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我不知母亲花了多少银两,只不过我如今矜贵着,我的丫头自然也值钱。”赵嫣看着魏氏气得身子都在抖,心情极好。

  不待见她的魏氏都能眼红她一身白润的皮肤和下人用过她的东西之后也都容光焕发,忍不住开口跟她讨要,这令她得意,只是给奴才的,她可以赏,给魏氏和赵妍的却是得要收银两,魏氏母女气她气得牙痒痒的又如何?实力胜过一切,她不需要靠着讨好或委屈才能过日子,一思及此,她都要乐上天去了。

  魏氏心中恨不得扒了赵嫣的皮,“你能给下人,却跟我计较那些银两?”

  “母亲,小四跟你要银两,可是因为孝顺,你看奴才们每月的月银不多,一个铜钱都得掰成两个用,把金银当成命似的,但母亲不同,方才才说金银俗气,所以我就向母亲多要些俗气的东西,让母亲身边的俗物少些,多添点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这话一出,魏氏气得脸色发白,没法子反驳。赵嫣外表就像个无害的肉团子,一张嘴却刁钻得很,谁也别想占她便宜。

  “滚!”魏氏再也忍不住地斥道:“我还会稀罕你的破烂东西?!”

  赵嫣一点也不恼,站起身,行了一礼,带着金子、银子爽快的转身走了。

  §第十一章 换人落了水

  “小姐,你真是厉害。”一踏出房门,银子忍不住开了口,笑开一张小脸。

  赵嫣一笑,脸上却没有自得意满,“我嫡母如今是有求于我,才忍气吞声,你们这次来,姨母应该已告诉你们我的决定。”

  金子和银子对视一眼,眼中的欢喜散去,她们从秦姨口中得知小姐要代嫁进永安侯府,她们满心不愿见主子嫁个病秧子,将来守大半辈子的活寡。

  赵嫣看出两人心中烦忧,也没多语,将人带回望梅轩,让两姊妹跟她进了房。

  “小姐,”金子一进屋就拿出了个大大的包袱,“这是秦姨要奴婢给你带来的东西。”

  赵嫣接过手,迫不及待的打开来,里头除了姨母亲手做的几双鞋外,最多的就是赵嫣喜欢吃的小零嘴。

  “果然还是姨母最疼我。”赵嫣一脸感动,心头的思念更深。

  金子看出了赵嫣心中所想,连忙说道:“三爷依了小姐的意思,狠狠的要了赵家一笔赎身的银子,这笔银子足以让红霞阁再向牙婆子多买几个人。三爷已经交代,会让康嬷嬷替秦姨挑人,以后秦姨身边有人伺候,小姐不用心烦。”

  赵嫣眨了下眼,将心中的思念压下,这不过暂时分离,等日后她嫁入侯府,肯定会将姨母从红霞阁带走,留在身边奉养。

  “三爷这次在红霞阁待得也够久了,还不回京?”

  “我也不清楚,但听嬷嬷跟秦姨的谈话,三爷估摸着这几日就会回去了,京里来了消息,说年前叶大将军即将回府,离上次大将军回京已有五、六年之久,多年未见,三爷定会回京给大将军接风。”

  叶齐云与叶大将军一母同胞,感情自然不在话下,回京迎接兄长是情理之常。

  “小姐,三爷要奴婢带句话,说是永安侯府水深,世子如今下落不明,关于亲事,小姐最好三思。

  “我知道。”

  “小姐,你既然知道其中厉害,不如就别嫁了。”

  赵嫣瞄了金子一眼,“这是你的想法,还是三爷的想法?”

  金子一愣,“三爷是要小姐三思,但是金子也觉得三爷说的有理。”

  这个叶齐云真是越相处越是看不透,看似替自己着想,但其中又夹杂着一股算计的味道。

  “金子,你应该不知道宝庆楼是二郎君的私产。”

  金子着实一愣,“我确实不知,只是宝庆楼纵是二郎君的私产又如何?”

  “将来就是我的了。”赵嫣边说边吃零嘴,吃得一脸满足。“以后宝庆楼的招牌菜,想吃便吃,还不用付银子,你想想,这日子美不美?”

  金子没答腔,银子却是用力的点着头,跟在赵嫣的身旁久了,银子也成了个吃货。

  看银子点头,赵嫣一乐,塞了口蜜饯给她,与银子一同笑开怀。

  金子无言地看着两主仆,乾巴巴的开口,“小姐就为了宝庆楼的吃食,情愿赌上自己的终身?”

  “这不是赌,我喜欢二郎君。”

  银子听了,也认同道:“小姐喜欢是当然,姑爷长得真真好看。”

  金子没好气的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这会儿连姑爷都叫上了。

  “可爱的银子,”赵嫣揉了揉银子跟自己一样圆圆的脸,“记得下次看到二郎君的时候多叫几声姑爷,他肯定乐得给你赏赐。”

  银子双眼闪着光亮,点了点头。

  赵嫣看着金子依然一脸担忧,不由一笑,“金子,你放宽心吧!瞧瞧你,明明年纪比我还小上几岁,却老成得像嬷嬷似的。二郎的身子是不好,但相信我。我不会让他有事的。”金子看着主子胸有成竹的模样,也不好再多言,看着赵嫣又动手去挖包袱,索性动手替她掏出了食盒,里头桃酥、桂花糕、五福饼摆得满满当当。

  赵嫣立刻接过来,拿着桃酥塞进嘴里,吃得腮帮子都鼓起,嘴边还留着饼屑,添了些傻气,却又显得可爱。

  已是秋末,普陀寺里的枫叶凋落,别有一股苍凉的美。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