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桃花世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师父和师母在外游历可有听闻都城来了个神算子,前些日子都城知府之子原本不学无术,令人头痛,但知府听了神算子断言之后,死马当活马医,便让知府公子成亲,没料到浪子真回了头,现在知府公子正闭关苦读,说要考秀才,将来还要赴京赶考,都城百姓每个人谈到神算子都啧啧称奇,我相信父王肯定也略有耳闻,所以我想要请这个高人过府一见。”

  崔顶天与妻子相视一眼,最后开口,“你找他想要做什么?”

  “现在我骑虎难下,成亲不成,要将世子位让出也不可,成天见着我母妃明明抱了个日思夜盼的儿子,却成天咳声叹气,我心头难过,所以我打算将神算子找来,给他笔银子,让他替我演场戏,让他跟我父王说我命中带劫,跟王位无缘,一生无妻命,最好让我出家或是远行,到时说服了我父王,我自然就能顺理成章把世子之位给让出来,父王只要对我死心,我就可以带着幼安离开勤王府,跟着师父、师母去浪迹天涯。”

  “胡闹!”崔顶天啐了一声,“这算什么乱七八糟的法子!”

  “可是相公,昕儿所言不失为一个可行的法子。”崔师母却持着相反的意见。

  “不成!”崔顶天摇着头,“不成就是不成!”

  “师父,”胡奕昕眨着迷人的眼,目露祈求,“除了这个,难不成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崔顶天被这么一个反问,眉头一皱,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暂时我是没什么好法子,不过那个神算子——说穿了不过就是个招摇撞骗之徒,你省些功夫,不用浪费时间去找人。”

  “若他真是招摇撞骗之徒正好,因为我本来就是要他来勤王府骗我父王的。”

  “你——”崔顶天一时哑口无言,不由得叹息,“算了,不管为师说些什么,你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去找人,你别到时吃了亏又说为师的没提醒你。”

  胡奕昕闻言,忍不住耻笑了一声,“师父,你看着我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让自个儿吃亏了?”

  崔顶天一脸无奈,胡奕昕从小被当成勤王世子给养着,天性聪敏,长相俊俏,众人都宠着她,自然养成了她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但终归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只怪造化弄人,一个好好的小女娃却被当成男孩子养,若是身在寻常人家倒好,偏偏身在王爷府,身分被拆穿,这是欺君,胡奕昕不单世子当不成,就连小命都有可能不保。

  “为师自然也是希望你能摆脱这世子身分,离开是非,只是那个神算子……我确实听过这号人物,但他真不是你能打交道的人,所以你还是打消念头,去找别人吧。”

  “听师父的口气,”胡奕昕很少看到崔顶天露出这种欲言又止的神情,“难不成师父认识他?”

  “认识谈不上,只不过……”崔顶天斟酌了一会儿,才勉强开口,“他的祖母是个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虽已仙逝,但有恩于我和你师母。事实上,我们两夫妻这一身功夫全是承自于她的调教。她的天大恩情,这辈子就算是拿这条命也还不了,至于这神算子……”崔顶天搔着头,想着适当的词句,最后叹了口气,“总之就是个古怪的小子。”

  “小子我还以为是个老头!”

  崔顶天摇摇头,“他年纪与你相仿,反正他并非常人,你虽然脑子灵光,但也招架不住他,以你的身分也不该与他有交集。”

  崔顶天越说,胡奕昕可越好奇了,“并非常人听起来跟我是同一路的,我也并非常人。”

  崔顶天没好气的扫了她一眼,瞧她还说得一脸骄傲,“我一进城就听说王侧妃那一院子上下十多口人都生了怪病,浑身发痒,夜不成眠,找了好几个大夫都苦无良方,我看十之八九又是你的杰作,身为一个世子爷能做出这种事,确实并非常人。”

  “相公,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崔师母可舍不得自己的徒儿被指责,立刻出声帮腔,“昕儿会这么做,肯定是王侧妃做了什么欺人太甚的事。昕儿,师母可有说错?”

  “当然没有。”胡奕昕有师母撑腰,讲话自然就大声,“王侧妃说是好心给找了个奶娘,却暗地叫厨房里尽给奶娘吃些寒性的食物,让我弟弟微烧了几天,我不过是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也跟着弟弟不舒服几天而已。”

  “真是最毒妇人心,”崔师母冷冷一哼,“昕儿,你做得好!”

  看着师徒俩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崔顶天一叹,“这毒一个弄不好可是会出人命的!”

  “师母——”胡奕昕立刻拉长了音调,“师父这话是不信你的教导还是不信徒儿的能耐?”

  崔师母一听,果然狠狠的瞪了崔顶天一眼。“相公,难不成你真信不过我的功夫”

  “你们这两师徒真是——这分明是两码子事,你们偏要连成一气。”崔顶天无奈的一个甩手,“罢了,我去找王爷下棋,顺便探探他的口风,问问废世子一事是否有转机。”

  “多谢师父!”胡奕昕立刻起身相送,“还是师父对我最好,不过师父,我父王老了,下棋的时候记得多让让他。”

  崔顶天忍不住哈哈一笑,“这话若让王爷听了,可要吹胡子瞪眼了!”

  看着崔顶天走远,胡奕昕脸上挂着浅浅一笑,这些年来实在多亏了师父、师母替她瞒着,所以她是女儿身的事从来都没有被拆穿过。

  崔师母拉着胡奕昕和何幼安一起坐下来,柔声道:“你们俩都知道师母一生未有生育,从小便把你们当成自个儿的孩子,舍不得你们吃苦受累,尤其是你——”她看着胡奕昕,“你要做什么,只要不过分,师母总是站在你这边,但是方才你师父的话,师母可得要你牢牢记在脑子里,我虽赞同你的法子,却不希望你去找什么神算子,若真要骗王爷,随便找个江湖术士便是,别去招惹那个人,知道吗?”

  胡奕昕没料到一向挺她的师母也会反对她的想法,对于这个神算子,她心里满是好奇,但看师母的表情,她微敛下眼,掩去了思绪,“知道了。”

  崔师母并不相信她,但是也不可能时刻都盯着她。她目光看向何幼安,“幼安,你得盯着世子爷。”

  何幼安点了点头,看了胡奕昕一眼,“徒儿明白。”

  看着两人交换的眼神,崔师母明白自己的话这两个丫头可没听进耳朵里,她在心中叹了口气,纵使想管,又能管得了多少,一切都只能看她们自己的造化了。

  一入夜,何幼安就已经备好一身夜行衣在桌上。

  胡奕昕一进屋子里,手轻轻一抚而过桌上的衣物,似笑非笑的看着何幼安,“果然就你懂我!”

  “王府里头有我照应,世子爷出府凡事小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