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游凤戏龙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这……”

  “老实说,我不会怪罪。”

  “是。小的告诉太子妃,太子喜欢活泼俏丽的女子,如同刘姑娘一般,能歌善舞,会讨太子欢心,而较不喜娇弱胆怯的女子。”

  “那她明知我不喜欢娇弱胆怯的女子,但她却偏偏这般,看来,她似乎没想改变的打算。”

  “小的以为太子妃本性并非如此。”

  “是吗?你何出此言?”

  “南宁宫的太监、宫女们都说太子妃是个好主子,不仅没有尊卑之分,而且对每个人都好,就连皇后娘娘也说……”

  “我母后如何说?”

  “皇后曾在几年前出宫回楚州省亲,这事不知道太子是否还记得?”

  “记得!”单御天点点头。

  “皇后在清湖池畔与太子妃有过数面之缘,皇后还对小的说,太子妃的活泼可爱令她印象深刻,这也是为何皇后会建议皇上选华府千金为太子妃的原因。皇后私下以为,太子会喜爱像太子妃这般聪慧的女子。”

  “是吗?”这可不是他印象中的太子妃,不过,他印象中的又该是什么样子?老实说,他也不清楚,毕竟他也不过见了她几次面。

  “皇后是如此对小的说的。”

  “可你也看到太子妃对我的模样,这样你还认为我母后是对的吗?”

  “小的不知道。”张福老实的回答。

  单御天抚着下巴,再次看着华凤妤消失的方向。她的惧怕倒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或许他该找个机会好好了解、了解。

  §第四章

  天气入冬,然而,身体一向硬朗的单骥月却突然一病不起,在元宵前驾崩。根据礼法,单御天登基为帝,仍然定都在齐安,年号阳璧,立华凤妤为后,就此入主朝阳宫,而华凤妤也与单御天相敬如宾的过了三年。

  当今皇上与皇后之间的疏远已成了众所皆知的秘密,而皇后一直未生下子嗣,使得自己后宫之主的位子变得摇摇欲坠,后宫的妃子们无不对后座虎视耽耽。

  “女儿啊!”一大早,华兴便进宫找自己的宝贝女儿。

  这一阵子,他可说是天天进宫,到最后,连他这把老骨头都觉得烦透了。

  “爹!”一看到华兴,华凤妤无奈的表情溢于言表。

  今日她看天气好,便打发了所有的太监、宫女,只带着小翠自在的走在御花园里,享受着无人打扰的宁静,却没想到又被自己的父亲给破坏。

  “别这么看着我。”华兴皱起了眉头,“你可别以为我这把老骨头爱三天两头跑进宫来。”

  “我知道。您这次来又为了什么?”

  “我是要你小心点。”

  “小心什么?”华凤妤觉得头痛。

  “那个刘贵妃一家人。”

  “又是刘贵妃!”华凤妤叹了口气,“我真不明白,您为什么一直跟我提起这个人?”

  “你以为我想提吗?我是不提不行啊。”华兴苦着一张老脸,“她刘家现在可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又怎么了?”她有些不耐烦的问。

  她实在很厌倦华兴总是提及刘君儿,对她而言,刘君儿是个与她共侍一夫的女人,单御天对刘君儿的宠爱也算是数年如一日,这也是为何在他登基时,立刘君儿为贵妃最主要的原因。

  在后宫之中,刘君儿的地位仅次于她,而在单御天登基后没多久,她便替单御天产下了一女,所以后宫都在耳语,若刘贵妃再替皇上产下一子,她这个皇后之位肯定不保。

  “原本那刘贵妃的父亲只是个小小的安州太守,现在可成了御史,若是刘贵妃又有了身孕,而且一举得子,那你这个后位……”

  “如果她真想要就给她好了。”华凤妤站起身,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十八岁的她,脸上少了稚气,多了份成熟,她的容貌就如同单御天第一次见到她般美丽,甚至更过。

  这三年来,她与单御天见面的次数不多,每每见面时,单御天总是赞美她的容貌过人,但他却从未想到朝阳宫找她,这到底好或不好,她已经不能分辨。她希望他不要来烦她,不过偶尔——她也会觉得寂寞。

  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对于单御天有着不能够对外人诉说的情愫吧。

  太后曾找她谈过几次,她明白太后的意思,但她实在无法去遗忘单御天是天子的身分,甚至还坐拥后宫佳丽。

  太后自先皇驾崩之后,一年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都待在城外宝莲山上的宝莲寺里,对于她与单御天的私事,也较少过问。偶尔,她也会上山去拜见太后,毕竟这太后是真心的喜爱她。

  “妤儿。”

  “爹,”华凤妤回过神,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摇头失笑道:“您别再说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淡然?”华兴皱起了眉头。

  “因为我看得开啊!”她耸耸肩,“结婚三年,我们见面的次数,十根手指头都数得出来,我守的只是个虚位,这是朝野间众所皆知的秘密。若我真失去了后位,我想,众人也不会太惊讶。”

  “这可不行!若你真的失了后位,你的下场将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