔着长方型桃花木饭桌,空间看起来很宽敞。旋转木梯上了二楼,这里的设计像阁楼,床铺直接放在地板上,两个人在床上玩枕头仗绝对不用担心摔到地板上。

  “我喜欢这个地方!”脱下外套吊在衣架上,乔亦敏兴奋的趴在床头柜上,惟开前方的窗子就可以一览小木屋前半部景观,山上的宁静之美充满了一种安抚的力量。

  “夏天我喜欢来这里度假,晚上打开窗子,就可以享受到天然冷气。”黎子跃也跟着脱下外套吊在衣架上,然后往她身旁一坐,可是背靠着床头柜。

  “两个人吗?”她开玩笑似的斜睨了他一眼。

  “以前是一个人,以后就是两个人。”他伸手一勾,她转而坐在他的大腿。

  “我干么跟你来这里度假?”她娇嗔的一瞪,想办法从他腿上溜下来,可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像在抓小鸡似的把她拉回去,最后干脆让她跨坐在他身上。

  这样子她就不能轻举妄动了,不过,这个姿势不免教人脸红心跳。

  “你要干么?”这话问得很暧昧,可是她来不及收回来了。

  “你知道我想干么。”双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滑进毛衣底下,虽然隔着丝质的贴身衣物,他却轻而易举的在她的肌肤上激起一阵颤栗。

  “我想洗澡。”她怎么又说这种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话?

  “我可以帮你。”他接着动手帮她把外面的厚毛衣从头上拉出来。

  “你不用帮我,这里很冷。”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他的右手连忙探向后方一拉,窗户关上,冷风不再吹袭。

  “我很快就会让你全身着火。”虽然早知道这一刻会到来,而他们两个不但裸里相见过了,全身上下也都摸遍了,就差最后一步,可是,她还是很紧张。“我……我……”

  “别怕,你只要记住一件事,你属于我,其它的交给我。”

  早上醒来梳洗过后,乔亦敏总会溜回床上,山上的清晨冷得教人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而她又超级幸福的享有专人伺候早餐的待遇,当然不会笨笨的挑在这个时候离开暖暖的被窝。可是,女佣每天被大少爷伺候,这是不是很不象话?如果让老爷子知道他的孙子如此娇宠她,他大概会两眼一瞪晕倒吧。

  甩了甩头,不想这些恼人的事情,以后的问题留给以后伤脑筋。

  今天,她就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好了。

  伸手拉来随意丢在贵妃椅上的睡袍,她缩在被窝里面穿好睡袍才安心下床。

  套上毛茸茸的地板鞋,她蹑手蹑脚的走下楼,悄悄靠近黎子跃,突然从后面抱住他。“我抓住你了!”

  “我早就被你抓住了。”他别有所指的道。

  “哇!好香哦!”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那是培根搭配奶油的香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大少爷这么宠一个女佣,难道不担心把女佣宠坏了吗?”

  “如果我把你宠坏,你就离不开我了。”关掉瓦斯,他的双手覆盖她的双手,对她的痴迷连自己都吓坏了,他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一天比一天还眷恋呢?每当睁开眼睛看到她,她唇边含笑,他就会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因为她的快乐而幸福,他更深刻的感受到自己有多爱这个女人。

  乔亦敏将脸颊贴着他的背,轻轻柔柔的像在自言自语的说:“我想守护你,还有你的孩子。”

  静默了三秒钟,黎子跃转身将她抱到饭桌上,站在她两脚之间。“我必须向你坦承一件事情,其实小伦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什么意思?”她的脑子有点消化不良。

  “小伦确实是我初恋情人临终留给我的孩子,可是却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她只是以朋友的立场请求我代替她把孩子抚养长大成人。”

  其实小伦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她不在乎,只是不明白当初他为何欺骗她?还有,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那个女人又为什么要把孩子托付给他?

  “当初爷爷为了分开我和小悦,私底下找上小悦,她听了爷爷的一席话之后,觉得很自卑,认为自己配不上我,可是她又不愿意离开我,犹豫再三,她决定找我讨论。那阵子我忙着赶报告,根本没有回租赁的公寓,我的室友骗她说,我晚一点会回来,那个下三滥见她心情不好,故意给她喝啤酒解愁,最后在她无力挣脱的情况下……”他说不出那两个字,因为太残忍了。

  乔亦敏捂住嘴巴挡住到了舌尖的惊叫声。他不需要说清楚,她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事情了,虽然从小就在医院听到很多不幸的故事,可是听到这种事情还是让她觉得很难受……现在终于明白管家伯伯说的那句话!真相太伤人了!

  “你应该猜到了,小伦就是那件丑陋真相留下来的孩子,当时小悦还不知道,只是觉得发生那种事情没有脸面对我,于是收下爷爷的分手费,心想用拜金女的形象离开对彼此都好。”

  “那不是她的错。”

  “当然不是她的错,可是她觉得自己在我面前已经不纯洁了,我总是说,她跟时下那些女孩子不一样,她是一朵纯洁的小白花,这无疑给她套上一个伽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