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小气女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看着她脸上的笑意,要不是她眼底的严肃背叛了她,他说不定会以为她的心情愉悦。

  “看来,”他的口气带着一丝不以为然,“台湾分公司的纪律的确是有待加强。”

  讲这样就太严重了,路承恩的笑容消失,她的脸皮一向很厚,随便别人说什么都行,但是说到公司——就算只有一句批评,她都不允许。

  “先生,你似乎搞错了一些东西,现在就算我做错任何事,也都是属于我的个人行为。”她义正词严的表示,“你干么要扯上公司?更何况你说什么台湾分公司,搞清楚,我们台湾是总公司,大陆或是香港充其量只能算是办事处或是分公司。”

  台湾和香港方面的员工不和也不是三天两天的事,而且两地的员工谁都不想承认自己的职位此别人低。

  “办事处?!”江梓翔没有费心与她争辩,口气没什么起伏的提醒,“天下建设集团有百分之六十的股权是在香港方面。”

  关于这点,在天下建设工作了三年,路承恩怎么会不清楚,只是他干么这么强调?

  她专注的打量着他,他特殊的口音……提到了天下建设的股权,又加上在这里看到他,一加一等于的结果,她脑中灵光一闪——

  “你不会就是今天从香港调过来的人吧?”

  他没有否认的点头,“江梓翔,”他对她伸出手,“没想到我们还真是有缘。”

  “有缘?!”她忍不住撇了撇嘴,她一点都不觉得他们有缘,两个饭团的恩怨,她还记忆犹新。

  只是基于礼貌,她还是伸出手与他一握,双手交握的瞬间,他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

  他的力量使她的心狂跳了一下,猛然抬头看普他,如果他也有任何奇异的感觉——看他一脸平静,她马上肯定,有所感的只有她个人而已,她飞快的抽回自己的手。

  “我们俩——”她退了一步,刻意的用双手环在前胸,强迫自己冷静,“该说冤家路窄吧!”

  “听你这么说,我心都碎了。”

  心碎?!真是可笑,看来这个男人是属于花言巧语那一派。最后还是如她所料,又来了一个自大又自以为多情的香港人。

  “虽然你才刚来,但是有些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跟你说清楚,”路承恩扬起下巴,滔滔不绝的表示,“天下建设是有百分之六十的股权在香港方面,但是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她骄傲的说:“天下建设的创办人是台湾人!你最好认清这一点,这样或许以后我们可以好好相处。”

  勾来一张椅子,江梓翔大剌剌的坐了下来。

  她的话几乎使他失笑,他早知道香港与台湾两地公司的员工彼此有心结,没想到真的接触之后,才发现情况比他以为的还要严重。

  “但是这个台湾人现在手头上的股权连百分之十都不到。”他故意挑衅,想看看这个美丽的女人会有什么反应。

  真是讨人厌的家伙!路承恩恨恨的顺手又拿了块小糕点塞进嘴里,反正都被抓到了,不吃白不吃。

  都怪原本的老董老眼昏花,重男轻女,死之前竟然把一半的股权交给不单没才能,整天还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儿子,搞到最后的下场就是他大少爷把股权全都败光光,最后只剩下最后的百分之十留在大小姐——莫若亚手上。

  因为股权的移转,使得台湾公司的地位一下子就被降了好几级,香港公司的员工都自以为高于台湾公司,有时打电话来联络事情,态度就好像是在叫小弟或小妹似的。

  所以虽然隶属同公司,但是两地的员工多少有一些难解的心结。

  她实在讨厌他,瞪着一派轻松的江梓翔,为什么对着他,她的情绪始终无法平静,而他却如此的神色自若?

  像是对自己生气似的,她又转身拿了一块蛋糕,好像跟它有仇似的一口塞进嘴里。

  江梓翔挑眉看着她,刚才这女人已经噎住一次,难道不怕惨事重演吗?

  “我是今天的主角,”他在她害死自己之前,淡淡的开口制止她,“就算你再贪吃,也该等我来了之后再动手。”

  听到他的指责,路承恩愣了一下,用力将口中的蛋糕吞进去,她当然不会让个香港人瞧不起,于是她将头一甩,双手擦腰、气势汹汹的反呛回去,“在你指责我之前,你要搞清楚,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我?!”

  “对!”她的语气铿锵有力,俗话说得好,先下手为强,她要讲得他一个字也吭不出来,“因为你跟我抢饭团,害得我今天没有早餐吃,现在饿得头昏眼花、前胸贴后背,不得已才在这里吃东西。”

  头昏眼花?!看着她精神奕奕,声如洪钟的样子,他压根不相信有那么严重。

  “今天早上,在你跟我争吵的那段时间里,”他很实际的表示,“够你去买别的东西填饱你的肚子了。”

  “话是这样说没有错,”她直接迎视他的目光,其中有着怒火,提到那两个饭团,她心到现在还在痛,“但是其他的很贵。”

  江梓翔眉头微皱,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昨天晚上,我的房东告诉我,下个月起他要涨我的房租一千元!听着,”她在他面前伸出食指,“不是一百块,是一千块——因为这件事,我失眠了一个晚上,所以今天早上起晚了,害我差点迟到,来不及自己做早餐和午餐,不得已,才只好到外头买现成的。

  “但是我的预算只有三十元,刚好可以买两个十五元的饭团,然而因为被你一搅和,我没有买到饭团也就算了,你还害我迟到,让我这个月的全勤奖金都飞了!”

  他错愕的看着她。

  路承恩也瞪着他,要不是现在她在盛怒当中,看到他惊愕的样子,她可能会忍不住嘲弄他几句,因为他的样子挺呆的。

  “你在开玩笑!”他觉得很荒谬。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