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游凤戏龙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娘她明白我。”

  “是吗?”单御天一脸不以为然,“我也以为我母后明白我,可她还不是自作主张替我决定要娶个太子妃。”

  “我娘不会做这种事。”

  “好,她不会,但我会。”单御天露出一个坏心的笑容,“当我登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赐你几个女人,你想自己挑吗?”

  “多谢太子抬爱。”单佐靖不愠不火的日答,“我无福消受。”

  “是无福消受还是根本不想要?”睨了他一眼,单御天问道。当佐靖唤他太子时,就代表着刻意在拉远两人的关系。

  “太子天资聪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明白!”跟这种人说话真无趣,不过或许哪天他心血来潮,就赏他几个女人,闹得他这个冷面书生永无宁日。

  “现在我话说完了,你应该明白选妃一事誓在必行。”

  抚着自己的下巴,单御天思索了一会儿,“我当然知道这事早晚得办。我母后心中理想的人选是谁?”

  单佐靖直视着单御天,就见他对自己邪笑,虽然看似不经意,但他看得出他眼中的取笑。

  单佐靖在心中叹了日气。御天从小就聪明,两人一起玩到大,若说他了解御天,御天也同样的了解他,所以自已不能骗他说不知道。

  “说吧!是谁?”单御天懒懒的问。他母后总喜欢玩那种要人传话的把戏。

  “是尚书令华兴的掌上明珠。”

  “华兴?!”单御天脑海中浮现出华兴那副矮胖的模样,说他会生出什么倾国倾城的女人,打死他他也不信,“今年几岁?”

  “今年四十有三。”

  单御天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堂兄,奇怪他的想法怎么都不会转弯,“我问的是华兴的女儿!”

  单佐靖脸不红气不喘的回答,“十五岁。”

  “十五岁……配我似乎还不错!好吧。”单御天缓缓的端起茶杯,“就她了!她就是太子妃,你去向母后回复,就说我答应了,你耳根子也可以清静几天了。”

  “谢太子。”单佐靖躬身行礼,“事实上,皇后已经请皇上下令,太子与华府千金的佳期就定在下个月初九,赶在中秋之前,皇后认为人月两圆是个好兆头。”

  “下个月初九?!”单御天刚喝下去的茶差点喷出来,“难道他们不认为该先问问我的意见吗?”

  单佐靖耸耸肩,单御天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同情。

  “罢了、罢了!反正女人——就算是上了年纪的女人都是一样的自以为是,连我母后一般母仪天下还是如此,既然我父皇都同意,我也只得认了。你下去吧!”

  看着单佐靖退了出去,单御天不禁呼了口气。

  想来佐靖这小子也可怜,好事未必有他的份,但是背黑锅绝对少不了他。

  他的堂兄弟中就是有几个怪人。他的祖父正德皇帝,当年坚持传位给他的父亲单骥月,使得原本的嫡长子单骐日不服而起兵造反,一时之间天下大乱。

  虽然最后事情因为单骐日战败自刎身亡而落幕,但谁又能预料当年本该结束的事件,也许会在多年后的今日替天下带来一场混乱呢?

  他父皇明明知道单骐日之子——单知过有可能有意造反,但却因始终摸不透他的想法而没有采取任何动作,另一方面也或许是在他父皇的内心深处,对于当年兄弟阋墙而夺下江山一事仍耿耿于怀。

  他可以理解他父皇的苦衷,他只希望父皇的一念之仁,不会替天龙王朝带来另一场浩劫。

  进宫!可不是她所预期的!

  太子大婚,举国欢腾三天三夜,然而在后宫却显得冷清多了,只隐约可以听闻从前头传来的笙乐声。

  等了许久,仍等不到那个传言中十分俊美的太子,华凤妤一把扯下了她的红盖头。

  她的举动吓坏了一干宫女,小翠更是大惊失色的连忙嚷道:“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们全下去吧!”看到一旁嘴巴大张的宫女,华凤妤一脸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碍于对方是太子妃,再怎么样也不能违抗,于是宫女纷纷听命的退下去。

  “小姐。”

  “闷死人了。”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华凤妤叹了口气,“这场闹剧到底还要多久才会结束?”

  “小姐”

  “你该叫我太子妃了!”华凤妤指正道。

  “太子妃”

  “算了!”她的手一挥,“听太子妃三个字挺刺耳的,还是叫小姐顺耳点。”

  “不管你要小翠怎么叫你都好,”小翠可怜的苦着一张脸,“你先把红头巾盖回去,若太子来,看到你这副模样,会说咱们华府没家教的。”

  “别急!”远远的仍可以听到远处的笙乐声,“这场婚礼不会那么快结束,那个人也不会那么快来的。”

  “小姐,你不应该称太子叫‘那个人’。”小翠非常尽责的在一旁指正。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