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江山为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一


  他伸手将她被风吹乱的长发拂到耳后,轻笑道:“天数人难测,倘使将来或有你我死别之时,到那时再说这些,是不是太晚了?”

  她的眼底有水在闪,晶亮剔透,又眼睁睁的看他欺近。

  他伸手去牵她,一字一句道:“严馥之,我好像太过自负,又好像太过自傲,我好像从未对你说过,我是真心实意的爱着你。”

  屋内凉塌舒爽,夜来香弥漫一室,风吹珠帘,发出轻微悦耳的声音。

  孟廷辉倚在榻上,在暗中睁着眼睛数那帘上细珠,一颗两颗,三四五六七八,陛下,你可知我是多么爱你。

  翌日天阴,层层浓云不见一丝阳光。

  她一夜未睡,四更时便起身将物什都收拾妥当,待天明时分就去偏院找黄波,欲在严馥之起来前不告而别。

  路上遇见两个婢女,正手忙脚乱的往里面送东西,见了她更是脸红,嚅嚅喏喏的闪到一旁。

  孟廷辉好奇起来,“这是怎么了?”

  婢女不敢不答,愈发小声道:“是…是给沈大人送衣物。”

  孟廷辉一下子了然,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轻咳道:“快些去吧。”

  没过多时,沈知书一身萧然迈步而出,脸上没有一丝赫然之色,轻轻冲她与黄波点了下头,“人马诸事昨夜就安排好了,眼下就走?”

  孟廷辉应道:“眼下就走。”她朝里面探望了下,轻声嘱咐道:“回头与她说,待我从金峡关会来,将回京前,再与她好生作别。”

  沈知书垂下眼,嘴角微扬,“也罢,她困极了,只怕是起不来相送。”

  黄波本是不明就里,但见眼下这情景,也明白了三四分,当下有些窘,转身催促道:“孟大人,此去亭州尚远,还是早些走吧。”

  孟廷辉解意,冲沈知书淡淡一笑:“有劳沈大人了。”

  一路去馆驿中找了汤成,待出城时,殿前司亲兵与沈知书转运司衙邸内的人马都已经结阵在侯。

  孟廷辉上车时,沈知书亲自为她揭了帘子,低声道:“保重。”

  她望他一眼,嘴角带了点笑,却没回他半字,径直上了车。

  从青州到亭州,马不停蹄也要三日两夜。

  因之前被北戬大军围打过,亭州城的外墙上满是石坑火痕,眼下虽无战火之忧,可禁军重兵都已被调往北面,留守的人马也还来不及修葺这些战颓之处。

  甫一进城,就见远处一片闪着光的黄铜金戟,配着那面迎风而扬的紫黑军旗,煞有气势。

  虽知狄念会派人来亭州接她,可孟廷辉绝没料到他竟会派宋之瑞亲自率军来此。

  早在戟德二十五年冬来潮安平乱那次,她便与宋之瑞互相认识,因而眼下见到是他麾下禁军,她心中倒是生出一股旧友重逢的感觉来,立刻便安心不少,想来狄念一是考虑到这一点,才叫宋之瑞领兵来接她的吧。

  黄土青天,这支兵马甲胄蒙尘,可人人眼中都带了战场上浴血杀敌后残余的戾色,纵使立在城下一动不动,也令她身前身后的这些殿前司亲兵们不敢小视。

  黄波策马疾行,前去与对方互相验过军牌,后才反身过来请她。

  孟廷辉进阵时,宋之瑞已从后迎了出来,微微笑道:“久而未见,孟大人别来无恙?”

  她抿唇,“宋将军辛苦。”

  宋之瑞回头低喝一声,立即有士兵呈来一封札子,“狄将军手信,还请孟大人过目。”

  孟廷辉依言拿过,看了一看,然后又笑道:“我岂会疑宋将军?”

  宋之瑞俯身问:“孟大人与汤大人是要在亭州城内留歇一日,还是即刻随我赶赴金峡关外?”

  她想也不想便道:“不必歇了,令殿前司马亲兵与宋将军麾下编阵一处,然后便北上金峡关。”她转身对黄波吩咐几句,又对宋之瑞道:“金峡关内外军事险要,狄将军不使宋将军留在军前以防不测,却来此处接我北上,实在是让我深感不安,万万不敢再误一刻。”

  §135.意决 (下)

  沈知书从转运司抽调的五百人马送孟廷辉到亭州城外,便转身回青州复命去了。

  从亭州北上,路多山道,愈发难走。

  孟廷辉弃车骑马,跟着宋之瑞一道在兵马人阵中间缓缓前行。

  一路上,宋之瑞将北面这些日子来的二军态势向她一一道来,尤其将金峡关内外的布兵情况,北戬遣使求和之事说得最为详细。

  她直到听完,都不曾听他说过狄念,不由挑眉问:“狄将军一封捷报奏抵京中,眼下人还好吗?”

  宋之瑞黝黑的脸上浮起一抹迟疑,思虑片刻,道:“捷报奏抵京中,其上却没写狄将军负了伤。”

  “当真?!”孟廷辉大大一惊,“如此大事,怎能不报与皇上知晓?”

  宋之瑞涩笑一下,“眼下北境是个什么样,孟大人一路而来也都看见了,二军对垒,本就是剑拔弩张血溅石飞的时候,倘使让人知晓我军主帅负伤,又将如何?狄将军严禁我等往报朝中,我等自然不敢奏报。”

  她拧眉,“伤势可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