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历史 > 魏书选译 > 上一页    下一页
司马德宗传


  司马德宗即位为晋安帝,改年号为隆安。司马德宗授予司马道子以太傅、扬州牧、中书监等职,加赐特殊的礼仪,其仪仗有黄钺、羽葆、鼓吹等,又增赐卫士一百人入殿。不久,朝廷内外各种事务都必须首先经过司马道子之手。尚书仆射王国宝轻薄无德行,被道子当作亲信,他的权势显赫,震慑京城建业,竟然擅自把禁卫东宫的士卒用来配备自己的私府。司马道子任用王绪为辅国将军、琅邪内史,又擅自兼并守卫石头城的军队,把他们屯驻在建业城。王绪还兼任他的从事中郎,在中枢部门主事,倍受宠幸而主持朝政。

  司马德宗属下的兖州刺史王恭向来憎恶王国宝、王绪这一帮人扰乱朝政,就约荆州刺史殷仲堪到期同时举事。王恭上奏表给司马德宗说:“王国宝犯有滔天大罪,我恭敬地向陛下陈述他的罪状。前任荆州刺史王悦,是王国宝的同胞兄弟。王悦在西藩任上,不幸丧亡。国宝向陛下告假奔丧,却迟迟不愿上路,御史台对此事进行纠察,他害怕获罪黜免,就改换衣服冠帽,伪装成妇人,与婢女同坐一车,到相王司马道子那里求情。再则先帝暴崩之时,朝廷上下莫不惊哭,但国宝若无其事,丝毫不见悲哀之貌,并且潜入宫中,谋求施行奸计,想要诈称圣上遗诏,伪造皇帝玺印。事实昭著在外,上下莫不知晓。先前谗言离间王繤、王珉兄弟,使二者不和胜过仇敌;后又树立私党,遍及朝廷官府。侵吞军队物资储备,据为私人财产;公然卖官鬻爵,威势恣肆于天下。网罗不得志者,招集亡命之徒。辅国将军王绪凶狂狡诈,为人所不齿,二人狼狈为奸,共同窃居要位。彼等自知恶贯满盈,人鬼都为之怨愤,就图谋背叛朝廷,废毁天下。昔日赵鞅兴晋阳之甲,铲除君侧之恶,我虽拙笨愚劣,岂敢忘却这个道理。”

  王恭的表章送到朝廷,司马道子得知以后就密谋要讨伐王恭,任司马元显为征虏将军,令内外各路军队暗中严加防备。但王国宝惶恐畏惧,不知道怎么行事,就派出数百人守卫竹里,夜晚遇到大风大雨,将士各自奔散而回。王绪劝说王国宝杀死王繤,然后出兵南征北伐,王国宝不听,反而向王繤征求对策。不久王国宝恐惧过度,就向朝廷上表请求免去自己的官职。

  没过多久他又畏惧而反悔,就诈称司马德宗有诏令其官复原职。司马道子既不能抵抗王恭等人的军队,又想要借此而推卸自己的罪责,就把王国宝逮捕起来交付廷尉处死,又斩王绪于市,以取悦于王恭等人。司徒左长史王广钦因为母亲亡故而在吴郡服丧,王恭就授予他吴国内史之职。王广钦就征集动用吴兴等各郡的兵卒。王国宝被处死之后,王恭要王广钦仍回家服丧。王广钦认为这是一次极好的机遇,可以实现自己的意愿,于是就占据吴郡,派遣自己的子弟率兵攻击王恭。王广钦以女儿为真烈将军,也设置各种文武官员,领兵自卫。王恭派司马刘牢之前往征讨,平定了王广钦。

  司马德宗属下谯王司马尚之兄弟又去游说司马道子,认为当前各地藩镇势力强盛,而朝廷宰相权势薄弱,应当暗地里树置朋党,作为保卫自己的屏障。司马道子同意他们的看法,就分派自己的心腹之人,占据许多位置重要的州郡,从此内外骚动不得安宁。王恭深恐发生祸害,再次秘密相约殷仲堪、西中郎将庾楷、广州刺史桓玄按期举兵同会于京都建业。桓玄等人立即响应。

  王恭向朝廷上表,向各地传檄,以讨伐江州刺史王愉、司马尚之作为起兵的事由。殷仲堪派龙骧将军、南郡相杨佺期率水师五千人从江陵进发,桓玄向殷仲堪借兵,殷仲堪也借给他五千兵马。于是,司马德宗采取了严密的防卫措施:给司马道子加赐黄钺;派右将军谢琰领兵抵抗王恭等人;任司马元显为征讨都督,率领众军作后续相继进发;令前军王王旬率领中军府的部队驻扎在京都北郊;任司马尚之为豫州刺史,率领其弟司马恢之、司马允之向西讨伐庾楷等人。所有各部都令人举着白虎幡走在前列。王恭派刘牢之为前锋,驻扎在竹里。

  当初,司马道子图谋除掉王恭,曾许以重赏收买了刘牢之,刘牢之就杀了王恭的别帅颜延和他的弟弟颜强,把两个人的首级送给谢琰。谢琰与刘牢之同时袭击王恭,王恭被打败逃往曲阿,被湖浦军尉拿获,解送到建业。司马尚之与庾楷之子庾鸿在牛渚交战,斩杀了庾鸿的前锋将领殷万,庾鸿只得逃回到历阳。司马尚之还是不敢渡水作战。桓玄、杨佺期等突然到达横江,司马尚之引兵退走,司马恢之所率领的军队全部覆没。桓玄等人径直到达石头城,殷仲堪所部继而进到芜湖,建业受到威胁,京城震骇。司马道子在倪塘把王恭处斩。桓玄等人无心恋战,于是退兵回到寻阳。

  这一年冬天,司马德宗派遣使者来大魏朝贡,并请求派军队前去讨伐姚兴。第二年夏天,司马德宗又派使者前来朝贡。

  司马德宗授任司马元显为扬州刺史。司马道子有病,元显生怕自己不能承袭他的职位,就伪造旨意擅自就任,而道子却毫无所知。等到他病愈之后,得知此事大怒,由于司马元显已受任,也就不再改正过来,从此朝廷内外一切政事都由司马元显裁断。司马道子一向嗜酒,治理政务的时间非常少,到这时更是无事可做,就以白昼当作夜晚,只顾饮酒。当时人们都说道子是东尚书,元显是西尚书,西府门第车马繁杂,东边府第则门可罗雀。司马元显年轻气盛,一时间位尊权重,更加骄奢淫暴,于是远近的人都背地里讥讽、指责他。

  当初,司马德宗所属新安太守孙泰因以旁门左道惑众而被诛戮,他的侄子孙恩逃窜到东海岛上,许多妖党都追随他,到这时孙恩就纠集妖众,进攻上虞,杀死县令,率其部下一百人左右径直奔向山阴。会稽内史王凝之信奉五斗米道,孙恩将要到来,他没有事先派军队抵抗,而是在道人所居之室跪拜祷告,口里不断念着咒语,向空中指指划划,好像是在嘱托什么事情。王凝之的下属都劝他讨伐孙恩,王凝之却说:“我已经祈请大师发兵,凡是各处渡口要道都各有数万人马。”直到孙恩逼近,他才听从部属意见派兵抵御。及至军队刚刚出动,孙恩率人已经到了跟前。王凝之战败,狼狈逃跑,过了一夜就被孙恩捕获。十天之内,孙恩聚集部众数万人,自号平东将军,强迫当地名士接受伪职。于是,各郡的人被妖术蛊惑,一齐杀死太守县令而响应孙恩,一时间妖众云集。吴国内史桓谦逃走,吴兴太守谢邈被害。

  自从司马德宗即位以来,其朝廷内外乖迕叛逆,石头城以外都被荆州、江州刺史把持,长江以西的地方则受命于豫州刺史,京口以至长江北部都被兖州刺史刘牢之等人所挟制,司马德宗的政令,只有三吴之地可以推行而已。孙恩既然作乱,江南八郡全都沦为贼寇的地盘,直到丹阳各县,处处都是贼寇蜂起,建业城变得衰弱不堪。而且被妖术蛊惑之徒,大多潜伏在各个都邑,百姓人人危惧,常常担心被妖众窃据。于是各部军队严加防卫,刘牢之联合卫将军谢琰共同讨伐贼寇。贼众根本不执行禁令,肆意抢劫杀戮,士民百姓被杀害的不计其数,有的县令被贼人剁成肉酱强逼他的妻儿吃,不肯吃的人就被拿去肢解,贼寇的暴虐竟至如此。

  骠骑长史王平之死后尚未埋葬,孙恩就打开棺材把尸体烧掉,用他的头骨当作大小便的器具。刘牢之率军征讨把他们打败。谢琰率军将要到达吴兴,贼徒闻风逃走,驱赶强逼士民百姓,逃到山阴。被诸妖众践踏的家中,妇女受害尤甚,凡是没有跟他们走的,就把她的婴儿盛妆打扮投进水中,并且说:“祝贺你先登上仙堂,我不久就会来找你的。”贼寇被驱赶走散之后,各地城邑房屋都被焚毁,只是在城外偶尔能见到人迹,过了一个多月才渐渐有人回来。谢琰屯兵留守乌程,派他的部将高素协助刘牢之。刘牢之率领众军渡过长江。

  起初,孙恩听说八郡的人都响应他,就对他属下的官员说道:“天下从此不会再有什么事了,我当与各位穿上朝服而进入建业城。”后来听说刘牢之的军队到达长江,又对他们说:“我割据浙江,也不失为做又一个勾践。”不久得知刘牢之已经渡江,他就说:“我并不以逃跑为耻。”于是就逃走了。孙恩逃跑时令人沿路丢弃许多珍宝财物,刘牢之的将士见了就争着拾取,不能穷追贼军。

  孙恩再次逃到了海上。起初,三吴之地困于贼寇肆虐作乱,都翘首盼望刘牢之、高素等人的军队到来。他们的军队来到之后,同样放肆地抢掠施暴,百姓都大失所望,无不怨恨其荼毒。孙恩逃到海上,其部下又辗转跟从于他。于是他率众攻破永嘉、临海,再次进入山阴。谢琰迎战身亡。于是建业大为震惊,派冠军将军、东海太守桓不才,辅国将军孙无终,广陵相高雅之等人向东征讨孙恩。吴兴太守庾恒惧怕妖党再次兴起,就大行诛戮,杀死男女数千人。

  孙恩又在余姚打败了高雅之,高雅之败逃回到山阴。司马元显在建业自封为后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十六州,原任的官职全都照旧;授予他的儿子司马彦章为东海王,食邑吴兴四万余户,精心挑选文章博学之士作为臣僚,文武官员的设置如同一个小朝廷。孙恩渡海而来很快就到达京口,拥有战士十万人,刘牢之在山阴阻截,众军畏惧不敢同他周旋,孙恩于是径直向建业前进。司马德宗惶恐惊骇,立即征召豫州刺史司马尚之。当时建业内外一片惊惧混乱,但司马元显却设置盛大酒宴,司马道子则只是每天在钟山祈祷神明。

  孙恩之众渐渐逼近,城中百姓惊恐万分。司马尚之率领精锐骑兵迅速赶到,直接屯兵在积弩堂。孙恩当时碰到逆风,不能快速行进,走了几天才到达白石。孙恩原以为司马氏诸军分散,想要乘其不备进行偷袭,但他听说司马尚之还在建业,又听说刘牢之的军队没有退走,不敢上前攻击,就向郁州方向前进。孙恩的别帅卢循攻陷广陵,大肆掳掠而去。

  桓玄听说孙恩部众逼近建业,就在军前树起大旗,采取措施严密防备,一面给朝廷上表请求发兵征讨。当时孙恩离建业并不远,桓玄请战的表章又送到了,司马元显等人大为惊惧,急忙派人去制止桓玄。庾楷暗地里差遣使者私自与元显勾结,说桓玄已经大失人心,部下都不愿替他卖力,如果朝廷派兵征伐桓玄,自己愿意充当内应。司马元显见到庾楷的书信大喜,就派张法顺前往与刘牢之谋划,刘牢之答应这样做。于是司马元显就征集兵马,装配舰船,准备向西征讨桓玄。

  司马德宗改年号为元兴(402),任命司马元显为大都督,率兵征讨桓玄。及至桓玄军到,司马元显不战而败,父子二人都被桓玄所杀。司马德宗旋即又改年号为大亨。

  魏天兴六年(403),司马德宗派遣使者来朝朝贡。

  司马德宗封桓玄为楚王,桓玄不久就胁迫司马德宗亲自写下诏书禅位。司马德宗出居永安宫。桓玄受禅即位之后,封司马德宗为南康平固县王,令他居住在寻阳。

  天赐元年(404),司马德宗在姑熟,二月,他到达寻阳。司马德宗的彭城内史刘裕杀了桓玄的徐州刺史桓修,与刘毅等人发兵讨伐桓玄。桓玄失败逃往寻阳,又裹挟司马德宗兄弟奔往江陵,接着又到了荆州。荆州别驾王康产、南郡相王腾之迎接司马德宗进入南郡府舍。桓玄不久被杀。桓玄部将桓振又来袭击江陵,杀了王康产和王腾之。他还准备杀死司马德宗,桓玄的扬州刺史、新安王桓谦苦苦劝阻,才没有下手。

  当时孙恩的旧部卢循捉拿了司马德宗的广州刺史吴隐之,自号平南将军、广州刺史,令他的同党徐道覆占据始兴,其余各郡都安排他的亲信党羽把持。

  司马德宗在江陵再次即位,改年号为义熙(405)。尚书陶夔前往迎接司马德宗,到达板桥的时候,突然刮起大风,龙舟沉没在水里,死亡十余人。司马德宗从江陵出发到了寻阳,他的益州刺史毛璩、参军谯纵反叛,进攻涪城,并占领了它,于是就凭借益州反叛司马德宗。司马德宗又从姑熟出发,回到了建业。这一年六月,太祖派军攻击司马德宗所属巨鹿太守贺申,贺申举城投降。

  永兴二年(410),卢循又在岭南东山再起,在石城杀了司马德宗所属江州刺史何无忌。众人都想让司马德宗向北出走,后来得知卢循并没有到来,才安定下来。刘裕令抚军刘毅率兵讨伐卢循,被卢循在桑落洲打败,弃马步行而还。刘裕的亲信孟昶、诸葛长民等人劝刘裕拥司马德宗过长江,刘裕不听。

  神瑞二年(415),司马德宗派广武将军玄文、石齐前来朝贡。

  泰常初年(416),刘裕发兵征讨姚泓。二年,太宗派长孙道生、娥清在石河打败刘裕的部将朱超石,生擒骑将杨丰,斩首一千七百余级。

  泰常三年(418),司马德宗去世,其弟司马德文继位。

  泰常四年(419),将其年号改称元熙五年,司马德文禅位给刘裕,刘裕封司马德文为零陵王。司马德文的皇后河南褚氏,她的哥哥褚季之、弟弟褚淡之虽说是司马德文的姻亲,但他们都只为刘裕尽心尽力。司马德文只要生了男孩,他们就令人找机会杀掉。或者诱使宫内的人,暗地里加以毒害,前后害死的孩子不止一个。及至司马德文被刘裕废除皇帝之位,囚禁在秣陵宫内,他经常害怕遭到他们杀害,虽然和褚氏共居在一间房屋内,但他因害怕他们在食物里放了毒药,就自己在前面煮食。

  泰常六年(421),刘裕打算杀掉司马德文,又不想派人去到宫内,就叫褚谈之兄弟去探视褚氏,等她出来去到别宫,派去的兵士就越墙而入,进上毒药给司马德文。德文不肯饮服毒药,说:“佛教教规有言,自杀的人来生不再转为人身。”于是就用被子把他闷死。

  自从司马睿在江南即位以来,直到司马德文被杀死,国君势弱而权臣势强,不能牵制约束,一切赏罚号令,都出于权贵宠臣,国家的危亡,君主的废夺,各种动乱事故相继发生,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夷狄之有君主,不如诸侯之亡国的道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