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艾佟 > 妻子变女佣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


  “我只是觉得很奇怪,你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事实上,他确实不喜欢人家在旁边吵个不停,他习惯安静,可是他很喜欢听她说话,她的声音充满了活力,教人积聚在胸口的郁闷都不见了……老实说,这种感觉令他不安,她对他的影响太惊人了!

  “这不就是嫌我多话吗?”

  “我没有恶意,我没办法一直跟人家说个不停,很讶异你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他确实很好奇,她在其它男人面前也是如此吗?不过,他并不想知道答案,他希望对她而言,他是特别的。

  “总而言之,你就是觉得我是一个很多话的人。”

  “呃,我确实没见过像你这么多话的人,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不会出现冷场。”他可以在其它人面前说些言不由衷的话,但是对她,他就是想当个坦白的人。

  “如果知道你不喜欢人家太多话,我会在嘴巴贴上封条的,你可以放开我了,本小姐很识趣,不说了,要回房睡觉去。”她用力拉扯,试着从他手上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她的声音不在耳边扰乱他的思绪,那是最好不过,他应该慎重思考这种暧昧不明的情形,到此为止,别让自己越陷越深,可是,他就是没办法松开自己抓住她的手。“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请你吃饭。”

  “不好,大少爷最好离佣人远一点。”

  黎子跃一怔,接着放声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坪坪坪坪……狂跳的心脏好像快要蹦出胸口,她恼羞成怒的瞪直双眼。这个讨厌的男人,他怎么可以笑起来这么俊俏迷人?

  “我没想到你也会闹别扭。”虽然她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老爱哇哇叫,可是又像个历练过大风大浪的智者,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真正激怒她,让她不开心。

  “你不知道女人很爱闹别扭吗?”

  “我以为你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样。”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我跟一般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因为我也是‘女人’!”

  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不知所措的小孩子,完全不知道如何回应,这一次换他踩到地雷了。

  “大少爷,请你放开我,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我必须回房间睡觉了。”她再一次用力拉扯,可是他越抓越紧,好像怕她跑掉似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还在生气。”

  “我没有生气!”

  “烟雾弥漫,我都快呛到了,你没有感觉吗?”

  这是她听过最冷的笑话,如果她真的气到头顶冒烟,烟雾已经蔓延到四周,她早就狠狠咬开他的手,尖叫跑走了。寒着一张脸,她已经学会他那副冷冰冰的口气。“大少爷,如果让人家看到我们两个拉拉扯扯,对你不好,对我更不好,我不想背负勾引大少爷的罪名,还是请大少爷放开我,让我回房间睡觉。”

  虽然他还是不想放开她,却不得不松开手。没错,教人瞧见了不好,最近他正为了领养孩子的事情跟爷爷抗争,如果再旁生枝节,这对他非常不利。

  尽管爷爷很喜欢她,可是除了小时候订下的那门亲事,他不认为爷爷会接受他跟其它的女人在一起。

  “大少爷晚安。”乔亦敏转身离开露台。

  他应该感谢她,如果她有心诱惑他,他不见得把持得住,这些天的午夜之约到此告一段落对彼此都好……可是,为什么他的心这么失落呢?

  她干么为了他那句话那么生气?没错,她叽哩呱啦的说个没完没了,这些天说的话比过去一整年还多,可是,那是因为他惜话如金,她总不能让他们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干瞪眼,只好一直说、一直说、一直说……连她都觉得很吵!

  她不是小心眼的人,大好人都可以被批评成伪善,她是孔老夫子觉得最难养的其中一种人!“女子”,怎么可能没有缺点呢?她从来不会笨笨的因为人家的批评就不开心,可是这会儿却为了一句话耿耿于怀,说起来很可笑。

  其实她明白,这是因为那句话出自他的嘴巴,她在意他的评价、他的感觉,即使没有恶意,也不能改变他评语她的事实。

  坚定好跟他保持距离,如今却深陷其中,她可以爬得出来吗?

  如果她立刻离开黎家,或许可以渐渐淡忘这段插曲,可是还有十个多月……

  十个多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她可以远远看见他就闪人,她绝对可以安然度过,可是她表面上闪得远远的了,心却念念不忘,这让她觉得很沮丧。

  真是烦死人了!

  心烦的时候,她喜欢忙碌,不让自己有思考的空间,正好黎老爷子吵着要挑战更艰难的拼图,她获得出门采购的机会,终于可以外出透透气了。上百货公司买好拼图之后,她应该坐出租车回去,可她还是觉得很闷,那就慢慢散步回去好了,反正她时间很多,累了就停下脚步,嘴馋想来一杯咖啡,随处有城市咖啡馆——这是便利商店最了不起的业务拓展,她能够晃多久就晃多久,最好晃到太阳西下。

  她抱定主意晃到天黑,可是老天爷偏偏跟她作对,半路上教她遇上黎子跃的座车,原本她想视而不见,不过人家硬把车子停在她前方,还走下驾驶座,两人面对面四目相对,她就是近视一千度也不可能看不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