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 > 魏书选译 > 上一页    下一页
刘义隆传


  傅亮等人拥立刘义符之弟荆州刺史刘义隆为帝,年号定为元嘉(424)。派遣使者赵道生来魏朝贡。

  始光二年(425),徐羡之、傅亮等人请求归政于刘义隆,刘义隆未予准许。

  三年(426),刘义隆听信他的侍中王华的话,杀了徐羡之、傅亮,派他的大将檀道济等人率兵征讨荆州刺史谢晦。谢晦率领部众东下,图谋废黜刘义隆,借讨伐王华为由,打败刘义隆的部将到彦之。及至听说檀道济的大军将要到来,谢晦的士兵惊恐逃散。谢晦逃往江陵,带着他的弟弟谢遁等人向北逃走,到达安陆延头,被当地守将光顺之捉住,送往建业斩首。同年八月,刘义隆派他的殿中将军吉恒来魏朝贡。

  神麚二年(429),又派殿中将军孙横之到大魏朝贡。三年,又派殿中将军田奇前来朝贡。

  不久,刘义隆派他的右将军到彦之、安北将军王仲德、兖州刺史竺灵秀从水路进军侵入黄河,骁骑将军段横率军入寇虎牢;刘义隆又派他的豫州刺史刘德武、后将军、长沙王刘义欣领兵到彭城作为后继。到彦之入寇碻磝,分军向虎牢和洛阳进击。世祖诏令黄河南边各军集合部队撤到黄河以北,想要使敌军骄傲自负。随即令冠军将军安颉等率军从盟津渡河,攻打金墉,刘义隆的建武将军杜骥被迫逃走,于是魏军乘胜进攻虎牢,把它攻陷,杀死刘义隆的司州刺史尹冲。叔孙建所部又大败竺灵秀,追击到湖陆。

  神麚四年(431),安颉率兵进攻滑台,到彦之与王仲德等人烧掉船只丢弃兵甲,逃回到彭城。刘义隆又派檀道济领兵援救滑台,叔孙建、长孙道生率军袭击檀道济。檀道济的军队到达高梁山,安颉等人就攻占了滑台,生擒其司徒从事中郎朱修之等人,檀道济只得逃奔历城,连夜逃遁回去。刘义隆的青州刺史萧思话也放弃所镇守的地方奔往平昌,其在东阳所囤积的粮食被当地百姓烧毁。

  延和元年(432)五月,刘义隆又派赵道生前来朝贡。

  延和二年(433)二月,皇帝令兼散骑常侍宋宣出使刘义隆,并且替皇太子与刘氏结亲。九月,刘义隆派赵道生向朝廷进贡驯象一头。

  太延二年(436)三月,刘义隆派使者会元绍前来朝贡。刘义隆忌恨他的司空檀道济,就把他给杀了。檀道济临死的时候,脱下头巾丢在地上说:“竟然会毁坏你的万里长城。”

  太延三年(437)三月,刘义隆派他的散骑常侍刘熙伯前来朝贡,并且同朝廷议论进纳财物之事。同年六月,刘义隆的女儿身亡,终于没有能同皇太子成婚。

  太延五年(439)十一月,刘义隆派遣黄延年向朝廷进献驯象。

  太平真君初年(440),刘义隆把他的弟弟大将军刘义康贬徙到豫章。真君二年,他的龙骧参军巴东人扶令育进见刘义隆同他理论贬徙刘义康之事,刘义隆大怒,逮捕扶令育并将他杀掉。同年四月,刘义隆派使者黄延年前来朝贡。十二月,他再次派黄延年来朝贡。

  这一年,刘义隆的梁州刺史刘真道的部将裴方明出兵攻击杨难当,杨难当放弃了仇池,带领妻子儿女来投奔大魏。

  真君三年(442),世祖诏令琅琊王司马楚之等人前往讨伐裴方明。安西将军古弼、平西将军元济等人率军在浊水阻截刘义隆的秦州刺史胡崇之,将其打败并生擒胡崇之,其余人马逃往汉中。刘义隆授任杨难当的侄儿杨文德为秦州刺史、武都王,令他守卫茄芦,古弼等人发兵征讨,将其平定。刘义隆于是就杀掉了刘真道、裴方明。

  真君五年(444),刘义隆又派使者前来朝贡。六年,刘义隆的员外散骑侍郎孔熙先由于有才学而没有被任用,他的太子詹事范晔由于家门淫乱肮脏,为世人所鄙薄,与孔熙先和外甥谢综图谋杀害刘义隆,拥立他的弟弟前大将军刘义康为帝。丹阳尹徐湛之向刘义隆告发了此事,刘义隆就杀了范晔等人,把刘义康谪徙到安成郡,由御史台派人监守。

  真君七年(446),世祖诏令诸军夺取济阴、金乡等七县,并驱赶刘义隆的青、冀二州民户而还。北地人盖吴聚众反叛朝廷,刘义隆就授任盖吴为安西将军、雍州刺史,封他为北地公,策划在雍州叛乱,皇帝令诸军进行讨伐,平定了叛乱。刘义隆喜欢施行小计,煽动边地民众叛乱,在国内兴建园林苑囿,极尽其奢侈富丽,驱使百姓为其服役,江南民众深受其害。

  真君九年(448)正月,刘义隆派使者前来进献孔雀。

  真君十一年(450)二月,世祖想要在云梦狩猎,派使者告知刘义隆,要他对此不要有什么猜忌而阻拦,刘义隆表示愿意接受。世祖到南边出巡,刘义隆的边城闭门拒守,世祖对此十分气愤,就派兵进攻悬瓠。朝廷分别派出使者安慰投降的民众,其中有不服朝廷的人就予以诛戮。刘义隆所属汝南、南顿、汝阳、颍川等郡太守,全都弃城逃走。刘义隆的安北将军、武陵王刘骏派参军刘泰之、臧肇之,殿中将军尹怀义、程天祚等人率一千余骑兵赶到汝阳,永昌王拓跋仁出击把他们打败,斩刘泰之、臧肇之,生擒程天祚等人。

  刘义隆又派遣宁朔将军王玄谟率领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镇军谘议参军申坦等人进兵黄河,青、冀二州刺史萧斌和刘骏率军水陆并进,太子左卫率臧质统率骁骑将军王方回、安蛮司马刘康祖、右军参军梁坦直逼许州、洛州,右将军、豫州刺史南平王刘铄也一同进军。太尉、江夏王刘义恭充任诸军节度,梁州、南秦州刺史刘秀之统率辅国将军杨文德、宣威将军刘洪宗向汧、陇进军,护军将军萧思话的部将龙骧将军杜坦、竟陵太守刘德愿向武关进发。

  刘义隆下令其朝中王公、妃嫔公主以及朝臣、牧守下至一般富人都要拿出私人的财物,用来资助军费,其国中官吏百姓无不怨恨。南兖和青、冀、兖、豫各州征集民丁,三丁发其一,五丁发其二,用来补充配备军队;扬、南徐、兖、江各州富有的民户征发其财产的四分之一为军费。建威司马申元吉率兵直扑泗渎,萧斌所部直取碻磝,王玄谟派部将王宝惠领兵攻打滑台,右军萧铄派中兵参军梁坦等人进军小索。世祖诏令诸军援救滑台,大败王宝惠等人,王玄谟只得逃回碻磝。萧斌又派申坦与梁坦、垣护之据守两当城,萧斌则退兵回到历下。及至世祖领兵渡过黄河,梁坦退兵逃走,丢弃的兵甲堆积如山。世祖领兵从滑台出发,越过碻磝,刘义隆又派雍州刺史、竟陵王刘诞率领他的部将薛安都、柳元景等人进入卢氏,攻打弘农。世祖诏令洛州刺史张提率兵越过崤山,蒲城镇将何难在风陵堆渡过黄河,秦州刺史杜道生进到阌乡。柳元景退却逃走。

  这一年十一月,世祖领军从东安山出至下邳,刘义隆所属邹山守将、鲁阳阳平二郡太守崔邪利投降魏军。楚王建、南康侯杜道俊进军清西,直达留城。刘义隆所属镇军刘骏的参军马文恭到萧城,部将嵇玄敬到留城,都是前来侦察窥伺,遇见大魏官军便同时退走。永昌王拓跋仁领兵攻打悬瓠,占领了该城,擒获刘义隆的守将赵淮,经过并平定项城,攻占尉武戍,并擒获该地戍将。接着魏军又进攻寿阳,屯兵在孙叔敖墓所在地,夺取马头、钟离二郡。

  刘义隆派左军将军刘康祖奔赴寿阳,与永昌王拓跋仁的军队遭遇,永昌王把他打得大败,全数活埋了他的部下,将刘康祖处斩,把他的首级拿到寿阳示众,擒获他的部将胡盛之、王罗汉等人。让部下军士拖着砍下的敌军首级,环绕寿阳城走了三周,然后把它们堆积在城西,高度与城墙相齐。寿阳守将刘铄就焚毁四边外城的所有房屋,固城自守。世祖率军进至盱眙、淮、泗。刘义隆遣辅国将军臧质率兵到达盱眙,屯军于城北。

  魏军在淮水上游渡河,臧质派司马胡崇之等率所部在山上安营,建威将军毛熙祚据守在城前的水滨。世祖令部下攻击胡、毛二军,斩胡崇之、毛熙祚等人及其将士首级数千,其余部众全都投水而死。淮南的民众都前往魏军归降。高梁王拓跋那在山阳出兵,永昌王拓跋仁从寿阳出兵横江,凡是魏军所经过的地方,兵民无不望风而从。世祖率军到达瓜步,砍伐芦苇建造舟筏,显示将要渡过长江作战的态势。刘义隆大为恐惧,想要逃往吴会。建业城的成年男女都荷担而立,日夜防备。刘义隆派遣黄延年在行宫朝见世祖,进献百牢和当地土特产,并请求媾和,请求进献他的女儿与皇孙配婚。世祖认为军中议婚不合礼法,准许议和而不准许议结婚姻。

  当初,刘义隆想要派兵侵犯魏境,他的大臣江湛、徐湛之赞成他的主张,但刘义隆的太子刘劭与萧思话、沈庆之却对刘义隆说:“前次檀道济、到彦之出兵毫无所获而返,如今我军将帅与士卒都不及从前,不能轻率地兴师动众。”当时江湛等人在座,刘义隆让他们同沈庆之谋划商议。沈庆之说:“治国如同治家,耕种应当问奴,纺织应当问婢,如今想要征伐他国,而去同白面书生之辈谋划,大事何以会成功。”刘义隆听了大笑,终不采纳沈庆之的意见。事到如今,刘义隆登上石头城城楼远望,脸色显得非常忧郁,叹息说:“假若檀道济还在,岂会如此!”刘劭就把罪责推委给江湛、徐湛之。刘义隆说道:“这件事出自我的本意,不关他们两人的事。”

  正平元年(451)正月,世祖在瓜步举行盛大宴会,既然已同刘义隆达成和议,就下令班师回朝。长江以北原属刘义隆统治的民众归降魏朝的达到数十万。共攻占南兖、豫、徐、兖、青、冀等六个州,军队的锋芒所向被杀死和俘虏的不可胜数。当时刘义隆所辖长江北面广大地区凋敝不堪,境内到处发生骚乱。刘义隆恐怕刘义庚趁机作乱,就派人前去把他杀掉,用公侯之礼葬了他。刘义隆为自己的失败感到非常羞惭愤怒,把罪责归咎于他的臣属,将刘义恭降职为仪同三司,萧斌、王玄谟一同免去所任官职。同年十月,刘义隆派遣他的将军孙盖等人前来朝贡。

  兴安元年(452),刘义隆派抚军将军萧思话率领他的部将张永等人攻碻磝,皇帝诏令诸军迎战,把他们打败,张永等人退走。萧思话派建武将军垣护之到梁山抗拒官军,尚书韩茂率领骑兵迎击,萧思话被迫退回麋沟。刘义隆又派雍州刺史臧质领兵向崤、陕进犯,梁州刺史刘秀之、辅国将军杨文德出子午进犯。豫州刺史长孙兰派骑兵把他们打败,刘秀之等人仅免于死。臧质、柳元景、薛安都等人至关城,一个个相继败退。

  这一年,刘义隆的太子刘劭和始兴王休明让女巫施术咒诅刘义隆,事情被发觉后,刘义隆悔恨交加无法自制,无心处理政事。于是计议废黜刘劭、杀死刘休明,多次召集尚书仆射徐湛之、吏部尚书江湛、侍中王僧绰等人进行谋划。王僧绰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只希望陛下能够凭君臣大义割舍父子恩爱,放弃小不忍。如果不这样做,就应当像当初那样襟怀坦白,无须心存怀疑而纠缠于谋划议论,不能由于只考虑表面而招致祸害,取笑于千载。”刘义隆说道:“你真可以说是能决断大事的人,这件事不能不反复计议再三思虑。当初杀死了刘义康,人们就说我不再讲究仁慈和恩爱的常理。”王僧绰又说:“我就怕千载之后,人们会说陛下易于杀死弟弟,难于废黜儿子。”刘义隆听后沉默不语。

  刘休明的母亲潘妃受到刘义隆的宠幸,刘义隆把废立皇太子的谋划告诉了她。潘妃请求他赦免,没有被准许,就将此事告知刘休明。刘休明连忙飞报刘劭,刘劭知道自己将要被废黜,就连夜召集左右卫队的头目陈叔儿、詹叔儿,斋帅张超之、任建之等人率领二千余人披甲自卫。又召集左卫率袁淑、中舍人殷仲素、左积弩将军王正见,又叫来左军长史萧斌。刘劭对他们说:“如今朝廷听信谗佞之言,我很快就会被加上罪名而废黜,但我自己反省并没有什么过失,决不能接受这种枉屈,明天我将要进入宫廷行事,你们诸位一定不能有任何异心。”于是逐一向他们跪拜诉说自己的悲戚。众人听了刘劭这番话个个大惊失色,一时都不知如何回答。过了许久袁淑说:“自古以来都没有这种事情,希望你再三好好考虑。”刘劭脸上现出恼怒的神色,于是左右的人都只得表示愿意听从他的命令。

  第二天清晨,刘劭杀掉了袁淑。刘劭把守住万春门,告诉守门的禁卫说:“我受皇帝的敕令进宫来,要拘捕人犯,你可以帮助我督促后面的人马叫他们快速赶来。”刘劭又诈称刘义隆的敕令说:“鲁秀企图反叛朝廷,你们可以公开把守住宫门,带兵入宫讨伐。”所以担任守卫的士卒都对他并不怀疑。张超之等人率领十余人跑步进入云龙门,拔出刀来径直登上含章殿。刘义隆彻夜同徐湛之摈退左右的人在一块闲谈,当时还没有谈完话,门口并没有侍卫把守。

  张超之带人进来,刘义隆才感到事情紧迫危急,顺手绰起一张小桌子用来自卫,来人兵刃俱下,他的五个手指全被砍掉。张超之杀死了刘义隆,徐湛之则被乱兵所杀。刘劭又分派一部分人乘其不备袭击江湛之,把他杀掉。刘休明当时在西州,带兵前来驻守宫中殿堂。刘劭又派兵杀了刘休明的母亲。

  这一天,刘劭登殿接受了皇帝的玺绶,下达诏书说:“徐湛之、江湛叛逆弑君,其罪不可言状,我带兵入殿,已经来不及挽救,我为皇上之死哀惋悲号,心肝破裂。如今叛逆者罪有应得,元凶已被正法,刘氏传国的世数和神灵授予的皇位,将永久相传无穷无尽,我考虑到长久的国祚从现在重新开始,决定大赦天下,把元嘉三十年改为太初元年。”

  刘劭的弟弟刘骏,当时任江州刺史。在此之前,因为西阳蛮反叛,刘义隆令东宫步兵校尉沈庆之、襄阳太守柳元景、司空中兵参军宗悫等会同他一起征讨西阳蛮。这时刘骏进军临时屯驻在五洲,在军营门前斩了刘劭派来的使者。司徒刘义宣、雍州刺史臧质、司州刺史鲁爽一同举兵讨伐刘劭。刘骏以沈庆之、柳景元、宗悫为前锋。刘骏的谘议参军颜竣专门主持军事谋略。

  刘劭安葬了刘义隆,自己推托有病不出来。臧质的儿子臧敦从京城逃走,刘劭就把诸王和大臣全都集中起来迁入城内,又令南岸的百姓迁移渡过淮水,无论贵贱之人都被驱赶逼迫,建业一时混乱不堪。刘骏等人在寻阳发兵,檄文送到建业,刘劭就把刘骏的几个儿子迁移到侍中省,把刘义宣的所有儿子迁到大仓屋,派军队监守他们;派他的将领鲁秀、王罗汉等人分水陆两路严加防备,刘休明和萧斌作为他的主要谋士;又烧毁淮水中的所有船只。

  刘骏到了南洲,驻扎在漂洲,令柳元景等人攻击刘劭,刘劭的军队全线崩溃,只得逃回到宫中。刘义恭单骑奔往刘骏那里,劝他即位。刘劭大怒,派刘休明在西省杀了刘义恭的儿子南丰王刘朗等十二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