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小气女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大学是靠半工半读才完成的,以她的能力,想在这里立足,其实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毕竟她不是科班出身,说穿了,是靠着走后门进入,因为天下建设集团的大小姐极力推荐。

  但这些年来,为了不让引荐她的大小姐丢脸,她也是拚了命的努力学习,只要工作有需要,早到、晚退——她都二话不说的配合。

  话说回来,这么配合也不完全是自己真的那么负责任,她不得不承认,她很乐于加班其实有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因为公司给的加班费一点都不小气。

  由于早上在便利商店里的插曲,足足害她迟到了快十分钟,这代表着,她这个月的全勤奖金飞了。

  世上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更令人感到悲惨的呢?路承恩全身像是失去力气一般,现在她得想办法把这笔全勤奖金从别的地方赚回来。

  心头不期然浮现了一张男性化的脸庞,都怪那个男人!她的嘴一撇,虽然他真的挺好看的,但是让她财富有所损失,就算他貌似潘安也令人厌恶。

  他竟然可以无视于她可怜的哀兵政策,连两个十五元的饭团都不让给她,害她今天早上只能饿肚子。

  “听说我们设计部门有一个新来的同仁,是从香港分公司调过来的。”坐在路承恩身旁的张灿云眨着眼说。

  路承恩有气无力的随口应了一声。只要不是帮她加薪,来了什么人都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

  “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人?”张灿云一脸的热切,想要拉着她一起讨论。“单身还是已婚?”

  “不知道。”她的手撑着下巴,看着桌面上的设计图,这是前几天建筑师交代下来的工作,她得要跟配合管线的水电工程师讨论如何配装管线。

  看着她专注的侧脸,张灿云忍不住推了她一把。

  “干么啦?”路承恩终于愿意转身看她。

  “你不会好奇吗?”张灿云真的很想找人一起八卦,“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从香港空降到台湾?”

  她思索了一会,如张灿云所愿的把思绪转向跟赚钱没太多关联的人事物上头。

  因为最近中台湾的房地产市场再起,所以推了一个大案子,公司正缺人,照理来说,台湾的公司缺人理应在台湾找人才,根本毋需从香港派人过来,所以这个人事调动只代表着,要不就是对方来头不小,来这里磨一阵子之后,就要返回香港接受更高的职务,要不就是在香港得罪了人,被外放到台湾……

  不过就算是如她所猜测的又如何!

  “不关我的事。”她语气意兴阑珊。

  张灿云不认同,“怎么会不关你事,你有没有想过,来的有可能是个单身大帅哥?”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路承恩随口提醒她,“几个月前不是也来了一个香港设计师,当时你也说他帅得快要飞天了,结果呢?他跩个二五八万,从不正眼看人,最后还被我们公司的人撞见他从Gay Bar走出来——说不定,这次来的这个也一样。”

  她绝对认同有能力的人可以有自傲的本钱,虽然有能力但谦虚的人更令人赞赏,但在现今这种社会,这种人就像濒临绝种的动物一般,可遇不可求啦。

  而在她的想法中,自傲绝对不等于目中无人,一个人若总是自恃甚高、自以为是就令人讨厌了。

  “我知道。”提到上次那个设计师,张灿云也一副倒胃口的神情,但总不会每次都那么倒楣吧。拨了拨头发,她风情万种的说:“我们一定要满怀希望,这一次说不定是来个优质好男人!我们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没机会跟外头的人接触,就算是有好男人,也都被那些售屋小姐给先下手为强!所以这次我决定,如果那男人不错,我一定要巴住。”

  看着她一脸誓在必得的样子,路承恩忍不住扬唇一笑。目光往一旁的电脑一瞄,眼睛一亮——

  “灿云,名字跟住址借我用一下。”她兴致勃勃的说。

  张灿云无奈的看着她,要跟路承恩谈八卦,她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但是只要看到网路有什么便宜好康可以捡,她便像是中了乐透似的模样。

  “好。”她懒懒的说,“又看到什么好康的?”

  “有一家保养品公司在征求五百名试用者,用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我就可以要到两份了。”路承恩喜孜孜的说,“顺便帮我妈要一份。”

  张灿云对天一翻白眼,“你为什么这么省?”

  路承恩不以为然的瞄了她一眼,“省钱是门艺术。”

  “我看是小气吧!”张灿云咕哝。

  她不在乎的耸了耸肩,反正她向来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她,钱才是最真实的。

  她爸爸当年欠了一屁股的债,抛妻弃女的跑了,十多年来,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

  原本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家境也不太好,在她跟妈妈两母女努力赚钱、节约之余,她有余力还会替他负担一点大学学费。

  好不容易省吃俭用,将债务还得差不多,想着再过一、两年,男朋友大学毕业之后就能苦尽甘来,她们母女可以平平顺顺的过日子,却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她妈妈被检查出有癌症,立刻开刀之后,以后都不能太过劳累。

  而她的男朋也告诉她,虽然他爱她,但是却不得不选择与她分手,好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

  因为对方的家世显赫,是知名银行董事长的掌上明珠,只要跟她在一起,足以让他少三十年的奋斗,理所当然,他选择了对他人生有利的对象。

  扼腕吗?多少吧!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她的宝贵青春都耗在这个男人身上,最近她还耳闻他去年已经在美国跟那名千金步入礼堂,更是让她觉得自己以前的付出真的很不值。

  这一切的一切都教会她,什么都是假的,女人要有钱,才会有“尊严”——这句话对她来说,就像钻石一样的真。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