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缠你缠到惨兮兮 >
二十九


  原来还有这一段,难怪怕他告她重伤害!不过当时他被麻醉针给打中,药效发作,可不记得这件事。

  “我有睁眼瞪你吗?我不记得了!”墨奎啼笑皆非,不敢相信她就是因为这样才不肯认他。

  老天!竟然怕他控诉她重伤害。他岂是如此不讲理的人?这女人脑袋究竟在想些什么?

  “有啊!眼神好凶狠呢!”就是这样她才怕嘛!点头埋怨控诉,杜映月指证历历。

  “我眼神天生如此。”摇头叹气,捧起低垂的心虚脸蛋,墨奎笑骂澄清。“那时我体内的麻醉药效正在发作,就算有睁眼瞪你,其实根本已经意识不清了!再说,我的脑袋会受伤和失忆,百分之九十九肯定是那群不良少年造成的,绝对和你扯不上关系!”

  “耶?”真的和她没关系吗?

  “就算是你撞伤的,我也不可能告你。”为安她的心,又补上一句。

  “真的吗?”闻言,杜映月激动地扑抱上去,忍不住又哭了。“呜……少林弟子,我就知道你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你对我最好了,呜……”养他一个月,培养出来的感情果然不是假的,她的投资果然正确啊!

  这样也能哭?墨奎无奈叹气。“别哭了!你再哭,我就反悔来告你。”

  “哇──不要!你不能食言而肥啦!”信以为真,急得哇哇跳脚大叫,眼泪瞬间止住,比水龙头还厉害。

  这女人当真啊?忍俊不禁地漾笑,见她粉颊挂泪却又噘着红艳小嘴直巴着他抗议,实在诱人透了!

  老天!他是个男人,一个正被心仪的女子不自觉引诱的男人,除了举白旗投降,他还能怎么办?

  深邃黑眸迅速闪过一抹炽亮光芒,他猛然低头覆住柔嫩朱唇,顺从心中的渴望。

  耶?少林弟子怎么又吻她了?吓得瞪圆了眼,杜映月想推开他,可却又有些舍不得……

  呜……怎么办?他吻人的滋味真的还满不错,而且感觉挺美妙的,害她很想继续享受下去……算了!算了!要热吻,大家一起来吧!现在已经是女性性自主的时代了,她只不过享受一个吻,有什么大不了的!

  激情恍惚中,双臂不知不觉地环上粗壮颈项,任由他攻城略地,直至两人喘不过气,这才缓缓分开……

  老天!她真的好甜,教他尝一辈子也不会厌倦的!以额轻抵着她的,墨奎呼吸急促却又忍不住咧嘴而笑。

  “映月……”柔情呢喃,嗓音浓醇醉人。

  “干、干嘛?”觉得自己的脸快烧了起来,她羞赧得不知该说什么。少林弟子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瞅人?她会腿软的啦!

  “我从三年前就想这么吻你了……”满足叹息,婉转倾诉情思。

  “是、是吗?”三年前?他三年前就“肖想”她了喔?她会不会引狼入室啊?嗯……这是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你就只有‘是吗’这两个字?”这女人的感想就只有这样?难道都不好奇他为何会想吻她?

  呃……嫌只有两个字太少喔?涨红着脸,她决定顺从民意。“我今天才想这样吻你喔!”既然人家如此大方告知从何时开始“肖想”,那她也可以礼尚往来地告知自己“肖想”的时间啦!

  老天!这女人……摇头叹笑,为她的回答而绝倒。

  “你……你放开我啦!我要去洗手间……”脸好热,她要去泼泼水、降低一下热度,不然搞不好等一下就会发生自体燃烧的神秘案件了。

  似乎看透她的羞涩局促,墨奎失笑松手。

  就见她俏脸晕红,飞快退出宽厚胸膛,二话不说拔腿就往洗手间所在位置的转角、另一条通道狂奔而去。

  见状,墨奎嘴角往上高扬,胸口满溢爱恋柔情;就在此时,挂在腰际间的手机突地响起,屏幕显示出亚力士的名字。

  有消息了!

  心神一敛,他按下通话键。

  冰凉清水“哗啦、哗啦”不断自水龙头流出,洗手台前,身形纤细的女人羞窘不已,连连掬水泼脸,试图“冰镇”一下自己发红热烫的脸庞。然而抬眸瞅见镜中的自己时,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呜……镜中那个唇瓣娇艳肿胀、眼底情欲氤氲、表情迷蒙暧昧的女人就是她吗?她刚刚就是以这种模样面对少林弟子吗?看起来简直就像专门勾引男人的荡妇!呜……不想活了,好丢脸!

  可是……换另外一个角度想,她竟然颇有当“荡妇卡门”的资质耶!

  认真地审视镜中眼波蒙眬流转,眉眼嘴角净是娇媚神态的自己,杜映月左看看、右瞧瞧,装模作样地摆出风情万种的姿态,随即“噗哧”笑了出来。

  “真怪,和我的风格不符啦……”摇头好笑自语之际,忽地在镜中看见有人进了洗手间,定睛细瞧,赫然发现竟然是个中东面孔的男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