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女大当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皇甫慧听了睁大眼,“二哥,你怎么这么冷酩?兄弟之中,你最有侠义之心,也最见不得这些阴险歹毒之计,所以我才特意来找你商量。不管瑞麟皇子是不是敌人,他总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又从来没有害你之心,你连半点同情之心都没有吗?”

  皇甫蒙沉下脸,“七妹,你应该有所耳闻,父皇现在想把我的眸眸许配给这个瑞麟,眸眸是个多好的孩子,结果要沦为父皇的棋子,女家给一个白痴,你让我怎么同情他?我巴不得他早点死了才好,免得眸晖去西岳受苦。”

  皇甫慧怒了,“原来二哥以前口口声声的公正无私都是在说别人,轮到自己头上,就可以牺牲任何人的性命。好吧!既然你一心一意只想保护你那个义妹,那我就去保护瑞麟!我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于非命!”

  她气冲冲地夺门而出,跑到校场,看到瑞麟正开心地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跟着四哥跑来跑去。

  她擦着腰喊道:“瑞麟,我们走了!”

  “再玩一会儿好不好?”他哀求。

  “你要玩就留在这里吧,我走了。”她心中气恼不已。自己为了他和二哥翻脸,他却还在优哉游哉地骑什么马?

  她也不等他,转身向兵部大门走去,就听见瑞麟在后面急得叫着,“姐姐,等等我!”紧接着“哎哟”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摔到地上。

  她一回头,只见瑞麟揉着腿坐在地上,那匹刚才还在他身下的马儿已经跑到另一边去。

  她急忙跑回来扶住他,“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得厉害吗?该不会摔到骨头吧?”

  “姐姐,别丢下我。我听话,我会很乖很乖的。”他泪眼汪汪地瞅着她,一手紧紧抓住她的衣襟,像是怕一松开手她就会弃他而去似的。

  皇甫慧长叹一声,“唉,你这样离不开入,若是回去西岳,谁会像我这样疼惜你?真不知道我这么在意你,是不是害了你?”

  正说着,有人惊慌失措地跑到瑞麟的身前,“殿下,您怎么了?摔伤了?摔得重下重?天啊!这要是摔伤了可怎么得了?”

  皇甫慧冷下脸来,因为对方是一直跟随在瑞麟身边的西岳官员。她不愿意看到西岳人对瑞麟这副关心备至的样子,因为她清楚这些人并非真的在意瑞麟。

  瑞麟仿佛也不愿意在他们面前示弱,便一手撑地,咬牙站了起来,“没什么,我是自己摔倒的。”他对着皇甫慧咧开嘴,偷偷使了个顽皮的眼色,仿佛在说:放心吧,我不会牵累你的。

  那官员松了口气,但还是扶住瑞麟,小声说:“殿下,快跟我回骚馆吧,咱们后天就要启程回西岳去了。”

  瑞麟的脸色陡然一僵,盯着皇甫慧的眼神变得哀怨起来。

  皇甫慧没来由的忽然很舍不得他,想到他回国之后可能遭遇的种种不平等对待,尤其是至今她都无法查清他中了什么毒,只怕这一别会是永诀。

  “我和瑞麟皇子还有几句话要说,麻烦您在这里稍等一下。”皇甫慧拉着瑞麟,丢下西岳官员,随便找了间空屋于便钻了进去。

  “瑞麟,我今夭和你说的话,你不能随便说给别人听,但一定要牢牢记在心里,你明白吗?”她郑重严肃的神情感染到了瑞麟,他的眸中也闪着隐隐的光泽,不再像平日那样纯净得一无杂质。

  “好……”他轻声答允。

  她深吸一口气,用蚁纳般的音量说:“有人要害你。”怕他不懂,她再补充道:“你中毒了,我还不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在你走之前可能也无法帮你解毒,但是我没有理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你扣留在东岳帮你解毒,所以一切全要靠你自己。

  “瑞麟,虽然你的心智还小,但你毕竟是个大人了,你必须细心分辨周围到底什么人是好人、什么人是坏人。信不过的人拿给你吃的东西,你绝对绝对不能乱吃,明白吗?”

  他的眼波闪烁,也许是屋子中的光线不好,皇甫慧忽然觉得他眸中涌动的幽光好陌生,就好像他上一次和她发脾气时的那种冷淡,让她不由自主地又加重语气交代,“你千万不要认为我是在和你开玩笑,这是他关生死的事,等你回国之后,一切真的只能靠你自己……唉,也许我是在白费唇舌。”

  她有点泄气,指望对一个五岁的孩子说清楚人心的复杂,根本是妄想。

  瑞麟悄然伸出手,拉住她的胳膊,柔柔说道,“姐姐,谢谢你。”接着他微微低下头,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个清凉的浅吻,仿佛羽毛拂过般痒痒的,是一种无法言语的甜美。

  皇甫慧愣住,她不知道他是否听懂了她的话,这一吻或许只是一个孩子傻气的冲动,但是那种羽毛般柔软搔痒的滋昧,却仿佛穿透到她心里,让她只能呆呆地看着笑得灿烂的他,恍惚间有种罪恶感,仿佛自己占了他的便宜似的。

  好可惜,他只是一个孩子,如果他是个正常人,说不定她会主动扑上去……

  想来想去,她的罪恶感越来越深,连脸孔都开始热起来,她不得不低下头去掩盖自己的神色,却看到他的手不知何时落在她的掌心中,和她十指勾缠,那样的亲昵让她又失了神,没有留意到眼前的他在这一刻浮动在眼中的是前所未有的深沉,黯沉如夜。

  陡地风波平地起,东岳出大事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