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爱人知名不具 >
三十六


  她在酒吧里认识了几个新朋友,有的是美国来的观光客,也有几位当地人。她跟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渐渐的开始觉得这高跟鞋让她不舒服起来。

  她今天被怒气湮灭了理智,跑去精品店买下这件花了她半个月薪水的洋装,洋装就像一件贴身的布料般贴住她,背部开低的设计让她看起来前所未有的性感。裙摆是波浪状的设计,走路时会轻轻的舞动着,所以很适合宴会场所。

  她只是想气气袁裴熙,让他知道她可以爱怎样就怎样,没想到他居然没跟上来,她索性放松心情在这边喝杯酒。

  这家酒吧是饭店柜台的先生推荐的,他保证过这边安全没问题,所以她才过来的。

  不过才喝了一点酒,她就开始觉得无聊了,正打算找个借口离开,才站起身就被一只手紧紧地箍住腰。

  “啊!”她惊叫,直到转身看到抱住她的人是谁。“袁裴熙,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对上他那燃烧着怒火的眼眸。

  袁裴熙将她手里的酒杯往吧台上一放,抽出一张钞票丢着。“结帐。”

  他没等找钱,就这样拉着她往外走。

  或许是他看起来太不好惹,也或许是因为她没有剧烈的挣扎,所以她新交的朋友们没有人出面阻止。

  “等一下啦,你要把我拖去哪里?!”她手被他握着,挣也挣不开。

  “闭嘴,你再说话我就用扛的把你带走。”他低喝,冷硬的眼神表示他不是开玩笑的。

  “可是我的外套……”她才出到门口就觉得快冷死了,现在她身上只有一件洋装。

  他低头瞄她一眼,指责的一眼。“谁叫你穿那么少!”

  说完他还是回头去衣帽间找她的外套,然后粗鲁地帮她披上。

  “等一下啦,你走慢一点,我的脚会痛。”她的手被他的手绑架,因此她必须小碎步才能跟上他,可怜她穿着细跟高跟鞋,在石板路上并不是很好行走。

  他终于放慢脚步,然后停下来看着她的脚两秒,接着在她的惊呼中将她横抱起来。

  她挣扎了两下,最后还是偎进他温暖的怀中取暖,冬天的晚上冷死了,她是真的穿得不够。

  怀里抱着她,他脚步沉稳地走过几个街口,直接进到饭店。

  他没给打招呼的柜台人员好脸色,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不是我房间。”她还在咕哝抱怨着,他转身关上门,就将她压在门上,狠狠地吻了起来。

  她叹了口气,还是仰头接受了他狂暴的热情。

  房间还是黑的,她感觉得到他粗重的喘息,他吻她的感觉唤起了她的记忆,这一剎那,她整个心又重新活了过来。

  她记得他拥抱她的方式,记得他的吻,记得他的激情与温柔,记得他每一个抚触……对于这个她已经深深爱上的男人,她怎么可能抗拒得了?

  “该死的你,居然让这么多男人看到这些。”他剥去她的外套,看到她那身迷人的装扮时眸色马上转深。

  她偷偷地笑了出来,黑暗中引来他一个不容错视的瞪眼。

  他再度吻住她。“新罗,我的新罗,我亲爱的又可恶的新罗,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他抵着她裸露的肌肤呢喃着,那低哑的声音就像最诱人的醇酒,让她都醉了。

  “我也是,好想好想好想你……”她的手忙着剥他的毛衣。

  而他的手直接侵入她的背后,抚摩着她细致的肌肤。他每摸一吋就诅咒一声,想到有那么男人都看到她的肌肤,他简直快要气坏了。

  她格格地笑着他的发火,他却以更炽热的吻惩罚她。

  很快地她就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吻蔓延,而他的手穿过她的腿,直接撕去她裙下唯一的遮蔽物。

  “啊,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件。”她低声抗议着。

  “我再买给你。”他的手替代了底裤,直接探入她热情的中心。

  “裴熙。”她觉得自己快要着火了,手握着他上臂的肌肉,身体贴着门,感觉到他的手指在她身上捻造出一阵又一阵的火焰。

  他含住她的唇,舌头深深地探入她口中,不给她喘息的时间。

  终于在她快受不了求饶时,他放开她,单手释放了自己的欲望。“把腿绕在我腰上。”

  他指示着她,一边帮她,一边缓缓地穿透了她。

  她屏住呼吸,觉得自己整个被撑了开来,一道火焰直直地烧进了她的体内。

  “喔,裴熙……”她无助地任那过于强烈的感觉侵袭着她,只能环住他的肩膀,将脸贴靠着他的颈项。

  他将她紧紧钉在门上,那火热的坚挺一次又一次地穿透她,带着她一路往上飞。

  她没办法说话,只能喘息,只能任那强烈的感觉淹没她。

  黑暗中,她仿佛见到眼前有缤纷的颜色洒落,整个身子都飘浮在空气之中。她爆炸过,然后又回到地球表面。

  再次睁开眼,她依然处在那种有点飘忽的状态。

  但是她发现她已经躺在床上了,被单盖着她光裸的身子,而她背后拥着她的则是他那坚定的身子。

  “新罗。”他贴着她湿热的颈子,低声地唤。

  她转身,好让自己可以看到他的脸。

  “对不起,我对你说了过分的话。”他终于红着脸道歉。

  她的手指头画过他突出的五官,接着停留在他的唇上。她倾身吻了下他的嘴角。“以后不准你再说那种话了。”

  她说着眼底的泪水滚了下来,跌进了枕头间消失无踪。

  她的泪水打乱了他。

  “新罗,你别哭,是我不好,别哭。”他慌乱的将她拥进怀中,这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很混蛋,脾气不好,嘴巴又坏,搞得她也跟着饱受折磨。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戳破萧禹的谎言吗?”她在他怀中抬起头来问。

  “为什么?”他终于肯听她好好说了。

  “因为我很了解喜欢一个人却得不到的那种痛苦,我以前喜欢你好久好久,那种又酸又甜的感觉我经历过,所以我不想对他太苛刻,你懂吗?你能了解吗?”

  他轻抚着她肩膀的手僵住。他从来就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原因,他只知道他对她的感觉那么强烈,她也该绝对专注地注视着他一人。他从来不曾想过,那个以前苦苦喜欢着他的新罗会有什么样的心情。

  “而你就为了这件事情,说都不跟我说一声,人就跑出国了。你不知道这种行为很伤人吗?比你对我发脾气还令人难过。”她继续她的指控。

  “可……可是我把机票放在桌上,你应该看得到──”见她难过他急着辩解。

  “那如果我没进去你家呢?如果我被你伤透了心,甚至离开这个地方,让你一辈子也找不到我,那么你也可以接受吗?”她眼底含着泪水问他。

  他倒抽口气。“千万别做这种事,你答应我!”

  他紧张得紧紧握住她的肩膀,差点把她捏痛了。

  “那这样你了解我当时的心境了吗?”她一脸哀怨地瞅着他看。

  “了解,了解了。我发誓不会再做这种事,拜托你也永远别这么做!”他握住她的肩膀将她转过来面对他。“是我小心眼,你说的没有错,我该尊重你的处理方式。只是我讨厌任何人想来霸占你,我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把你绑在身边,我不想放你走,因为每次只要分开几分钟,我就开始想念你了。”

  他急迫的解释融化了她的心。

  原来他闹了这么久的别扭,就是因为那种想要的感觉过于强烈,他跟她一样,都没处理过这么惊人的感情。

  那么他们实在不该继续吵这种彼此伤害的架了,如果坦白是一个好的开端,那么就由她先来好了。

  “裴熙,你知道我有一件事一直没对你说。”她轻轻地、缓缓地说。

  他的身子一僵。“什么事?”该不会是什么坏消息吧?

  她笑着揉了揉他僵硬的身体。“那件事就是──”她贴近他的耳朵旁边,用极细小的声音说了三个字。

  “真的吗?”他惊喜地瞪大眼睛。

  她红着脸点了点头。

  “天哪,宋新罗小姐,我也爱你。”他开心的一把捧住她的脸,给她一个大大的吻。

  她笑着看他乐不可支的模样,轻轻地靠进他那坚定的怀抱中,再也不愿放开手。

  ──全书完──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