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游凤戏龙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瞄了他一眼,华凤妤摇摇头,“臣妾站在这里就好。”

  “怎么又成了巨妾?你方才不是说些你你我我的,讲得挺顺口的。”

  “请皇上怪罪,”她跪了下来,“臣妾方才只是一时情急,所以才……”

  “朕不会怪你的,朕只要你坐过来。”单御天微微抬高了自己的音量。

  她不情愿的一屁股坐在他身旁,身体僵硬得如同一块木头似的。

  突然,单御天的手不请自来的揽着她的腰。

  天气很热,但她却发觉自己的手脚冰冷,心也扑通、扑通的狂跳。

  “皇上,请……”

  “自重对不对?”他取笑似的接口,干脆把她整个人给抱在怀里。

  “你到底要干么?”他呼在她耳际的热气,令她头皮发麻。

  “皇后,你竟然称朕为——你?!”单御天故作惊讶状。

  “请皇上恕罪!”她压下自己的怒气,想要再次跪下赔罪,却还是被他抱得紧。

  “没关系,朕原谅你,反正在这里只有我们俩,用不着如此拘束。对了,朕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她再次压下怒气,开口问道。

  “这个。”

  一看到单御天手中出现的玉玦,她微微一惊,然后露出一个笑容,她还以为不见了,忙不迭的接过手,“怎么会在你那里?”

  她兴奋的将玉玦贴在自己的脸上。这是她娘的遗物,她还以为不见了,伤心好一阵子。

  “那是我的。”单御天好笑的从她手中抢了过来。

  “你开什么玩笑,这是我的。”像是要表达自己的所有权似的,她立刻又伸手想拿过来。

  见状,单御天立刻站起身,将玉玦给高高拿起。

  身材娇小的她,怎么也不可能构得到那块玉玦。

  “你快把它还我!这是我娘给我的。”

  “我的也是我父皇给我的。”

  “才怪!你说谎。”她裙子一撩,站到太师椅上,拿到了玉玦便立刻将它紧握在怀里,双眼还不忘指控的看着他。

  见到她的模样,他不由得摇头大笑“皇后,你自己看清楚,那可真是你的?”

  华凤妤低下头,仔细一看,才发现不对。形状虽然相似,但是上头却刻了只威风八面的龙,这不是她的凤玦!

  她脑海中突然想起那位算命老者的话……

  世局纷乱扰,迷龙待情召,龙凤玉映会,国威声远浩。

  他是她命中的龙玦男子?她抬起头,仔细的望进他专注的眼神,她还以为自己遇到的真是个江湖术士,自己将一辈子孤独,享着皇后之名,终老一生。

  可是,她看到了他的龙玦,但她的凤玦己不见了,似乎命中注定,他们不是一对。她的眼眶不自觉的蓄满泪水。

  “别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看得朕都心碎了。”

  油腔滑调!她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但她却发现自己喜欢他的油腔滑调,女人果然是个矛盾的综合体。

  “看!”他的手中突然又出现了另一块玉玦。

  “真在你那里?”她手一伸,就拿了过来两块玉玦真的合成一个完整的圆。

  “这两块玉玦真的是一对!”她一时忘我的跳上跳下。

  “没错!”单御天点点头。

  她看着两块玉玦,不由得看得出神。

  “皇后,有件事,朕想跟你打个商量。”

  “什么?”她的注意力全在自己失而复得的凤玦上。

  “可否不要站在太师椅上欣赏这块玉玦,你难道不认为椅子用来坐此较舒适吗?”

  他的话使她一愣,她立刻手忙脚乱的爬下太师椅,但因动作太慌乱,差点跌在地上,他立刻伸手扶住她。

  她吃惊的抬起头,对上他专注的眼眸。

  突然,他吻住了她——她的脑海中在下一刻接收了这个讯息。

  这吓了她一跳,也不知该如何反应,只能被动的接受来自他的碰触。

  “这样很奇怪。”她推了推他。

  “朕却觉得好极了。”轻吻了下她的鼻尖,他轻声低喃道。

  她第一次发现他的声音其实挺好听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