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小气女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好样的!她最好有这么重要啦!分明就是在刁难。路承恩盯着他的头顶,对他只顾着做事,不愿正眼看人的态度感到不顺眼。

  自大的香港仔!就算他长得再好看也要扣分啦,她在心上对他的评价画上几百个叉叉。

  “我想,”她的声音有点冷,“灿云可以处理这些问题。”

  张灿云一向是她的职务代理人,暂时处理一下她的工作没问题的。

  “意思是说,不管我同意与否,你都要请假吗?”终于,江梓翔抬头看她,注意到她脸上的不快。

  “当然不是。”她很实际的说:“你是我上司,你若不同意,就算我再不高兴也得听从。”

  他将手中的笔随意一丢,“是因为我特别,还是你对我有成见,为什么你对每个人都笑脸迎人,对我却总是不假辞色?”

  他的话使她的心头一突,“我哪有!”下意识的反驳。

  “我有眼睛,我会看。”他对她轻挑了下眉。

  他不是笨蛋,从他进公司以来,每个人都想要跟他多说上一句话,就只有她避他如蛇蝎,要不是因为刚到一个新环境,他得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让工作上手,忙得分身乏术,否则一定会好好与她周旋——她勾起他的兴趣了。

  天知道!他根本就不是做建筑起家的,这次来台湾只是要找莫家大小姐谈股权买卖的事,谁知道,莫若亚的人一直找不到,反倒让大小事都落到他的头上。

  路承恩吞了口口水,稳定自己的声音,“经理,你想太多了。”

  “希望如此。”他的视线定在她的身上,口气平淡,目光深邃,“好吧!你给我一个理由,如果你的事真那么重要,我会同意让你请假。”

  单就他的反应来说,他勉强算是个讲理的上司,她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可是自己要请的事由好像……她有些不自在的看着他,“你真的想知道吗?”

  “当然。”简单两个字,含意浅显。

  她不太情愿的说:“我要去排队,这对我很重要。”换言之,对他就未必了。她缩了下脖子。

  “排什么队?”他不懂。

  “下个星期五有个精品特卖会,我得要提早去排队,不然占不到好位置,这么好康的事一定会有很多人抢,所以我下星期四一定要先去排队,不然可能就买不到我要的精品包包。”

  “等等,你说要请假,是因为你要Shopping?!”他打岔问道。

  她迟疑了一下,勉强的回答,“从某个角度看来,是这样没错,但实际上,并不是如你表面上看到的样子。”

  不是他疯了,就是她有问题,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做什么?”她不解的问。

  “你给我坐下!”他直截了当的说。

  耸了下肩,她依言坐了下来。

  “说清楚一点。”他若不搞懂这个女人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东西,他怕自己晚上会睡不着觉。

  “我答应了几个网友——正确来说是四个,”路承恩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比了个四,“我要替她们买东西,只要帮她们买到,她们愿意用市价的六折跟我买。”

  “所以?”他没什么耐性的催促,要她说重点。

  “特卖会最低的折扣可以下杀到两折,如果平均我用四折的价钱买到市价两万块的包包和衣服、鞋子,然后用六折的价钱卖掉,加上有四个人,你知道这一来一往我可以赚多少钱吗?”

  她说得眉飞色舞,却令他皱起了眉头,“顶多几万块吧!”

  “什么顶多几万块?!”路承恩的声音忍不住高昂了起来,“至少有两万块好吗?两万块是我半年的生活费。”

  “可是你得花一天一夜的时间,”对他来说,这一点都不划算,而且她瘦得仿佛风一吹就会飞掉,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她还是把自己顾好比较要紧,“牺牲睡眠才能赚取这两万块!”

  “对啊!”她点头,“时间就是金钱,一天一夜就能赚两万块,很好康不是吗?”

  这女人是个白痴!

  “一点都不!”他的不以为然写在脸上,他们之间的价值观明显有很大的落差,“你该把时间花在更值得的事情上头。”

  “能够赚钱就很值得。”对她来说,无时无刻想办法省钱、赚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也是一个人该具备的生活态度。

  江梓翔看着她眼底所浮现的光亮,有些傻眼,这下他敢肯定,有问题的人绝对不是他!

  “你放弃吧。”他挥了挥手,二话不说的下了结论,“下星期的会议,我一定要看到你!至于晚上,你也给我留下来加班。”

  “为什么?我要请假的理由都已经告诉你了。”她尖锐的抗议,白天不准她请假就算了,竟然连晚上都不放过她?!

  “我知道,”他没得商量的样子,“但我的前提是,如果你的事真那么重要,我才会同意。”

  “可是这对我很重要!”路承恩急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如果买不到那些包包,赚不到钱事小,若是失信于人,以后人家都不找她帮忙购物的话,那她可就少了一份轻松的外快工作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