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妻子变女佣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三


  记得上次陪他们拼图的时候,看到爷爷那头白发,他的心微微发疼,爷爷把这一生献给了盛曜集团,妻子早死,圆满的家因此缺了一半,儿子跟着死了,为了帮孙子守住江山,这把年纪了方能半退,想必在爷爷内心深处,也一样渴望享受平凡的家庭生活,虽然乔亦敏不是亲孙女,却小小满足他老人家这份渴望。

  顿时,心头涌上一股冲动,他期望成为这幅画面的一份子,想着想着,他的脚步竟然不知不觉,悄悄的靠近他们。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的拼图一定少了一片!”黎老爷子大声道。

  “不可能!”乔亦敏连抬头看他一眼都嫌懒。

  “丫头,你只会说‘不可能’吗?你就不能过来帮我找找看吗?”

  叹了声气,她的口气好像在对小孩子训话。“老爷子可以换点新鲜的词吗?每次找不到,就想用这一招扰乱我,我又不是笨蛋,不会那么容易上当。”

  “没良心的丫头!”黎老爷子别扭的满脸涨红。

  “坏心眼的老爷子!”

  “没见过比你还嚣张的佣人!”

  “没见过比您还爱算计的主人!”

  “你……领我的薪水,让我一下会少一块肉吗?”

  乔亦敏终于抬起头来,没想到会看见黎子跃,他用手势示意她不要泄露他在这里,她只好假装没瞧见的自顾自的说:“好吧,您要我帮忙也不是不行,您必须先取消比赛的约定。”

  “我一定要吃到你的日本料理。”

  “您可以再找个帮手,可是那个人当然不是我!您的对手。”

  “你要我去哪里找帮手?良管家吗?算了吧,他的眼力比我还糟糕!”

  这时,黎老爷子看到黎子跃从后面靠上来,拿起那片他始终找不到的拼图,帮他完成拼图上的一个缺角。

  略微一顿,他别扭的问:“真是稀奇,你这个小子怎么会在家呢?”

  坐了下来,黎子跃状似漫不经的瞥了乔亦敏一眼,意有所指的道:“有人说,最好趁着爷爷在世的时候,多陪在身边,免得将来后悔。”

  乔亦敏闻言心跳得好快。这是那些日子对他“自言自语”的一段话,她一直以为他没有听进去,原来他搁在心上了。

  黎老爷子一副遇到知音的双眼亮了起来。“哪个人这么有智慧?”

  “爷爷不会有兴趣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兴趣知道?这个人太了不起了,我应该当面说声谢谢。”

  “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

  “女人……算了,今天不跟你讨论这种话题,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什么事可以由着你,什么事不能由着你,你心里的那把尺应该很清楚……”

  “我现在斗志高昂,很想帮爷爷赢得比赛,爷爷最好不要破坏气氛,否则日本料理又要飞走了。”说什么不跟他讨论这种话题,如果他不出声,那张嘴巴肯定叽哩呱啦的没完没了。

  “如果想从我这里赢得一顿日本料理,两位就必须保持良好的互动,千万别像上一次一样,否则机会等于!零。”这对祖孙真的令人担心,坐在一起就可以闻得到火药味,亏他们还是商场上的大人物,怎么不懂得记取教训呢?这会儿祖孙两个倒是很有默契,同时一瞪,可是却也不敢多说一句,赶紧低头拼图。

  唇角上扬,乔亦敏也赶紧加快拼图的脚步。不能输,这可是有损她拼图达人的招牌。

  她的二十几年经验终究略胜一筹,不过,她赢得相当危险,原因出在黎子跃身上,他的目光不时飘向她,害她心慌意乱,当然没办法专心拼图。

  不管如何,这是愉快的一天,也是疲倦的一天,洗过澡后,她立刻累得倒在床上。今晚她一定可以一觉到天亮!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套上信封的卡片从门缝下面慢慢的推进来。

  她先坐起身,光着脚丫子下床走过去拾起卡片,抽出卡片一看!

  这个小周末,星期五晚上,我请你吃饭,敲定地点之后,我会正式以邀请函通知你。

  虽然没有署名,可是除了黎子跃,没有人会无缘无故请她吃饭。他就认定她一定会答应吗?如果她不去,他有办法把她从这里带走吗?她的怒气早在他加入拼图的那一刻就消了,可是这不代表她可以放任自己靠近他,他是有婚约的人,而她在未来的十个多月也不是自由之身,他们两个不应该有私底下的往来。

  没错,她决定了,不理他,不去赴约!

  她终于知道“吃人仔头路”是一件多辛苦的事,不过是请个假,竟然搞得好像上法庭面对法官,还要详加报告自己请假的事由,约会的对象是谁,时间多长,预计几点回到家……

  黎家的佣人大概没有人请过假,听到她要请假,管家伯伯的下巴差一点掉到地上,那副见鬼的表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对了,她不是决定了,不理他,不去赴约吗?

  女人很善变,她是女人,最后一刻她改变主意了!

  好,她坦白承认自己太没出息了,想到他一个人坐在高级昂贵的西餐厅等她,她却让他像个傻子一样空等一个晚上,这种事她真的做不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