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桃花世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他摇头。

  她怀疑的瞧他,“不是?”

  “在认识你没多久后就知道。”

  “骗人!”她想不想的啐道:“凭本世子的能耐,怎么可能露出马脚?”

  “信不信由你,王府内外的人都瞎了眼,但我双眼雪亮得很。”

  没说几句话,又夸赞起自己,除了她自己以外,还没见过这么自以为是的人,她挣扎着,“放开我!”

  “不放!别忘了,是你先来招惹我的。”

  “不要提醒我这一点!”她满脸的不快。

  他俯身向前,用唇轻碰她的嘴。

  她皱着眉,想缩回身子,但他不允许。

  这一切都太失控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他压在床上,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招惹到这个疯狂的男人?

  “以后做事别再冲动。”

  她嘟着嘴不回答。

  “听到没有?”他的口气认真,不容她敷衍。

  她垂下眼,面对他的坚持,她只能选择妥协,但在一丝丝不悦的背后,却有种莫名的释然。

  “听到了。”她一副不太情愿的表情。

  他微微一笑,松开了她,“明日我再来看你。”

  她突然得到自由,没有料到他这么快就要走了,抬起头与他眼神交会,他看着她,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充斥四周。

  他弯下腰,吻了吻她的脸颊。

  她脸红了……

  一直到他离开,她还躺在床上发愣,一听到门口传来声音,她立刻盖上被子,紧闭上眼。

  “世子爷!”何幼安向来温和的声音夹着一丝焦急。

  胡奕昕立刻将眼睛睁开,“你去了哪里?”

  “方才在小灶房里替世子爷煎药,不知为何就睡着了。”何幼安一脸的苦恼,果然是安稳的日子久了,所以一点都没有防备之心。

  “守在院落外的大宝、二宝是不是也被下了迷药?”

  何幼安微惊,“世子爷,你怎么知道的?”

  胡奕昕看着她,淡淡的陈述,“因为有人来过。”

  何幼安一静,“神算子?!”她喃喃道。

  胡奕昕没有隐瞒。

  何幼安一敛容,“怎么会……”

  胡卖昕伸出手,拉她坐了下来,把她的担忧全都看在眼里,“无论他怎么知道的,我信他不会害我。”

  何幼安心中存疑,毕竟胡奕昕的秘密,越多人知道就越危险,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是骑虎难下,都城内外世子爷重伤昏迷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世子爷,来了消息,王爷约莫明日就会回府。”

  胡奕昕眼睛一亮,“父王倒是回来得比我想象中快!”

  “这是当然,世子爷可是王爷的心头肉。”勤王疼对胡奕昕的疼爱是有目共睹。

  胡奕昕扯了下嘴角,她当然很享受这样的宠爱,只是这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若她非男儿身,她可一点都没把握勤王也会像现在这般在乎她。

  她的人生是一场由欺骗所贯穿的戏,而今也该到了落幕的时候,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一旦她放弃世子之位,也就代表失去一切尊荣,但是她心中没有半点的可惜,反正本不是属于她,失去也没什么好放在心上的。

  只是方继威——他倒是她安排的局里,唯一一个她没料到的失控环节,现在单单想起他,心头就有股陌生的情感在体内激荡,她向来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但她也喜欢被人护着的感觉。

  勤王回府,懒得理会哭求着跪倒在胡奕昕房门外,急着要解释的王侧妃,一心只挂心胡奕昕的安危。

  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儿子,勤王脸色没有太多变化,但心头可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本王就不信都城里没半个成材的大夫。”勤王在房里发怒,“再去找!一定得找出方法救世子,只要能救世子,多少银两本王都给。”

  “这几日都城里的大夫都来看过了。”勤王妃在一旁哭成泪人儿,“昕儿除了身上有些淤血外伤,并无大碍,但就是不醒,一个个大夫都束手无策。王爷,妾身听闻都城来了个神算子,不如咱们请他过府一趟,让他来给昕儿看看吧!”

  听到勤王妃的哭求,勤王的眉头一皱,“神算子?那不过就是个江湖术士,拿着一些伎俩招摇撞骗,本王压根不信。”

  “可是王爷,昕儿都这样子了,放眼都城没一个大夫有法子,偏偏一手教导昕儿的崔先生又不知现在何方,纵使找到了人,也怕山高水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妾身不管,只要能救昕儿的,妾身都要一试。”王妃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她向来温柔婉约,进退有度,现在是真的慌了手脚,连面对对自己而言如天般的夫君也显得没大没小了。

  “王爷!”何幼安跪了下来,猛磕着头,“您也该有耳闻知府公子原本不学无术,成天流连风花雪月之地,知府当时也是姑且一试的请来神算子,真没料到经由指点,浪子真的回头。七夕那日,世子爷曾在大街上与神算子巧遇,当时高人便说世子爷命中有一劫,世子爷当时也是斥为无稽,但现在看来似乎也有几分真确,奴婢恳请王爷派人请来高人,救救世子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