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游凤戏龙 > 上一页    下一页


  华兴一愣,硬是扯出了一个笑容,“妤儿……不开心吗?”

  “我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

  “那太子——单御天没别的宠妾吗?”

  华兴顿了一下。他当然不能骗自己的女儿、虽然他很想,但他还是老实的回答,“是有几个。”

  “几个?!几个是多少?”她的口气强硬,坚持要知道一个明确的答案。

  他随即哑口无言。

  “有没有这么多?”她比出了十根手指头,语气讥讽道:“还是要加上我的十根脚趾?”

  “妤儿!”华兴的笑容隐去。“朝野都称赞太子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若他朝登基为帝,肯定是个仁民爱物的好君王。这次皇后是认为太子年纪已不小,该是需要一个贤慧的妃子辅佐的时候,于是才建议皇上点你入宫。”

  华凤妤闻言脸色微变,她嘴角带笑的说:“爹,女儿有些事想跟您私下谈谈。”

  华兴愣了一下,表情有些迟疑,“没必要吧!”

  “爹!”她直视着他,“女儿坚持。”

  “这……”在她坚持的眼神下,华兴挥手斥退了所有的下人,除了跟在华凤妤身旁的小翠。

  “妤儿——”

  “别叫我。”反正也没外人,什么温柔婉约、弱不禁风都可以下地狱去了。

  她将自己的手从小翠的手中抽开,大喇喇的坐上父亲的太师椅。

  “妤儿——”华兴的手扭在一起,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她面前。曾几何时,他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被自己的宝贝女儿给牵着走。

  妤儿长得像极了她死去的娘、他这辈子唯一珍爱的女人,他一想到这里,便不由得叹了口气。“唉!”

  想当初,妤儿的娘可是楚州的第一大美人,只因为年幼时,与他华家定下了婚约,所以年纪轻轻便嫁给了他这个其貌不扬的穷秀才,跟着他吃了几年苦,直到他高中状元。

  他尽其所能的给予这个美貌又温柔的妻子荣华富贵,纵使她未能替他生下儿子,但他也从没有过娶妾的念头。

  然而,他的妻子却在妤儿八岁那年得了场大病,撒手归西了。

  她一走,他虽然难过至极,但也下定决心要好好教养他们唯一的女儿,使自己的妻子走得安心。而妤儿越大,容貌也长得越像她娘,或许因为如此,自妤儿懂事以来,只要她开口,他什么都给她。

  在所有人面前,她都是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但只有他这个爹知道,她这么做只是为了顾全他的面子,实际上的她,根本就没有外人眼中那么的中规中矩,他实在想不通,为何温柔婉约的妻子会生出这么刚强的女儿?

  “爹啊!您是老糊涂了吗?”坐在太师椅上的华凤妤,开始数落起自己的爹来。

  “你怎么可以说爹老糊涂。”华兴有些不悦的说。

  “你还说您不是,”她的眉头一皱,“单御天是当今太子,将来登基为帝,后宫佳丽何止三千?那些女人只要一人一口口水,我都会被淹死,您竟然还要我进宫,您是认为里头可怜的女人不够多,还硬要加上我一个,是吗?”

  “这……这又不是爹的意思。”华兴有些无奈的说。

  “纵使不是您的意思,但您还是打着让我进宫的念头,不是吗?瞧您现在不也正沾沾自喜吗?”

  “这……”有个女儿将来可以为后,他能不开心吗?华兴有些尴尬的对她笑了笑。

  “去退了这门亲事。”

  “嘎?!”华兴顿时苦了一张老脸。

  “您听到我说的话了!”华凤妤不悦的用脚敲打着地。

  “这……可能有困难。”

  “什么困难?”

  “这是皇上亲下的圣旨。”华兴拿着手中的圣旨说,“外头还有宫里送来的聘礼。爹可以去退尽天下人来提的亲事,但唯独皇上,爹没有胆子去退啊!!”

  华凤妤一个箭步的冲了上去,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圣旨,她打开来,迅速的瞄了眼。

  “该死的。”她诅咒道。

  “妤儿啊!你不可以这么说话。”华兴不禁大惊失色,这哪像是个将来要母仪天下之人该说的话?

  瞄了他一眼,华凤妤问道:“现在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他为难的说:“你……你似乎……只有进宫一条路可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