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游凤戏龙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诚如御天所言,他也极不愿兄弟囿墙的历史再度发生。

  “若有必要,到时便得请破邪回宫一趟了!”

  单破邪是他父亲胞弟单骁光的独子,当年也曾助他父亲平定内乱,而今,单破邪奉命戍守边疆。

  “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天。”单御天愿意相信他。

  单住靖点点头,并暗自提醒自己,加强对单知过行动的观察。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为了替御天保有皇帝之位,他会做尽一切。

  “皇后如何?”

  提到华凤妤,单御天露出一个浅笑,“非常的好。”

  “是吗?”单佐靖看了他一眼,犹记得每次提起皇后时,单御天总是一副摇头叹气的模样,今日却一反常态,眉宇间尽是喜色,看来已有转机发生。

  单御天点头,“皇后果真是位俏佳人。”

  “臣很欣喜听到这个消息,还盼皇后能早日为皇上生下太子。”

  “这是当然!”单御天得意的表示。

  “若皇后真是皇上命中的凤玦女子……”

  “她肯定是,那你的呢?”他打断了单佐靖的话,“母后曾告诉我,五只龙玦分别在我们五位堂兄弟的身上,而另有五只凤玦流落在外,现在皇后有了一只,这不就代表着,你身上的龙玦也有另一半?”

  “或许臣没有皇上那么好的运气吧!”对于男女情爱,他一向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所以一点也不以为意。“若皇上没什么事,臣先告退了。”

  “又来了。”单御天看着他摇摇头,“每每跟你谈起你不爱听的事,你就说要告退,佐靖,你真是越来越不把朕给看在眼里了。”

  “请皇上恕罪。”单佐靖微微躬身,“臣告退。”

  单佐靖随着他的话消失在御书房里。

  单御天叹了口气,他嘴里说着恕罪,还不是依然故我。他立刻想起一样是说一套做一套的华凤妤,不禁露出一个笑容。

  他知道要上哪去解闷了,这会儿他就要去找那个可人的皇后。

  单御天随即起身,简单的带着几人,就往朝阳宫走去。

  “妤儿。”

  正在花园里跟太监们斗蟋蟀的华凤妤听到由远而近的声音时,不由得一翻白眼。

  她真不知道朝阳宫的下人们是怎么当差的,为什么那个死鬼皇帝每次来,都没有人事先通报她一声?

  “妤儿,你在做什么啊?”单御天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不受欢迎,自顾自的蹲在她的身旁,看着她问。

  她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回皇上,臣妾在斗蟋蟀。”

  “弄得那么脏,”单御天的手轻滑过她的脸颊,上面有些许的污泥,“像个野丫头似的,这是我那端庄的皇后吗?”

  她听出了他的讽刺,再次在心中诅咒他,不过她的脸上还是挂着笑,“让皇上见笑了。”

  “不、不!朕就是喜欢妤儿这般可爱”他亲密的将她给扶起。

  他一点都不在乎在宫女面前对她楼搂抱抱,察觉出她似有若无的挣扎,环在她腰上的手更紧了紧。

  “该死的!”

  他有些意外的听到她脱口而出的诅咒,不禁忍住笑的说:“不知妤儿方才说了什么?朕没听清楚!”

  “没有!臣妾只是想谢谢皇上”她咬牙切齿的回答。

  “这里太阳太大,我们回宫吧。”

  她的脑海中浮现昨夜的情景,身子立刻僵硬。“我不要。”她想也不想的拒绝。

  进宫去让他上下其手,她又不是笨蛋。

  “你怎么可以说不要。”他对她笑了笑,“走吧。”他拖着不情愿的她走进朝阳宫。

  看着一旁的宫女太监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样,她真是气得想跳脚。

  “我不是叫你好好看着,皇上一来就要通报我吗?”

  小翠手忙脚乱的帮华凤妤换衣服,耳朵听的尽是她的抱怨,不由得轻笑出声。

  “这有什么好笑?”华凤妤有些恼羞成怒。

  “皇后,你不觉得皇上挺喜欢你吗?”

  “为什么?”她的眉头一皱,“只因为看到我在九曲桥下捉鱼,在朝阳池里玩水,还捉了两只蟋蟀斗来斗去吗?”

  “皇后,你开朗得令皇上痴迷。”

  “痴迷?!”华凤妤一屁股坐在床下的阶梯上,“我看是痴呆吧!难不成他没事干吗?成天往这里跑。我人都已经给了他,他还想干么?”

  并非她对他不着迷,而是一想到他身旁有那么多的女人,她就气得想捶心肝,怎么样都摆不出好脸色对他。

  “皇后,你小声点,皇上在外头等着,给他听见了可不好。”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