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小气女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路承恩忍不住失笑。

  沈南欣的表情一阵青一阵白。“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就算你爸是总统我也不放在眼里。”他直接回嘴。

  “你——”她一愣,随即嚷道:“你是谁?”

  “就凭你?!”他不屑的一个撇嘴,“还不配知道我是谁!”

  充其量不过就是台湾一个小小银行的副总,气焰却如此高张,一点都不知道人外有人的道理,惹火了他,他绝对搞得他们鸡飞狗跳、关门大吉。

  “道歉!”他重申了一次。

  “要我道歉?!想都别想!”沈南欣像个母老虎似的张牙舞爪,“这女人是你的女朋友吗?她竟然想要勾引我老公,不要脸!”

  声音之大,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可她压根不在乎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反正丢人的不是她。

  “勾引?!”路承恩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虽然想要当个没事人,等王子解救,但这个时候,她还是有必要跳出来捍卫自己的清白,“在场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我的男人这么帅,”她的手勾了下江梓翔的下巴,“我会勾引你老公?算了吧!我的脑袋又没有不正常。”

  周立雄一听不禁气恼。

  沈南欣被她吐槽,一瞬间傻住,不知道要如何反应,因为她还没有碰过有人敢当面对她呛声。

  “其实,我长得那么美,”路承恩娇柔的把玩着自己的长发,“你认为我需要去勾引男人吗?明明就是你老公硬是缠着我不放,还说要拿钱包养我,只是啊!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周立雄!”沈南欣一脸想要杀了丈夫的神情。

  他立刻缩着脖子,一副俗仔样,“我……”他不由得结巴起来,“我没有……只是……”

  “闭上你的嘴!”她火大的掐了下他的手臂,“敢乱搞?!信不信我让你一无所有!”

  “对不起!”周立雄像个小男人似的猛道歉,“我知道错了!绝对、绝对不会有下次!”

  “他是周立雄?!”江梓翔目光高傲的看着眼前这对闹得不可开交的男女,打量了一会,“没想到你以前的眼光这么差。”

  “我也有同感。”路承恩勾着他的手,立刻附和,“庆幸他不要我,不然跟他在一起,我这一辈子就‘乌有’了。”

  “乌有?”江梓翔听不懂。

  “就是毁了啦!”她甜美一笑。

  路承恩的话语,稳稳的穿过沈南欣的咒骂,传入周立雄的耳里,他错愕的看着她。

  她对他微笑,“我是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见面,但现在又庆幸今天可以在这里碰面,因为你现在的样子,证实了我当年真的是年少无知、有眼无珠,你真的不是一个适合我的男人,我想,你跟你太太有很多事需要好好谈谈,不打扰了。”

  勾着江梓翔,路承恩挥了挥手,回到位子上坐下,就连最后,周立雄拉着气急败坏的沈南欣离开,她都没有费心多看一眼。

  “那女人还没跟你道歉。”看着她心情愉悦的吃着东西,江梓翔仍是替她抱不平。

  她耸了耸肩,“我懒得跟那种人一般见识。”

  “早晚有一天,她会跟你道歉!”

  她带笑的目光看着他,“怎么有点杀戮的味道?知道她是谁吗?她叫沈南欣,是中亚银行总裁沈钧天的女儿。”

  江梓翔根本不在乎她是谁,只是缓缓的咀嚼着口中的沙拉。

  敢用这么无礼的态度对待他的女人——总有一天,他会讨回来。

  将手中的图面交给张灿云,江梓翔瞄了眼她身旁的空位。已经九点了,路承恩竟然还没有进公司,不合常理。

  “承恩呢?”

  张灿云微笑的说:“她上午请假。”

  死爱钱的家伙会请假?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她不会真的去排队买什么鬼包包吧?”

  “经理,是精品包。”张灿云少根筋的纠正。

  江梓翔的脸立即一沉。

  看到他的反应,她的脸色也跟着严肃起来,“经理,承恩有依照程序请假。”

  “假单呢?”他冷冷的问。

  她一时语结,“不在经理的桌上吗?”

  “你说呢?”他淡淡反问。

  张灿云迟疑的咬着下唇,奇怪经理现在的神情为什么好像动了肝火?“是承恩有什么事没有做好吗?”照理来说,他们现在该算是热恋中的男女,什么都该甜甜蜜蜜的才对。

  “等她进公司,叫她来找我。”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不悦的丢下这一句后打算转身回办公室。

  “可是经理不是已经订了十二点多的机票要去花莲吗?”每个星期五,他都固定搭同一班机去花莲看度假村的进度,然后星期六晚上再飞回台北。

  江梓翔一愣,他竟然被那个丫头气得忘了这件事。

  “延后两个小时,不——三个小时,”他下达指令,“打电话给那个女人,立刻叫她回来。”

  那个女人……用这种口气,看来经理很不爽她今天上午请假的样子,不敢有迟疑,张灿云立刻拿起电话找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