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李嬷嬷接过翠儿拿来的木盒,看她神情有些不满及不以为然,笑得眼睛都快不见,自己不过就是个粗使婆子,多年来负责打点这个没有主人的望梅轩,尽管恪守分际,但魏氏就是看与望梅轩有关的一切不顺眼,也不想想她不过就是个奴才,来打理院子也是主子的一句话。眼见别人年年多少都有赏赐,就望梅轩的奴才连赏个菜的恩典都没有,足以知道魏氏是个善妒不能容人的主。

  “对了,嬷嬷等会儿去向帐房支些银两,派人买些麦芽糖来。”赵嫣眨了眨圆圆的眼,突然有些嘴馋想吃糖,但嘴上可不会承认,只道:“我想做点口脂,冬天一来,擦点口脂在唇上,既漂亮,双唇也不乾裂。”

  “好的。”李嬷嬷明白有好东西,四小姐绝对不会忘了她这个老奴才,于是兴冲冲的应允,拿了好处,自然手脚伶俐,办事迅速。

  赵嫣故意视而不见翠儿和青儿脸上羡慕又嫉妒的神色,心情大好的坐着用膳。

  回到赵家,赵嫣闲来无事,开始捣鼓着自己最擅长的胭脂水粉,在红霞阁时,她做是为了银子,而在赵家是为了收买人心,事实证明,她做得极好,日子过得越发舒心。

  一个月的光景过去,终于等到了银子从红霞阁被带进赵府的日子。

  一大清早跟赵老夫人请了安之后,赵嫣跟着魏氏回到了紫辰园等着。

  魏氏看着坐在她屋里,不客气的将早膳一扫而空,之后还一副自在喝茶、吃瓜果的赵嫣,气不打一处来。

  门口响起了声音,赵嫣目光看过去,看到银子并不意外,却没料到金子也跟在后头,两人让府中管事领着走了进来。

  赵嫣也顾不得规矩,将手中的瓜子一丢,上前去一左一右的拉着两姊妹,“金子、银子,我好想你们。”

  金子、银子看着赵嫣,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真挚。

  “只是金子,”赵嫣不解的问道:“不是交代了,要你留着给我姨母作伴,你怎么也来了?”

  “因为秦姨说她一个人习惯了,不需伺候,只担心小姐在赵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所以便做主让奴婢与银子前来。”金子暗暗的瞧了坐在主位上的魏氏,看自家小姐的态度和模样,这个月应该没受委屈,她的心这才安稳的落下。

  “姨母总是为我着想。”一个月未见,赵嫣还真是想念她姨母了。

  魏氏皱眉见着主仆几个自顾自的叙旧,不将她放在眼里,不由斥道:“赵四,你的规矩呢?”

  赵嫣对金子和银子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过身,笑得灿烂,“母亲恕罪,女儿一时看到金子和银子,兴奋得忘了分寸。金子、银子,快过来拜见二夫人。”

  金子和银子眼色很好的跪在魏氏的面前行礼拜见。

  “叫什么名?”魏氏没叫起,明知故问。

  “奴婢金子。”

  “奴婢银子。”

  魏氏一哼,“这都什么俗气的名,入了赵府就得改了。”

  两个姊妹的名字可是赵嫣的得意之作,一听要改,这可不成,她开口说道:“母亲,金子、银子是我的丫鬟,改不改名这事儿应该我说了算吧!”

  魏氏没料到她会当着下人的面驳了她的话,皱着眉头瞪着她。“金子、银子听来就是俗气,你不怕丢脸,我还怕赵家丢人。”

  “金子、银子俗气?!原来母亲不爱金银。若是如此,母亲再匀些金银给小四当嫁妆可好?小四不嫌金银俗气,反而觉得应该多多益善。”

  “我知道你这张嘴厉害,”魏氏脸色沉了下来,“你喜欢让你的丫头叫什么就叫什么,总之丢人现眼的人是你。”

  “是。”赵嫣甜甜一笑,径自拉着金子、银子起来,跪这么一会儿功夫就够了,让两人站到自己身后。

  魏氏看赵嫣显然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态度,恨得手在袖子里都握成了拳头,要不是为了自己闺女的终身,她根本无须再忍。

  她吸了口气,“上次妍儿和雪儿去神仙潭取回的水,老祖宗用了后说是极好,所以过几日我与娘家嫂子相约,一同上山取水,你们都随我一同前去,尽点孝心。”

  赵嫣想着暂住在魏府的楼子棠,这阵子没他的消息,倒是挺想念的,魏氏虽然对老夫人面上恭敬,但也真谈不上真心孝顺,所以绝不可能为了表现什么孝心而上山取水,十有八九只是拿着老夫人的话当幌子,八成另有安排。

  赵嫣心头笃定,也没有异议,点了点头,只道:“不如将日子定在初一吧,取水之余,再给老祖宗祈福。”

  魏氏想想,也不差这几日,便点头同意。“这几日天气渐冷,我听金嬷嬷说,你给厨房的下人都赏了些面脂。”

  “是。”赵嫣点头,“这面脂里加了白芷、茯苓及蜂蜜,涂些在脸上,不单可以滋润,久了还能让脸色去暗黄,日见白皙。”

  魏氏闻言,一阵心动,“听来是个不错的东西。”

  “出自我的手,自然不是凡物。”赵嫣一点都不客气地称赞自己。

  魏氏盯着赵嫣,就见这死丫头也平静的回视,她都已经开了口,她竟不懂主动说要拿些孝敬她,魏氏一恼,不得已的道:“若你那里还有,便拿来给我瞧瞧。”

  “母亲,面脂是拿来用,不是拿来瞧的。”赵嫣像是浑然不知魏氏想要似的。

  “你这蠢货,母亲开口,就是要拿来用,还不派人回望梅轩拿过来。”

  “等等。”赵嫣叫住转身就要回望梅轩的翠儿,“照说母亲想要,我是得给,可我已经答应要送给大伯母,剩下的不多,就不知母亲要拿多少银两买多少?”

  魏氏闻言,气得心肝都疼了,长房可以给、奴才可以赏,但她这个当嫡母的跟庶女要个东西却得收银两……真真是反了天。

  “你可知我花了多少银两才从红霞阁把你这两个丫头给捞出来?”魏氏原以为买两个奴才容易,谁知道红霞阁竟是狮子大开口,硬要咬下她一块肉,买两个丫头的钱摆在别处可以买上二十个,偏偏赵嫣非要不可,红霞阁出面的又是叶三爷,这个国公府出身的权贵,她也没真敢得罪,最后也只能咬牙吞了,如今这个不知感恩的赵嫣,竟连个面脂都要跟她讨要银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