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女大当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她惊得瞪大眼。

  皇甫慧为了宋书嘉受伤之事,特意去向眉琳公主道歉。

  “真抱歉,因为我的缘故连累了宋将军受伤。我本想晚些时候去探望他,但他差人档了我的驾,说是受不起我的大礼。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眉琳揽着她的肩膀笑道:“妹妹,你不必往心里去。书嘉是守礼的人,近来宫内外关于你们的流言蜚语着实不少,他是在避嫌呢。”

  “流言蜚语?”皇甫慧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我怎么不知道?”

  “我的傻妹妹,与你有关的流言蜚语,自然不会告诉你了。”眉琳一副很怜惜她的模样,“唉,我也知道让你嫁给瑞麟是委屈你了,其实嫁他也有好处,起码他不会管你,日后你若是有了其他的心上人,他也管不到你。”

  皇甫慧故作吃惊,噎道:“这……这怎么可能呢?”

  眉琳见她手足无措、满面羞涩的样子,便低声说……“其实父皇也和我说过,倘若你心中另有所属,便不要对你太严苛。好歹你是东岳的公主,身份尊贵,嫁到西岳来已委屈了你,又嫁了瑞麟这样的人,更是对不住你。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你若想专宠两个谁又能怎样?那些唠叨闲话的女人你不必理睬,她们哪一个见到少年才俊不是春心荡漾,恨不相逢未嫁时?”

  她见皇甫慧低头不语,又说:“书嘉其实是个满不错的男人,你若是对他有意,我去问问他。”

  “别!那多不好意思啊。”皇甫慧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赶快抽身跑了。

  回到瑞麟的清风宫,他还在鸡窝前面忙活,指使周围的太监给鸡笼又修了一层砖墙。

  她没好气地喊:“把鸡窝修得像宫殿,还不就是一个鸡窝?鸡住得若是没意思,住在宫殿里也不会开心。”

  瑞麟急忙跑过来,讨好地对她笑道:“姐姐,刚才有只鸡下蛋了呢,一会儿叫他们煮给你吃吧!”

  皇南慧冷笑道:“我长这么大,难道不知道鸡蛋的昧道吗?”

  她进了内殿,瑞麟也跟进来,反手关住殿门之后欺身靠近她,低笑道:“你也是个骗人的高手,生起气来的样子可以骗到所有人了。”

  她回身看他,呼了口气,“但要我日日都像你那样装傻,我可做不到。”

  两人坐在床沿,因为床太高,皇甫慧的脚尖踩不到地,干脆怡然自得的摇晃着双脚,一边说道:“你皇姐看上去不是个很聪明的人,要斗心眼,她肯定斗不过你。”

  “我知道,不过皇后比她高段十倍。这些年我辛苦隐瞒,最小心防备的就是皇后。她以前妒忌父皇专宠我母亲一人,所以造谣生事的主谋就是她,如今她用尽力气拱自己的女儿当皇太女,若是谁档着她的路,她都不会让对方好过。”

  瑞麟说着,见她正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纸包,便问,“这是什么?”

  “这是我今天从陪嫁的箱子里翻出来的,也不敢多重,怕被人知道了起疑。”

  她将纸包打开,“这是雪莲粉,据说可以解百毒,也不知道能不能解你身上的毒,但总可以一试。”

  瑞麟看了眼药粉,淡然一笑,“算了吧,万一药性相克,说不定我吃完就会肠穿肚烂。”

  这也是皇甫慧担心的事,她颓然地将药包一放,“难道除了绝路,你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吗?”

  “自小我就走在绝路的边缘,日日头上都挂着一把剑,他们若是哪天想起我来,将那柄剑一放,你现在就不会被我烦扰了。”他满脸都是笑意,但眼中却满是惆怅。

  皇甫意见不得他这种伤感的神情,将手按在他的手背上,“好吧好吧,不说过去那些伤心事,再说正事好了。我刚来西岳时见过皇后,她对我还算和蔼,几次和我说,我嫁给你,是受委屈了。”

  “九尾狐狸一只。”瑞麟不屑地冷笑,“你和她说话时,只要顺着她说就行了,我可以肯定,宋书嘉的美男计其实就是她想出来的。”

  “其实那也不算是计啊,若你真的是个傻子,我独守空闺,难免寂寞,有个知己良朋在身边相伴,岂不是很好?”她刚说到这里,就觉得旁边冷唱咄的寒气直冒,侧目去看,瑞麟正冷幽幽地盯着她。

  “你不会真对宋书嘉动心了吧?”他面无表情地问。“倘若我不与你摊牌,你还准备和他厮混到几时?”

  皇甫慧不禁笑道,“看你这样子,倒像是吃醋。你说厮混?这个词有些奇怪,若真说厮混,你倒是一直和我厮混在一起,而宋书嘉……连我的脸都没有亲过。”

  “他若是亲过,就不可能好端端地躺在宋府中休养了。”瑞麟越发逼近她,眉眼散发妖魅惑人的春色,低语地说:“慧,你说,到底什么才算是厮混?”

  她知道他才是“美男计”的诱使者,却故意不解春意似的歪着头专心去想,“厮混啊……那是红帐底下,鸳鸯锦上才有的私密事情,你这个小孩子不会懂……”

  “我说过,大人会做的事情,我也会做。”他勾着唇威胁地笑说,一只手勾住她的脖颈,攫住她的唇辨就吻了上去。

  这一次他吻得嚣张而浓烈,似乎要香没她的气息,室内本就有些幽暗的灯火在这一刻因为夜风的袭入而突然熄灭。黑夜中听不到两个人的声音,只能隐约听到粗重的喘息声,时断时续……

  皇甫慧最近总在想,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被瑞麟蛊惑得动了心?是在东岳第一面相见时他软软地叫她一声姐姐开始?还是从两个人一起钓鱼爬树开始?抑绒许是从知道他不幸中毒,身世坎坷开始?

  在东岳时,她刻意远离兄弟们的争斗,平日里也从不打听那些消息。谁想到远隔千山万水之后,自己倒要帮着别人为了另一个王位开始勾心斗角,想想就觉得好可笑。

  她在西岳宫中没什么朋友,但是为了瑞麟,她开始每天走访各个宫殿,和众位殡妃结成朋发。

  因为她年纪小、嘴巴甜,加上父皇送给她的丰厚陪嫁,时不时能拿出点小礼物送人,后宫中很快就改变了最初对她为人轻浮的评语,还一面倒地夸赞她聪颖懂事,知书达礼。

  而在这些人中,对她最和善的就是西岳皇后了。连着三天,皇后都请她在自己宫中吃晚膳。皇甫慧带了一个东岳的厨子过来,便趁着这个机会给皇后做了点东岳的菜,皇后大为赞赏,每天晚上都要尝一道新菜。

  今天皇甫慧亲自捧着一盘菜送到皇后的“凤莺宫”。

  只见主殿中灯火通明,皇后和几位殡妃娘娘正坐在一起聊天,见她进来,安妃先站起来笑道:“娘娘刚刚还在叨念着呢,不知道公主今日叫厨子做的是什么好吃的。娘娘日日赞你的厨子做饭做得好,我们这些人忍不住都来蹭饭了。”

  “好啊,尝尝看这个小点。”皇甫慧笑眯眯地将托盘放到桌上,掀开扣在盘子上的盖子。

  只见一种白白嫩嫩如豆腐一样的食物,盛在精致的小碗里,上面还摆了个樱桃,很是可爱,让人禁不住垂涎欲滴。

  “这是什么?”皇后好奇地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