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念完经后,她拉着金子起身,一个转身,眼底闪过惊讶,在此处看见叶齐云并不意外,毕竟这里有着他兄长的长生牌位,却没料到他竟然推着楼子棠的轮椅过来。

  乍见楼子棠,她有些发愣,视线落在他好看的脸上,最后落在他用毯子盖住的双腿上。“你腿还未好?”

  “大夫说要休养大半年。”

  “不过就摔了一下,就得将养大半年,你身子真是太弱了。”这样的身子还妄想要娶妻,也不怕娶回个泼妇,折腾害死自己!这话赵嫣在心中愤愤不平的翻滚着。

  她知道自己对楼子棠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只是明白不该,但也没法,谁叫她就是心动了。

  楼子棠垂眼,没有多辩解,只是对她轻挥了下手,她不解的向前。

  “推我过去。”楼子棠看了看长生牌位的方向。

  这个轮椅是粗壮的木头所制,分量不轻,要推动得要有些力气,但对赵嫣来说丝毫不费劲,她将人往前一推,楼子棠便专注的看着眼前的长生牌位。

  “三爷真是有心,竟给大将军立了长生牌位。”

  “我兄长镇守边疆多年,他的安慰牵动整个国公府,立个消灾祈福的长生牌位本是应当。”

  “凡事只顾念自个儿的叶三爷也信这套消灾祈福之说。”楼子棠低笑了声,“说到底,这长生牌位应该不是为了大将军所求,而是三爷为了让自个儿心安所设的吧?”

  “果然众人皆醉就你二郎独醒,确实是为了求个心安啊!只是不管为何,总是没有恶意。”

  楼子棠浅浅一笑,不置可否,抬头看着赵嫣,“可订了素斋?”

  赵嫣点头。

  “那走吧。”

  赵嫣双眼微瞠,一脸的防备,“我姨母订的席面只有两人份。”

  “怎么?”楼子棠带笑的看着她一脸护食的样子,“你害我如今不良于行,吃你一顿都不成?”

  这是硬要把他不良于行的事又按在她的头上,“你的腿伤明明是自个儿摔的。”

  “但也是因为你的关系才导致如此。”

  这个人就是存心找碴,赵嫣莫名其妙又被坑了,奇怪自己本是不吃亏的性子,遇上他却次次妥协——看着他幽黑色的眼眸绽放的光芒,好吧!就当坑到深处,已成麻木,她心头甚至生了丝他若不坑她,她还觉得反常的感觉……

  “算我怕了你了。”

  叶齐云在一旁看了不由轻挑了下眉,还以为扯上吃的,都没情分好说,没料到赵嫣还会跟人妥协。

  今日上山礼佛的人不少,但是当他们出了偏殿,走向后院竹林时,已经有人将路给清出来,让赵嫣可以顺利的推着轮椅前进。

  走在没有阻碍的小径之上,赵嫣不得不承认权势迷人,不论去到何处,都有人伺候,行个方便。

  普陀寺后方的竹林内有一排别致的两层楼高禅房,在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沙弥带领之下,穿过回廊,进了备好斋菜的禅房。

  其实叶齐云也订了席面,便交代一同摆上,一下子桌面上满满当当,有香炒蘑菇、金黄豆腐、凉拌木耳、酸辣土豆丝、茄子豆角、红烧冬瓜等,心中原本还纠结着东西不够吃的赵嫣看了,顿时觉得这幸福来得太突然,双眼闪着光亮。

  一桌子的菜,吃的只有三人,常理该是吃不完,但有赵嫣在,“吃不完”这种事从来都不会发生,又加上今日楼子棠的食欲也不差,一桌子菜便被三人吃个七七八八。

  叶齐云不由叹道:“果然只要有巧巧在,都不用担心会有剩菜。”

  “你再给我上盘宝庆楼的水晶肘子,我也照样吃得下去。”赵嫣说完,这才想起这里是佛寺,连忙说了声“阿弥陀佛”。

  叶齐云笑着看她一眼,开口让人上来将桌上的杯盘撤下,摆上茶具和棋盘。

  赵嫣看着叶齐云与楼子棠下起棋来,自得其乐的拿出腰间的荷包,倒出里头的花瓜子。

  “你还吃啊?”叶齐云瞄了一眼,不由庆幸这丫头不是他的闺女,不然头都该疼了。

  赵嫣嗑着瓜子,“打发时间。”

  叶齐云一叹,“在二郎面前,你好歹有些矜持。”

  赵嫣看了下楼子棠,见他依然一脸淡定,看她的眼神温柔,“看来他还挺喜欢我这样的。”

  楼子棠轻声笑了起来,声音有种莫名的愉悦。

  叶齐云狐疑的瞄了楼子棠一眼,又对赵嫣道:“你这丫头哪来的自信?”

  “就单凭这笑容——嘴角微扬,眼睛带笑,肩膀放松……足见他现在心情极好,比起方才与三爷在偏殿时,他应该更喜欢跟我在一起。”

  叶齐云想取笑她的大言不惭,但看到楼子棠眼底的笑意,却也不得不承认赵嫣说的没错,这阵子楼子棠的情绪始终不见好,倒是跟赵嫣相处时笑容多了不少。

  这是对赵嫣上了心?叶齐云思量了番,只是如今楼子棠已有婚约在身,对象还是赵嫣的姊妹,如此一来可不是个好现象。

  赵嫣看着外头阳光,觉得自己吃了这么多,是该动一动了,“三爷,二郎君,我先带金子去神仙潭取水。”

  楼子棠没开口,叶齐云也没拦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