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游凤戏龙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会如何?”华凤妤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爹,您放心吧!正如您知道的,皇上不是个是非不分之人,他仁民爱物,登基没多久便替天龙王朝开创盛世,他如此令百姓爱戴不是没有原因。”

  “妤儿,你不明白男人在床笫之间常会失了判断。”

  “别人或许会,但单御天绝不可能。”

  “你怎么能那么有把握?”

  “我不知道。”她将视线投向远方,今天的天气真是晴空万里。“但我就是有把握。”

  或许她比她自己以为的更了解单御天,虽然与他见面的次数不多,但她习惯观察他,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她知道他是个孝顺的孩子,行事作风冷静有条理,只除了遇到女人时,他会露出令她吐血的表情;他重玩乐,却没有被玩乐给蒙蔽了心智,到最后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若换个情况,他不是坐拥后宫佳丽三千的男人,或许她与他会有那么一丝的可能。

  “妤儿,你不能这么的天真。”华兴的口气透露了对自己女儿的未来感到担忧。

  也不是说自己眷顾着国丈这个位置不放,而是他知道后宫的女人会为了某些事情而不择手段,他担心自己这个与世无争的女儿终将会受到伤害。

  “或许是我天真吧!但我总有个感觉,这个皇后的位置,我会一直坐到老死。”

  华兴皱起了眉头,“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皇上是个怕麻烦的人,而我恰好就是一个不会给他惹麻烦的人。他喜欢我的宽容,只要我继续下去,他不会罢了我的后位的,除非……”

  “除非什么?”

  “我不再宽容,变得爱计较,给他惹麻烦,他或许就会讨厌我,罢了我的后位,至于现在,您不用担心,他很满意我的。”她的语调自信中有些惆怅。

  华兴有些沮丧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若早知道进宫会让自己的宝贝不开心,或许当年他就该冒死也要先皇打消念头。

  “爹,我有点事想跟您说。”

  “什么事?”他收回心神问道。

  “这个。”她从自己的腰带上解下凤玦。

  “有什么不对吗?”华兴接过手,左右看了看。这块凤玦实在是件极品,色泽美丽通透,挂在妤儿的身上,色泽可真是越来越漂亮。

  “这上面似乎会浮字!”她缓缓的说。

  这是她在意外之中发现的。朝阳宫中有个朝阳池,某天,她在戏水时,突然发现,这块凤玦遇水竟然会发热,隐约间还有字,不过字却模模糊糊的。

  “不可能吧!”华兴怀疑的看了华凤妤一眼,便将凤玦高高举起,老眼眯成一条线,却什么都看不到。

  “皇上?!”远远的看到一长串的队伍走来,华凤妤一惊,在宫中也只有单御天有这么大的排场。“爹,咱们快溜!”

  拉着华兴的手,她立刻往朝阳宫的方向走去。

  “等等……”华兴老大不愿意的被拖着走。这几年他总要自己的女儿多接近皇上,可越说,妤儿却躲得更远。

  单御天眼尖的看着一名黄衣女子在远方消失无踪。

  “皇后?!”他的嘴角扬起一个浅笑。

  “她在躲你!”单佐靖冷淡的开口。

  自单御天登基后,单佐靖便成了他的得力助手,常替他出皇城巡视天下,不过,他的个性却也随着年纪的渐长而越来越严峻。

  “不用你来告诉我。”单御天没好气的说。

  老实说,这几年,他倒是挺习惯自己这个胆小的皇后躲他了,他甚至把她躲他当成一种乐趣。

  “为什么?”单佐靖好奇的问。他从不过问后宫之事,但因为刘贵妃一家在宫中的行事作为越来越乖张,他可不乐见后宫干政发生在天龙王朝。

  “你问我?”单御天觉得好笑,“她生性就是如此。”

  “是吗?”他怀疑。

  “怎么关心起我后宫的事?”单御天取笑的看着他,“开始想要女人了吗?我原本想在登基时赏你几个女人,偏偏那时你就随着靖王爷回泉西去了,不久靖王爷和靖王妃相继辞世,我就没再提,可现在你守孝之期将满,不如我就赏你几个女人,你以为如何?我的眼光可是不错的,赏你的女人……”

  “皇上,请自重。”

  在太监、宫女面前不与他君臣相称已经是很过分了,现在更不像个皇上的跟他谈论起女人!单佐靖用眼神示意单御天谨记自己的身分。

  “好吧!自重。”单御天的嘴一撇,一脸的无趣,“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朕说?”

  “派个人跟在皇后身旁。”单佐靖说道。

  “为什么?”

  “让你更了解自己的妻子。”

  单御天笑了笑,“在她还是太子妃的时候,朕就曾派个人跟在她身旁。”

  “结果呢?”

  “她就如同你所看到的。”他耸耸肩,“知书达理却胆小怕事,做事一板一眼,恪守礼教。”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