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游凤戏龙 > 上一页    下一页


  “管他是不是巧合,”华兴现在根本就不在乎,“反正我相信你若进宫后,肯定会得到太子的宠爱。”

  “爹啊!我觉得您是作太多梦了。”她取笑道,“我不觉得太子会喜欢我。”

  “你如此貌美,太子只要看你一眼,魂都会被你给勾走。”

  “我不想勾人魂魄,只想做我自己。”华凤妤打开窗,望着窗外的花团锦簇失神。等她进宫之后,她会怀念这里的平静与美丽的。

  她娘死得早,所以也没人教她出嫁之后她该要怎么做才好?

  习惯性的,她拿出了怀中的玉玦把玩着,这玉玦上有着栩栩如生的凤,这也是她娘留给她的唯一一样东西。

  从小,她娘就把凤玦给了她,所以从她有记忆开始,这凤玦就在她身上。

  她娘死后,她只要想娘或是有什么烦恼时,就会把这凤玦拿来把玩,因为她总觉得这凤玦仿佛有生命似的,可以明白她在想什么。

  她不禁想,是否如那个算命师所说,真有另一个人握着另一半的龙玦?

  §第二章

  “佐靖,你说我母后是在搞什么鬼?”

  被赐坐在一旁的单佐靖抬头瞄了坐在上方的男子一眼,没有答腔。

  单佐靖之父单骠星,是当今皇上单骥月的同胞巳弟。单骠星曾助单骥月平定内乱,所以受封为靖王,属地泉西,但单骠星一家却举家居住皇城,辅佐单骥月。

  单骠星一家与单骥月关系良好,往来密切,而单佐靖与当今太子单御天也因为年纪相仿,所以从小到大都玩在一起。

  虽然单御天贵为太子,但是一块长大的情谊,使他们私底下总是如同哥儿们似的。

  不过他们好虽好,个性却南辕北辙,一冷一热,说不协调却又相处得好极了。

  “佐靖,你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没听到他答腔,单御天又开口道。

  “我听得很清楚。”但清楚又怎么样,他是当今太子,反正他无聊,自会想到法子解闷。

  “那倒是说说我母后想怎么样啊!”单御天坐在书案后,一脸烦躁的说。

  他的聪慧每每令教育太子的师傅夸赞不已,皇上也深为有此后代而感到骄傲,不过,他唯一令皇上放不下心的,就是他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若他能再威严点,将会使他父皇更加满意。

  其实他也明白以后他将是万圣之躯,因为有此体认,所以他想趁着还未登基之前,轻松的过段好日子。

  单佐靖垂眉思索了一会儿,没有回答。

  “你别跟我说不知道。”单御天手背在身后走下书案,站在单佐靖的身旁,“我听说我母后前一阵子找了你和靖王妃进宫!”

  靖王妃是单佐靖的母亲,与当今皇后是很好的手帕交。

  “皇后不过是希望你能早日娶亲罢了。”他不愠不火的据实以告。

  “为什么?”

  “你问这话不是很可笑吗?”单佐靖瞄了他一眼。

  “会吗?”单御天眉头微皱。“我可不认为有何可笑之处。”

  “以你的年纪,是该娶亲了。”单佐靖轻描淡写的表示。

  单御天闻言,一脸的索然无味,“我虽未登基,但我也多得是侍妾,我不需要更多的女人。”

  “你是不需要更多的女人,”单佐靖同意的点点头,“但一定需要一个掌管后宫的女人。”

  他瞄了单佐靖一眼,有时他还真看不惯他这么一板一眼,好象什么事都知道似的。

  “那还不容易。”单御天不以为意的回答,我随意在侍妾中点一个就成了。”

  “如果事情真那么容易,你就不会到现在都还没有太子妃了。”单佐靖一针见血的指出。

  单御天被说中了心事,所以脸有点臭。

  “皇后心中已有属意的人选。”他进一步说明。

  这个答案一点也不令人意外,单御天的手挥了挥。“你该明白,女人这种东西,自私又贪婪,你给她越多,她的野心只会越大,选妃一事,可大可小!”

  单佐靖看着他,发现他在等着自己回答,无奈之馀,只好开口道:“我想,这件事太子毋需费心,皇后必会选定一位温柔聪慧的女子陪伴你。”

  “温柔聪慧?!”单御天嘴一撇,“听来像是个无趣的女人。”

  “若他日登基,你需要的可不是会弹琴、会跳舞,身材容貌姣好却没大脑的女人。”单佐靖一点都没有给单御天留情面,他这个堂弟选择女人的条件实在很不挑。

  “这……这点我当然知道,不过你该明白我母后的眼光有时实在不怎么样。”单御天摇摇头,没什么信心。

  “事情没有你想家中那么悲观。”

  “是吗?”单御天怀疑的看着他,“你呢?”

  “我?!”单佐靖一愣,“什么意思?”

  “你什么时候娶亲?”

  他脸色一沉,“这事不劳你担忧。”

  “我当然知道。”单御天取笑道:“但我就不信靖王妃不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