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福娃娘子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一瞬间她想哭,娘死的时候她没哭,因为被吓坏了,不知道流泪,然后她爹死了,她难过却也开心,因为她爹娘可以在一起了。等回过神,为了在赵家好好的活下去,她得像个傻子,摆出一副不论发生任何事,都笑得灿烂,没心没肺的样子。

  如今好心救人却被反咬了一口——所以说,在高门大院,良心慈悲实在多余。

  她再次被罚关祠堂,饿了三天肚子,被放出来时已经奄奄一息,人也瘦了好几斤,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她大病了一场,躺在床上好几日,迷迷糊糊之中,她看到了一个人,是她的娘亲,又不是她的娘亲——这人的额头有块醒目的玫瑰色胎记,乍看有些骇人,但她不害怕,因为她看到她眸中的关心,暖了她的心。

  这是她的姨母,也是个苦命人,但不论面临什么事,总是满脸的笑容,她记得娘亲总说,自己这个姊姊傻……可这个傻姊姊却是对她娘亲最好的一个人,所以,在赵嫣最难过的时候,她来了。

  “你……愿意跟我走吗?”

  她的姨母问得小心,紧张的模样似乎她不点头,就会在她面前大哭一场。

  赵嫣想在赵府活,就要当个笨丫头,不过她知道眼前这位姨母,真的是个笨丫头。

  “我跟你走的话,”赵嫣扬起了下巴,脸上隐约浮现自己娘亲还在时的飞扬,“你能让我吃饱吗?”

  姨母的脸因为这句话而笑得灿烂,肯定的点头,“姨母会让你吃饱,我会煮好吃的,你想吃什么,姨母都煮给你吃。”

  有得吃就成了!看着姨母眼中的温柔,赵嫣用力的点点头。

  对赵家而言,赵嫣一直是个可有可无的庶女,如今又让赵府丢人,得罪永安侯府,她就是个祸害,她想离开,赵府的主子们为了面子,嘴上是不会同意,但还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让她瘦小的姨母背着胖胖的她,有些吃力却顺利的从赵府后院离开。

  看着眼前一片漆黑,可赵嫣心是前所未有的踏实。

  爹娘死后,自己在赵府像个傻子龟缩似的活着,如今踏出了赵家,她要学她娘亲,活得肆意张扬,永远不再让自己饿肚子,怎么快活怎么活,这辈子死都不打算再回来……

  §第一章 不能忍恶和饿

  夏天的风,带着丝丝月季花香飘散,红霞阁是扬州城内最受人吹捧的戏班,不如一般野台戏班子多演些轶事段子,红霞阁的戏码多为经典,故事鲜明完整,伶人自小培育,唱腔、容貌皆为上等。

  赵嫣喜欢美人也爱看戏,跟着姨母在红霞阁的日子,看戏、看美人、吃好吃的,过得如鱼得水。

  她最熟悉的大堂戏台上镇日锣鼓喧天,戏台下座无虚席,喝采不断,不论戏中正邪好坏如何对立,终究是邪不胜正,大快人心,这是她最爱看戏的原因,善恶终有报。

  今日戏台上应景的在端午前上演了出《白娘子斗法海》,这剧码她看了不下百八十次,演白娘子的伶人前前后后已经换了三人。

  纵使剧码相同,但演出的人不同,看戏时的心情不同,感受自然也不同,所以不论看了多少次,她依然乐在其中。

  不过今日她没去凑热闹,这阵子在红霞阁素来张狂的赵嫣转了性,安安分分的待在后院望梅轩里,此刻院内寂静无声。

  同一处地方,前方喧闹后头宁静,如同两个世界——赵嫣在屋子泡了壶茶,吃着点心,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心。

  “巧巧,好歹红霞阁照顾你多年,难道如今你连这点方便都不给?”看着坐在桌旁,一派悠闲嗑着瓜子的胖丫头,朱文和气得牙痒痒,偏偏拿她莫可奈何。

  他被叶三爷从京城丽正阁派到扬州协助红霞阁管事康嬷嬷,初来乍到,就被红霞阁青瓦覆顶,楠木梁栋,一派典雅庄严的楼台给震慑,此处与繁华京城的丽正阁比起来毫不逊色。

  他乐得以为自己踩到了个天大的机缘,开始盼着主事的康嬷嬷身子不好,哪一天双眼一闭,他就能顺理成章的接手红霞阁。

  能在红霞阁的戏班子里混出名堂,哪个不是人精,人人上赶着巴结他这个未来的管事都来不及,偏偏里头就冒出了几个不长眼的,让他气怒不已,却又毫无办法。

  “哎呀,朱当家,”将嘴里的瓜子咽下,觉得口有点渴,赵嫣先喝口茶,这才继续说道:“这也不是不给你面子,只是——你瞧瞧我这手,这几日为了缝补戏服都伤了,回春堂的吴大夫特别交代不能碰些水或香料之类的东西,我实在帮不上忙,并非存心的。”

  赵嫣天生有着娇软的声音,向来令人听来舒心,但此时听在朱文和的耳里却只觉刺耳,气得眼一抽一抽的。

  赵嫣说的手伤,不过就是缝衣时被扎了几针,若不细看,压根看不出来。

  赵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朱文和的脸色一阵青又一阵白,打从她离开赵家,随着姨母搬进红霞阁,便要姨母从此别再提她的本名,只管叫她的小名巧巧——离开赵家后,她没打算再跟姓赵的扯上关系。

  她怡然自得的看着朱文和,心中冷笑。

  从京城来的又如何?就算将来红霞阁真由他来管事,也别想在她的面前摆姿态,在她眼里,她根本就不当他一回事。

  “巧巧,”朱文和衡量再三,最终还是只能陪上笑脸地道:“缝缝补补的活儿,怎好劳你亲自动手,就交给那些奴才——”

  赵嫣用力将茶杯给放下,打断了朱文和的话,“朱当家,你口中的奴才,是我的姨母,你拿我姨母当奴才使唤,我心中不舍,你交代的活,我自然得帮着干,以免被朱当家寻个由头让我姨母为难。”

  朱文和的笑几乎要僵在脸上,来扬州前,他便已打听清楚,在红霞阁有个奴才叫秦悦,很受康嬷嬷喜爱,被康嬷嬷带在身边,就如同闺女似的照应,说不准是打着将红霞阁交给这个奴才的打算,所以到了后他便多了个心眼,盯上这个叫秦悦的奴才。

  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秦悦这个顶多三十岁的妇人,长得还算清秀,可惜额额有块胎记,平时始终低着头,若没开口问她,她从不主动搭话,浑身透出股小家子气,成不了气候,但这么一个登不上台面的丫头,就是入了康嬷嬷的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