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爱人知名不具 >
三十三


  “我看我们不适合再谈下去,我先走了。”她拿起皮包,怕再说下去会闹得更僵。

  理性的处理态度,温和的手段是她的习惯。

  但是袁裴熙对于自己亲近的人喜欢直来直往,偏偏这两人的处理方式彼此抵触了。

  新罗转头就走,而他快气爆了。

  狠狠捶了墙壁一下,袁裴熙一口闷气无处发。

  原本该是一个快乐的晚上,弄得吵架收场。

  宋新罗这几天没精打采的,剩下的两个工作天都埋首在公事中,所以整个人气色差得要命。

  袁裴熙一通电话也没打给她,她也硬着心不打电话过去。

  不过当时她手上工作还没完成,她决定索性先把工作完成,到时候再来跟他好好地谈。昨天加班到九点,终于赶在休假前把案子做完,所以今天她睡晚了。

  不过反正开始休假了,她不用担心迟到的问题。

  唉,那天明明是要去告诉他休假的事情,他一定很开心可以成行。原本他们两人应该高高兴兴地准备出发去巴黎,谁想到会弄成这样。

  起床梳洗了一下,她将头发绑成马尾,又想到他说喜欢她放下头发的模样,所以转念又把马尾拆了。

  换上那件情人装毛衣,她大有举旗求和的味道。她不想再跟他吵架了,这两天没有他的陪伴好冷清,她真不习惯身边没有他的日子。

  急于见他一面,她舍弃了公车改搭计程车,直接奔往他的住所。

  用备用钥匙打开他公寓的大门,发现他根本不在屋子里。

  “裴熙。”她喊了几声,又找了屋子一圈,确认他不在。

  奇怪,他今天早上应该没有门诊才对,难道是跟其他医师调班?

  关上门,她又跑到楼下诊所,迎面就见到护士小姐对她笑。

  “新罗,你来啦?咦,你没跟袁医师去休假吗?”护士小姐讶异地问她。

  “他去休假?去哪里了?他都没跟我说。”新罗开始觉得状况不大对,那小姐的脸上开始出现同情的表情。

  “袁医师出国了啊,他每年的这个月都会固定休假,早就跟其他医师调好班了。他……没告诉你吗?”

  “出国?”新罗觉得好像被雷劈到一样。他竟然就这样丢下她出国了?

  这是什么意思?

  两天来一通电话都没有,等她忙完工作过来,听到的却是他出国的消息。

  他就这样一走了之?

  那她到底算什么?这几天拚命工作好准时休假,结果落得像个笨蛋似的,被抛在这边,那她算什么?!

  看着她大受打击的模样,护士小姐好心地安慰她。“袁医师可能会从国外打电话给你吧!”

  新罗说不出话来,她呆楞着转身走出诊所,觉得好像被当面揍了一拳似的痛苦。如果袁裴熙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冒着手会打断的危险也要狠狠扁他一拳。

  这个王八蛋!

  她往楼上走,再度用钥匙打开他的家门,在他的房子里面不断的绕圈圈。

  “袁裴熙你好样的,你跩得不得了,说走就走。好啊,你帅嘛,你这样算什么意思,要分手也要说清楚啊!”她对着空气大吼大叫,叫完心情还是没有好转。

  憋了一口气在胸口,她瘫坐在沙发前面,嘴巴一扁,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出来。

  “你这个可恶的人,就不会让让我吗?你是学长耶……可恶……”她哭得满脸泪水,想到了从再度遇到他以来的种种,忍不住伤心地哭了又哭。

  她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红色毛衣,顿时觉得好难过,仿佛被抛弃的小狗一般,可怜到了极点。

  她趴在沙发前面的桌子上哭,哭得眼睛都肿了。

  直到她再也没有力气,只好红着鼻头到处找面纸。

  但是找面纸时她摸到了桌上的一个信封,好奇地打开来看,发现那是张写着她名字的机票,目的地则是巴黎。

  “巴黎?”她看着手里的机票,还有一张预定饭店的E-mail,原本已经止住的泪水再度溃堤。

  他已经订好了。

  之前两人是计划今天走的,日子说好了,机票的位子他也去订了。只是她没想到他真的开票了,她还以为因为两人吵架,这个行程是流产了,没想到他真的买了机票。

  他原本要带她去巴黎的,结果现在却一个人走了。

  想到他这段时间来对她的种种好,还有他当起那知名不具先生的各种体贴动作,她又哭了。

  “臭袁裴熙,你以为跑去巴黎我就找不到你吗?”她抹去脸上狼狈的泪水,握紧那本机票本子,眼底浮现了新的决心。

  第十章

  走出机场,坐进计程车时新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巴黎的天气比她预想的还冷一些。

  “你好,我要到这家饭店。”新罗用英文告诉司机,并把写着饭店地址的字条递给他。

  司机吐出一串法文,但车子还是往前开动了,她假设他知道那家饭店。

  幸好她拿着机票跟旅行社人员求救,他们顺利地帮她改了时间,虽然晚了几天,她还是顺利来到巴黎了。

  冬天的巴黎整个呈现咖啡色调,沿街的梧桐树叶子都掉光了,只剩下褐色的树干,配上原本就是咖啡色系的屋子,街头都显得有些萧索。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